钱仁琳

钱仁琳

台北,台湾

500元

简单心理认证

长期接受个人体验

长期接受督导

已在简单心理服务人次:近100人次

简单心理以严格的标准审核并面试咨询师,对咨询师的资质进行持续的监督管理,确保为来访者提供高质量的心理服务
87人收藏
提供视频咨询
已在简单心理服务近100人次
妳知道自己的感觉吗?
爱自己
咨询室相册
中老年咨询伴侣咨询家庭咨询成人咨询留学生咨询

个人介绍

2008-2011年在澳大利亞悉尼Break Thru People Solutions,Care For Families Program个別家庭每周咨询、精神疾病的心理卫教与咨询、问题解决及因应技巧训练、每两周举行病患与家属的支持团体、病患及家属代言服务、举行社区心理健康相关活动与演讲、以及其他服务的转介。2010年起,做為一位临床催眠治疗师在Enmore Therapy Clinic执业进行催眠治疗,特别专长于忧鬱、创伤、慢性疼痛、睡眠问题、戒烟等项目。从2011年起,也在澳大利亚卧龙岗的Unifam Counselling and Mediation 担任儿童与家族治疗师一职,向儿童及夫妻进行家族治疗、婚姻谘商、儿童游戏治疗、法院规定之离婚前调解谘商、其他服务转介。2013年回到台湾继续在催眠与心理谘询的领域工作,也在台湾推广艾瑞克森式催眠治疗,并担任华人艾瑞克森催眠治疗学会理事(此治疗学会为美国米尔顿艾瑞克森基金会直接授权认证)。

我一直对人的心理、行为及哲学科学有著浓厚兴趣,在台湾的大学与研究所时代修习哲学与心理学时,曾在台大医院的睡眠实验室担任研究助理,每晚看着病患的脑波并分析他们可能有的睡眠障碍,也曾在几家医院的精神科带领病人团体治疗、做个别谘询。在我的眼中,患有精神疾病的人并不可怕,所谓的幻觉、妄想反而是在展现人类大脑的可能性,而精神病患也需要跟一般人一样的同理与照顾。

在相关领域工作一段时间后,感到自身所学以及谈话取向治疗法的不足,开始试图接触不同协助个案的方式。因缘际会下前往澳大利亚,学习临床催眠治疗与家族治疗,扩大了我对人类意识及潜意识的认识,也开启了我在创伤治疗方面不同的视野。开始学催眠,是因为在有名的创伤治疗师Babette Rothschild的工作坊上,听到她提及催眠治疗对于创伤个案的症状像是flashback、恐慌、失眠等的缓解与消除相当快,这个让我印象十分深刻。因为实务工作上碰到的创伤个案很多不继续谈下去,是因为他们谈到重点时,出现的不适症状太严重,影响生活,因此宁愿像以前一样不谈不碰。我想若能处理严重症状,则个案继续进行治疗的意愿会增强,因此开始学习临床催眠。回台湾后也因为对催眠治疗的投入,被华人艾瑞克森催眠学会邀请担任理事一职。

在这要稍微解释一下催眠治疗与舞台催眠是不相同的。一般在电影电视上看到的催眠,为了戏剧效果,都会夸大了催眠师的能力(可以完全操纵人)以及被催眠者的脆弱(被控制只能照做),但实际上催眠的发生并不是催眠师单方面造成的,他需要跟被催眠者建立关係,也需要被催眠者的配合才能成功。舞台上的催眠表演为了娱乐效果,会让上台的被催眠者做出许多搞笑的举动,但临床上的催眠是用来减缓病人身体与心理的病痛不适,因此重视病人本身的感受、在意病人的症状是否因此有所减轻,不会动不动就对病人弹手指喊:睡!我在视频谘询过程中,如果判断觉得催眠有助于来访者的进展,会跟来访者提出这个方式,在来访者了解用意并同意之下,就会进行催眠。

