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约咨询 / 咨询师详情
李雪溦
咨询经验
2500+小时
咨询方式
视频
咨询费用
-
城市
美国 USA,宾夕法尼亚州 Pennsylvania,伯利恒 Bethlehem (预约后可见详细地址、或视频咨询方式)
写给来访者 心理健康与身体健康有很多可以类比的地方。有时我们会有短期性的心理不适,类似于感冒,有些人可能会有更长期的心理不适,类似于糖尿病。无论是哪种情况,都需要一定的时间来愈合。在这个道路上,我会努力提供科学的知识方法与情感上的支持,让这个过程变得简单舒适一些。 分享咨询师
李雪溦
美国 USA,宾夕法尼亚州 Pennsylvania,伯利恒 Bethlehem
- 咨询费用
2500+小时 咨询经验
视频 咨询方式
个人简介
咨询师专栏
咨询师相册
预约须知
可约时间
个人介绍
美国宾州执照咨询师 licensed Professional Counselor(执照号:PC010005)宾夕法尼亚大学心理咨询硕士毕业面对面咨询经验超过2000小时接受督导超过200小时工作经历:工作经历: 我过去曾经在美国宾州的学校、医院和社区门诊实习和工作过。从事个体咨询、青少年咨询、家庭咨询等,现在部分时间在私人的咨询室工作。在接诊的客户中,一部分客户有心理方面的诊断需求,另一部分则并没有任何精神疾病,他们希望提升生活质量或者自我成长。其他时间,我在宾州的一家精神病院住院部工作,与医生护士等紧密合作为相对极端的客户提供服务,比如自杀或他杀倾向,或者有比较严重的幻听幻视、自残或者暴力倾向的客户等。治疗流派:辩证行为(DBT)、认知行为、人本主义、正念干预法、格式塔、眼动脱敏疗法(EMDR)等。我会根据来访者的状况进行不同的调整。
工作人群&擅长方向
成年人咨询孕产妇咨询留学生咨询性少数人群咨询
我在工作中经常碰到一下的一些议题:
1. 抑郁:
一些来访者可能感到情绪低落、做事情提不起兴趣、感到很累、嗜睡或者难以入眠。我会帮助来访者一起探索抑郁的诱因,以及应对方法。对于没有特别诱因的状况,我会帮助来访者建立一些新的行为习惯来增加积极情绪体验。干预方式上可能更偏重于认识行为疗法、辨证行为疗法等。
一些来访者可能有产后抑郁的症状,感到情绪波动大、情绪低落、孤独、失眠或者嗜睡、不想动、有时甚至不想照顾孩子,担心自己没有办法做一个好的母亲等。对于这类来访者我会提供情感上的支持,专业上的科普,另外帮助进行认知和行为上的干预来帮助恢复。
一些来访者可能时不时有自杀的想法,甚至曾经有过自杀的尝试。这是我擅长的一个领域,但是由于网络咨询的限制,我无法接收这类客户。如果存在这类问题,不论其他的症状如何,建议去附近的精神卫生中心或者医院精神科进行诊断。同时,我可以与这类人群的家属进行合作,为其提供科普和心理援助。
一些来访者可能有自残的行为但是没有自杀的倾向,这同样属于我比较擅长的客户群。但是我需要这类来访者去当地精神卫生中心或者医院精神科进行诊断并且配合治疗。同时为了保证干预效果,我们需要一周一到两次的会面,直到这类行为消失三个月以上。对于这类客户我主要采用辨证行为疗法(DBT)进行干预。
2 焦虑:
一些来访者可能有紧张不安的状况,严重者导致难以安眠、胃部不适、心慌等。有的来访者可能在面对某些状况/人群的时候有焦虑的情绪,以至于自己难以发挥平时的水准,或者感觉自己开始出现身体上的反应。
根据这些症状的产生原因和症状的不同,我会采用不同的干预方式。
3. 创伤干预:
我在过去的经历中有过非常多有创伤经历的客户。个人也专门接受了创伤方面的专业培训,并且在继续相关的学习。
一些来访者经历的创伤可能是成人后发生的一次性创伤,可能是某种天灾(地震、洪水、台风等),也可能是某种人祸(暴力、性暴力、目睹人去世等)。在来访者符合某些条件的情况下,我会采用眼动疗法(EMDR)进行干预,同时提供心理支持。
一些来访者可能在童年时期经历了复杂的创伤(暴力、性暴力、言语暴力、人际关系暴力等)。对于这类客户我们会先进行情绪管理方面的干预从而降低焦虑水平等,之后会根据状况采用不同的干预。
4. 性教育与LGBTQ性少数人群咨询:
我的一些来访者不知道如何对自己的孩子进行性教育,或者对孩子一些性有关的行为十分担忧。我会帮助这部分家长理解自身的担忧,提供相应的专业知识,在某些情况下会对孩子进行性教育。
一些来访者对自己的一些性相关的行为或想法存有疑问和担忧。我会为来访者提供一个良好的环境,来探索这些行为或想法,并且提供相关的专业知识。
我在宾夕法尼亚大学专门选修了性少数人群相关的课程,我所在的医院和私人咨询室也都非常强调对性少数人群的尊重,并且有许多属于性少数人群的客户。我个人非常愿意与这类群体以及这类群体的家人合作。
5. 留学、移民、异国婚恋:
(小提示:若现有的时间段不合适可以先随便约一个,跟我私信改成其他比较合适的时段)
我的很多来访者还是学生,有的初中、高中就在国外,有的来到国外接受高等教育。孤独感和不被理解的感受时有发生,语言的压力又让寻找当咨询师变得艰难。我会为来访者提供情感上的支持,同时帮助来访者探索自身,寻找各种问题的解决方案。
