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的问答
访谈
Q: 哪一刻决定成为一个心理咨询师? 很难讲出在哪一刻做出了这个决定。父亲常说要有为人民服务的精神,我在一定程度上受到了他的影响。小时希望当一名教师,后来希望当一名医生,长大后惊喜的发现心理咨询可以在相当大的程度上结合二者的功能,而我个人也可以在这个过程中感受到自己的人生的价值和意义。
Q: 从学习到从事咨询印象深刻的一件事? 印象深刻的事情其实很多,比如那些突然读到自己相关的问题和感受到自我成长的时刻;比如第一次自己接触到被家长抛弃的孩子,回到家感到愤怒、悲伤、并且无力;比如第一次接触到被贩卖过的一个来访者,看到贩卖者在她脸上留下的刺青时那种来自内心深处的战栗;比如一个七岁孩子在完成他的目标,咨询关系结束时给我的一幅画;比如一个客户告诉我她在我的帮助下结束长达二十载的暴力的亲密关系时我内心的喜悦;比如我的一个客户开心的告诉我他恢复到足以恢复工作时的笑脸;比如有一次花了两个小时的时间劝服一位要自杀的客户去医院,与我父亲一般年龄的他在临走时对我郑重的道谢;比如我接触过的几个充满大爱的领养家庭。这些年我自己成长的很多,因为看到黑暗而崩溃过、质疑过,也因为看到各种的爱与笑容而被温暖过。很高兴现在能平和的跟自己相处,也能平静的看待和处理来访者带来的各种问题和信息。
Q: 在咨询过程中的关注或思路是什么? 我会尽量采用研究过的干预方式方法,同时结合来访者的状况进行灵活的呈现。我比较注意变通性和咨询关系的建立。许多研究显示咨询关系的良好与否是咨询成功与否的非常重要的因素,其重要性常常超过特别的咨询模式和干预方式。• The amount of change attributed to the alliance is 5 to 7 times than that of specific models or techniques (Wampold, 2001) Wampold, B. E. (2001). The Great Psychotherapy Debate: Models, Methods, and Findings. Lawrence Erlbaum Associates: New Jersey.
Q: 想对来访者说的“一句话”? 心理健康与身体健康有很多可以类比的地方。有时我们会有短期性的心理不适,类似于感冒,有些人可能会有更长期的心理不适,类似于糖尿病。无论是哪种情况,都需要一定的时间来愈合。在这个道路上,我会努力提供科学的知识方法与情感上的支持,让这个过程变得简单舒适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