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菲菲

暂无

300元

正在加载大图...

简单心理认证·新手咨询师

接受个人体验

接受督导时数:个体督导157.0小时,团体督导146小时

正在接受督导:Chester M. Berschling , 庄丽

"已在简单心理服务人次100-500人次

小提醒:简单心理要求新手咨询师在接受督导的情况下,与来访者进行工作。在前四次咨询的评估阶段,如果经由督导和咨询师评估为不适合的个案,会提出转介建议。
141人收藏
提供视频咨询
已在简单心理服务100-500人次
青少年咨询亲子咨询成人咨询学生咨询

个人介绍

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
北京师范大学心理学硕士
中美精神分析联盟(CAPA)初级组毕业
中美精神分析联盟(CAPA)高级组在读
Hope Springs(墨尔本)心理健康中心志愿者

【受训经历】
2017/09 Mental Health First Aid Australia
2016/12 中美0-5岁婴幼儿及其家庭心理卫生评估与预防干预培训班
2016/09-2018/07 中美精神分析联盟(CAPA)高级组连续两年课程(在读)
2014/09-2016/07 中美精神分析联盟(CAPA)初级组连续两年课程
2016/06 欧文亚龙团体系统培训-标准组
2015/03 人格组织与动力性心理治疗理论与实务工作坊

【接触咨询的心路历程】
接触心理学10年多了,走近心理咨询是从5年前在北师读研开始,学习不同的咨询理论;接个体咨询和团体咨询,与来访者相遇;参加个人和团体体验,与自己相遇。这些向内的探索,深度的相遇,让我越来越容易觉察到自己和他人的感受,也让我越来越感受到一个生命靠近另一个生命的美好感觉。
研究生毕业后更聚焦于动力学的学习和实践,这更是一段艰难又充满力量的道路。感慨动力学的魅力,感慨它给我带来更整合的能量,也让我深信可以带着这股力量给你真挚有力地陪伴,陪伴你慢慢成长。

资质与受训

国家二级咨询师


长程系统培训

 

2014/09-2016/07

中美精神分析联盟(CAPA)初级组连续两年课程 中美精神分析联盟

2012/07-2013/07

夫妻治疗、家庭治疗、团体治疗、箱庭治疗 北京师范大学心理学院

2015/03

人格组织与动力性心理治疗理论与实务工作坊 Nancy Mcwilliams

2016/06

欧文亚龙团体系统培训-标准组 万生心语

2016/09-2018/07

中美精神分析联盟(CAPA)高级组连续两年课程 中美精神分析联盟

2016/12

中美0-5岁婴幼儿及其家庭心理卫生评估与预防干预培训班 上海精神卫生中心


更多
以上信息已通过简单心理年审,点击了解更多
咨询师年审所需要更新的材料包括:

培训经历

接受督导时数

小贴示:简单心理持续关注入驻咨询师的专业能力。据研究表明,持续的督导和专业培训能显著缓解咨询师的职业压力以及改善咨询师的执业状态哦。相信通过持续的学习,咨询师在专业的道路上会走得更远。

擅长方向

动力学方向,人本主义,存在主义

工作流程与方式

个体咨询为每次50分钟,更倾向于做中、长程动力学咨询,持续时间50次以上。前2-4次为初始访谈。目前以视频咨询为主。

访谈

Q:哪一刻决定成为一个心理咨询师?
似乎没有一个固定的时刻让我决定成为一名心理咨询师。读高中的时候,心理老师曾在高考前给我们做放松训练,那时总感觉那些心理暗示的小游戏很神奇。大学误打误撞读了心理学,去心理咨询中心接受过心理咨询,很喜欢跟咨询师谈话的感觉,总觉得有股温暖的场抱持着自己。读研至今算是频繁地接触咨询,学习、体验、实践。喜欢浸泡在咨询温暖有力量的场域中,喜欢自己在这其中慢慢长成一个有能量的人。而这浸泡的过程让我越来越舍不得离开咨询,想在这里去靠近另一个人,去陪伴他/她成长。
Q:从学习到从事咨询印象深刻的一件事?
来访者放下防御,愿意靠近我,我们共同去触碰更深层的世界。
Q:在咨询过程中的关注或思路是什么?
咨询中的动力;来访者成长经历与当下模式的关系;移情和反移情
Q:想对来访者说的“一句话”?
记得有人说过心理咨询是学会爱自己的过程。我希望在这段旅程中给你温和而坚定的支持和陪伴。
咨询师本人承诺以上资料真实准确,接受公众监督,并为此承担相应法律责任。如果你发现有虚假信息,请发邮件给service@jiandanxinli.com进行投诉。