一些来访者可能已经在国外多年,开始遭遇身份危机,觉得自己在国外和国内都像是异国人,但也都是本国人,从而希望对自己的身份进行探讨。我会为来访者提供一个良好的环境,进行自我探索和整合。
一些来访者可能走进了跨文化的亲密关系,受到了许多的文化和习惯上的冲击,从而产生了很多疑问和不安。我会帮助来访者探索你自身的文化、认知特点,理解在面对的文化,探索解决方案。
6.边界、自我认知、自尊水平等:
这几个我放在了一起因为他们有时会同时出现。这类来访者有时会在不同的方面经历不同的问题,我能想到的例子包括:工作中可能难以拒绝别人给的任务;交友的过程中可能感到自己总是在隐忍或者会容易被人疏远;在恋爱或者婚姻的过程中或者失恋后可能容易失去自我,总觉得自己的恋爱对象会离开自己或者自己不够好;在产后或者育儿的过程中可能感到自己无法满足孩子的需要,感觉自己被掏空,跟孩子冲突比较多,孩子离开自己后感觉无所适从;平日感觉自己面貌不佳、身材不佳、担心找不到工作、找不到恋爱对象等。对于这类来访者我们会共同进行探索你的相关的行为、思维、认知,他们的来源,并且进行问题解决。干预方式可能采用人本、认知行为等的整合干预。
资质与受训
Licensed Professional Counselor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宾夕法尼亚大学)Professional Counseling (专业心理咨询)Master of Philosophy in Education(教育硕士)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宾夕法尼亚大学)Counseling and Mental Health Services (心理健康与咨询)Master of Science in Education (教育硕士)
长程系统培训
-
已完成的短期培训
2018/06-2018/06 DBT Skills Training for Children and Adolescents PESI
2018/04-2018/06 Dialectical Behavior Therapy (DBT) Certificate Course (辨证行为疗法培训) PESI
2017/10-2017/11 Life Space Crisis Intervention (危机干预) KidsPeace
2017/09-2017/09 Certificate Program: Clinical Trauma Training Retreat(创伤干预密集培训, 内含EMDR培训) PESI
以上信息已通过2018年度审核,点击了解更多
咨询师本人承诺以上资料真实准确,接受公众监督,并为此承担相应法律责任。如果你发现有虚假信息,请发邮件给service@jiandanxinli.com进行投诉。
TA的问答 ( 更多)
访谈
Q: 哪一刻决定成为一个心理咨询师? 很难讲出在哪一刻做出了这个决定。父亲常说要有为人民服务的精神,我在一定程度上受到了他的影响。小时希望当一名教师,后来希望当一名医生,长大后惊喜的发现心理咨询可以在相当大的程度上结合二者的功能,而我个人也可以在这个过程中感受到自己的人生的价值和意义。
Q: 从学习到从事咨询印象深刻的一件事? 印象深刻的事情其实很多,比如那些突然读到自己相关的问题和感受到自我成长的时刻;比如第一次自己接触到被家长抛弃的孩子,回到家感到愤怒、悲伤、并且无力;比如第一次接触到被贩卖过的一个来访者,看到贩卖者在她脸上留下的刺青时那种来自内心深处的战栗;比如一个七岁孩子在完成他的目标,咨询关系结束时给我的一幅画;比如一个客户告诉我她在我的帮助下结束长达二十载的暴力的亲密关系时我内心的喜悦;比如我的一个客户开心的告诉我他恢复到足以恢复工作时的笑脸;比如有一次花了两个小时的时间劝服一位要自杀的客户去医院,与我父亲一般年龄的他在临走时对我郑重的道谢;比如我接触过的几个充满大爱的领养家庭。这些年我自己成长的很多,因为看到黑暗而崩溃过、质疑过,也因为看到各种的爱与笑容而被温暖过。很高兴现在能平和的跟自己相处,也能平静的看待和处理来访者带来的各种问题和信息。
Q: 在咨询过程中的关注或思路是什么? 我会尽量采用研究过的干预方式方法,同时结合来访者的状况进行灵活的呈现。我比较注意变通性和咨询关系的建立。许多研究显示咨询关系的良好与否是咨询成功与否的非常重要的因素,其重要性常常超过特别的咨询模式和干预方式。• The amount of change attributed to the alliance is 5 to 7 times than that of specific models or techniques (Wampold, 2001) Wampold, B. E. (2001). The Great Psychotherapy Debate: Models, Methods, and Findings. Lawrence Erlbaum Associates: New Jersey.