您也许会问:心理谘询/心理治疗要多少次才会有效呢?心理治疗与药物治疗不同,心理治疗很少看一次就有效。一般人求助于心理治疗时,通常是带着许多经年累月所形成的心理问题,因此,要有效改善累积多年的问题,便要花较多的时间接受心理治疗。曾经看过有个计算方式是这样的:困扰已经存在了多少年,就需要多少个月来处理这个问题。以每个礼拜接受一次心理治疗的频率来看,假如您有个症状或心理上的问题(就说是忧鬱好了)已经持续了两年,那麽用上面的公式来看就需要两个月,以一个月四次心理治疗来算,总共需要八次心理治疗。这个计算方式虽然不正规,但可以给您一些心理建设,希望您知道谘询/心理治疗的效果是需要时间的,别太快就感到洩气、觉得没有帮助。

心理治疗中所进行的心理探索需要时间发酵,一週一次的间隔可使您在治疗后有些时间思索消化,也有机会在生活中实践改善的方法,而且容易在疗程中建立一种规律,将治疗视为对您生活具有重要性、必须排出时间来进行的活动。若是延长间隔为两週或更长时间,其重要性被稀释,每次的治疗变成在更新这期间的突发状况,进入正题的时间被压缩减少,这样纵使疗程很长,治疗的效果也不易显现。

我相信每个人都有无限的潜力,也应该创造出自己的存在意义。身为一位心理咨询师及催眠治疗师,我的工作就是协助您找回自己内在丰沛的资源与智慧,达成您想要的目标。无论这目标是很具体的想要减轻身心不适也好、是很广大抽象的追寻生命的意义也好,我都会认真看待、与您一起解决与探讨。如果您评估过后,觉得自己已经准备好要处理面对问题,我很愿意与您踏上这一段疗癒旅程。

我的专业执照如下:
澳大利亚临床催眠治疗师学会会员
国际医学与牙医催眠治疗协会专业会员
华人艾瑞克森催眠治疗学会理事
台湾高考及格谘商心理师
NLP执行师

我的学历如下:
澳大利亚新南威尔斯精神医学机构家族治疗文凭
澳大利亚催眠治疗学院临床催眠治疗文凭
澳大利亚麦觉理大学社会健康研究所文凭
辅仁大学心理学研究所社会文化与谘商组硕士

资质与受训

台湾谘商心理师

2010/05-2011/06 Clinical Hypnotherapy Australian College of Hypnotherapy

参与著作

哲学谘商、哲学心理分析、急救、以及哲学咖啡馆 / Shlomit C. Schuster;译者:钱仁琳。哲学与文化 31卷1期

访谈

Q:哪一刻决定成为一个心理咨询师?
我决定成为一位心理治疗师是在中学的时候。从中学开始,同学朋友们就很喜欢找我倾吐心事,因为不管他们讲什么多么难以启齿的事情,我都不会批评他们,并且还能精确地分析他们的心理状态与现实环境。同学们常说我比学校的辅导老师还能帮助他们,这也是我决定将来要成为一位心理治疗师的时期。
Q:从学习到从事咨询印象深刻的一件事?
治疗者与来谈者之间的投契关系(rapport)远比什么治疗学派、取向、技术更有治疗效果!
Q:在咨询过程中的关注或思路是什么?
在咨询与心理治疗中,我自己会特別关注两个部分:
第一,比起「问题」,我更有兴趣知道来访者的力量与内心的资源。过度重视问题就像拿着显微镜专注在一个点,问题看到了、也放大了,但没看到来访者自己是有能力处理问题(只是需要一点帮助)时,就会花更长的时间跟力气去对抗问题。我的心理治疗经验告诉我,当找到来访者自身的资源并加以链接后,在未来面对困境时,他会更有力量与自发地解决问题。
第二,比起问「为什么」有目前这个问题,我更关注在问题是如何形成、有什么功能。每个所谓的问题行为,其实背后都有他独特的功能及目的。找到了目的,问题就解决了一半。
Q:想对来访者说的“一句话”?
决定命运的不是我们的遭遇,而是我们怎么看待遭遇。
咨询师本人承诺以上资料真实准确,接受公众监督,并为此承担相应法律责任。如果你发现有虚假信息,请发邮件给 service@jiandanxinli.com 进行投诉。

* [面]表示只接受面对面咨询,[视]表示只接受视频咨询,如果没有标注,那代表两种咨询方式都可以。
* 以下时间均为北京时间

Logo round下载简单心理
享受优质服务
立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