该咨询师现阶段不接受新来访,短时间内也不会开放预约时间,推荐你看看下面几位咨询师哦。

推荐咨询师

钱仁琳台北,台湾

2008-2011年在澳大利亞悉尼Break Thru People Solutions,Care For Families Program个別家庭每周咨询、精神疾病的心理卫教与咨询、问题解决及因应技巧训练、每两周举行病患与家属的支持团体、病患及家属代言服务、举行社区心理健康相关活动与演讲、以及其他服务的转介。2010年起,做為一位临床催眠治疗师在Enmore Therapy Clinic执业进行催眠治疗,特别专长于忧鬱、创伤、慢性疼痛、睡眠问题、戒烟等项目。从2011年起,也在澳大利亚卧龙岗的Unifam Counselling and Mediation 担任儿童与家族治疗师一职,向儿童及夫妻进行家族治疗、婚姻谘商、儿童游戏治疗、法院规定之离婚前调解谘商、其他服务转介。2013年回到台湾继续在催眠与心理谘询的领域工作,也在台湾推广艾瑞克森式催眠治疗,并担任华人艾瑞克森催眠治疗学会理事(此治疗学会为美国米尔顿艾瑞克森基金会直接授权认证)。 我一直对人的心理、行为及哲学科学有著浓厚兴趣,在台湾的大学与研究所时代修习哲学与心理学时,曾在台大医院的睡眠实验室担任研究助理,每晚看着病患的脑波并分析他们可能有的睡眠障碍,也曾在几家医院的精神科带领病人团体治疗、做个别谘询。在我的眼中,患有精神疾病的人并不可怕,所谓的幻觉、妄想反而是在展现人类大脑的可能性,而精神病患也需要跟一般人一样的同理与照顾。 在相关领域工作一段时间后,感到自身所学以及谈话取向治疗法的不足,开始试图接触不同协助个案的方式。因缘际会下前往澳大利亚,学习临床催眠治疗与家族治疗,扩大了我对人类意识及潜意识的认识,也开启了我在创伤治疗方面不同的视野。开始学催眠,是因为在有名的创伤治疗师Babette Rothschild的工作坊上,听到她提及催眠治疗对于创伤个案的症状像是flashback、恐慌、失眠等的缓解与消除相当快,这个让我印象十分深刻。因为实务工作上碰到的创伤个案很多不继续谈下去,是因为他们谈到重点时,出现的不适症状太严重,影响生活,因此宁愿像以前一样不谈不碰。我想若能处理严重症状,则个案继续进行治疗的意愿会增强,因此开始学习临床催眠。回台湾后也因为对催眠治疗的投入,被华人艾瑞克森催眠学会邀请担任理事一职。 在这要稍微解释一下催眠治疗与舞台催眠是不相同的。一般在电影电视上看到的催眠,为了戏剧效果,都会夸大了催眠师的能力(可以完全操纵人)以及被催眠者的脆弱(被控制只能照做),但实际上催眠的发生并不是催眠师单方面造成的,他需要跟被催眠者建立关係,也需要被催眠者的配合才能成功。舞台上的催眠表演为了娱乐效果,会让上台的被催眠者做出许多搞笑的举动,但临床上的催眠是用来减缓病人身体与心理的病痛不适,因此重视病人本身的感受、在意病人的症状是否因此有所减轻,不会动不动就对病人弹手指喊:睡!我在视频谘询过程中,如果判断觉得催眠有助于来访者的进展,会跟来访者提出这个方式,在来访者了解用意并同意之下,就会进行催眠。 您也许会问:心理谘询/心理治疗要多少次才会有效呢?心理治疗与药物治疗不同,心理治疗很少看一次就有效。一般人求助于心理治疗时,通常是带着许多经年累月所形成的心理问题,因此,要有效改善累积多年的问题,便要花较多的时间接受心理治疗。曾经看过有个计算方式是这样的:困扰已经存在了多少年,就需要多少个月来处理这个问题。以每个礼拜接受一次心理治疗的频率来看,假如您有个症状或心理上的问题(就说是忧鬱好了)已经持续了两年,那麽用上面的公式来看就需要两个月,以一个月四次心理治疗来算,总共需要八次心理治疗。这个计算方式虽然不正规,但可以给您一些心理建设,希望您知道谘询/心理治疗的效果是需要时间的,别太快就感到洩气、觉得没有帮助。 心理治疗中所进行的心理探索需要时间发酵,一週一次的间隔可使您在治疗后有些时间思索消化,也有机会在生活中实践改善的方法,而且容易在疗程中建立一种规律,将治疗视为对您生活具有重要性、必须排出时间来进行的活动。若是延长间隔为两週或更长时间,其重要性被稀释,每次的治疗变成在更新这期间的突发状况,进入正题的时间被压缩减少,这样纵使疗程很长,治疗的效果也不易显现。 我相信每个人都有无限的潜力,也应该创造出自己的存在意义。身为一位心理咨询师及催眠治疗师,我的工作就是协助您找回自己内在丰沛的资源与智慧,达成您想要的目标。无论这目标是很具体的想要减轻身心不适也好、是很广大抽象的追寻生命的意义也好,我都会认真看待、与您一起解决与探讨。如果您评估过后,觉得自己已经准备好要处理面对问题,我很愿意与您踏上这一段疗癒旅程。 我的专业执照如下: 澳大利亚临床催眠治疗师学会会员 国际医学与牙医催眠治疗协会专业会员 华人艾瑞克森催眠治疗学会理事 台湾高考及格谘商心理师 NLP执行师 我的学历如下: 澳大利亚新南威尔斯精神医学机构家族治疗文凭 澳大利亚催眠治疗学院临床催眠治疗文凭 澳大利亚麦觉理大学社会健康研究所文凭 辅仁大学心理学研究所社会文化与谘商组硕士
500元/次