Q: 想对来访者说的“一句话”? 心理健康与身体健康有很多可以类比的地方。有时我们会有短期性的心理不适,类似于感冒,有些人可能会有更长期的心理不适,类似于糖尿病。无论是哪种情况,都需要一定的时间来愈合。在这个道路上,我会努力提供科学的知识方法与情感上的支持,让这个过程变得简单舒适一些。
咨询师相册
工作流程与方式
初次访谈/前2~4次访谈:很多来访者对初次访谈有些焦虑与担忧。这里对我一般的初次访谈的模式进行一下简单的介绍。最初的几次访谈中主要围绕几个目标。第一是互相了解,看一下是否匹配。在最初的几次,尤其是第一次访谈中我会问比较多的问题,这样有助于我了解来访者目前的状态和大概的成长经历。这个时候来访者也可以问我一些我的专业背景相关的问题。如果发现我们并不匹配,我会尽力帮助来访者寻找其他的咨询室。不匹配的原因可能有:来访者想要解决的问题和我的专业背景不匹配,来访者需要更高一级别的干预/治疗,来访者与我无法建立和谐的咨询关系等。第二是建立咨询目标:心理学是一门科学,心理咨询也是一门科学。科学需要一定的指标来进行测量,这样我们才能知道来访者是否在往你想要的方向上前进,这段咨询是否有效,并且可以保证我们不是在闲聊,而是在进行科学的干预。这一点对于有诊断的来访者来说尤其重要,对于成长性的来访者这一点可能未必适用。咨询的频率和长度:很多人都会在第一次来访时,甚至来访前询问自己大概需要多久的心理咨询。这一点我无法给出具体的解答,每个人的现有状况不同,想要达成的目标不同,所要经历的历程也不同。在这个过程中我会不断的帮助来访者建立小的目标,达成它,然后建立下一个小目标。希望来访者给自己时间,给变化的产生一点时间。未达到比较好的效果,我建议进行一周一次的咨询,有些状况甚至需要一周多次的咨询。但是频率并非一成不变的。咨询过程:根据每个人的状况,我采用的干预方式会略有不同,但是大多会留有一些小作业。有的作业可能只是去看医生,去查询一些资料,有的可能是跟身边的人用健康的方式表达自己的情绪,有的可能是每日的情绪跟踪等等。有些客户可能在访谈开始和结束时跟我一起进行一些正念相关的小练习来帮助静心。来访时你的心情未必会持续的变好,因为有时处理的一些问题可能是你一直在逃避的、不想面对但是在影响当下的,有些问题可能会需要做出重大的抉择而导致你内心的冲突。当然,这些事情并不经常发生,我也会在评估你的状况后根据状况来慢慢提出这些问题。大多数状况下来访者会在来访后有积极的情绪体验。如果你在来访过程中感到太过紧张,或者在来访后感到情绪极度低落,希望你能够联系我,这样我可以做出调整。咨询关系:有时候我将自己比喻为妇产科的医生,在合作的过程中我会提供专业的知识和建议,会陪伴你做一些练习,有时候会留给来访者一些家庭作业,会帮你喝彩加油,帮助提供动力。而来访者需要提供真实的信息,需要自己进行抉择,需要自己去掌握一些技能,需要自己去练习和亲力亲为。另外来访者在咨询的过程中有感到不舒服的地方也需要尽早的向我提出,我才可以更好的进行调整。我个人非常注重关系的建立和来访者的反馈,在合作的过程中会问一下来访者,希望你能给出比较诚恳的回答。最后,为了维持一个专业的合作关系,希望来访者尊重我的边界,不要过多打探私人的问题。
咨询须知
1、选定时间、填写并提交预约申请表后,咨询师会在24小时内确认是否预约成功。咨询师接受预约后,你将收到具体咨询地址/视频方式信息,请按时赴约进行咨询。 2、咨询师接受预约后,如遇任何问题,你都可以通过“联系咨询师”直接与咨询师私信沟通。或任何环节,你都可以通过“联系客服”获得帮助。
可约时间(北京时间)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