董子裕桂林, 广西, 中国

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 心理学本硕 中国心理学会会员 中挪精神分析项目成员; 英国Tavistock模式婴儿观察项目成员; LGBT友善咨询师; 三甲医院心理科临床心理咨询师,从业6年,累计个案小时数2950+(截止2017年12月); 长期担任未成年人心理健康中心志愿者,多次参加关爱留守儿童、灾区危机干预等义工活动; 目前每周接受国际精神分析协会IPA督导师和中方资深督导师的一对一督导和团体督导,累计督导时725+,持续每周个人体验。 [对来访者说的话]心理咨询可以做的事是很有限的,现实中,我们不可避免要面对种种困境和丧失,这从来不是容易而轻松的事,咨询没有办法改变现实,甚至也不能让人立刻快乐起来,只是理解世界的方式有很多种,心理咨询或许是提供另一种角度来理解自己的人生,在理解中我们获得一些新的可能性,新的力量,重新投入到生活当中。 下面分享一段关于心理动力学治疗的描述: “症状的起源可能是情绪和心理的冲突。困难和痛苦的过去经验会影响现在的行为模式和互动,即便联系不是那么明显;或是来访者对最近的创伤经验感到难以招架。动力取向心理咨询提供一个安全的环境,探索当下的痛苦以及可能原因。因为问题通常很复杂,所以精神动力取向心理咨询并不能快速地提供解答,而是一个试图发掘与了解问题本质的过程。为有所帮助,你将需要准备好以不同的方式看待你的困难。精神动力取向心理咨询师主要不是给予忠告或建议,而是帮助你以新的方式思考自己。”
350元/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