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师详情

陈志康

上海市徐汇区高安路

当我看着这个世界的时,我是悲观主义者;当我审视这世界的人们时,我是乐观主义者。我们所做的只是在固有人格基础上,去最大限度地发展它的多样性、连贯性和和谐性,小心谨慎着不让它破裂为彼此分散、各行其事的相互冲突的系统。

咨询价格
400 元
咨询方式
面对面、视频
收藏人数
32人
收到感谢
88个
简单心理认证
国家二级咨询师
长期接受个人体验
长期接受督导
已在简单心理服务人次:近100人次

个人介绍

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国家级社会工作师
三甲医院物质依赖与成瘾科室专职心理咨询师

在中国戒瘾康复领域临床工作经验超过八年,接受中美最新戒瘾临床培训,个体咨询1300小时,团体咨询200小时的经验,超过50个疑难案列的接手与方案处理。尤其擅长物质依赖与成瘾问题的咨询。中国毒理协会成员。上海市自强社会服务总社培训师。上海市吸毒成瘾认定办公室联系人。

2007年进入戒瘾康复领域,作为中国一线禁毒社工先驱队伍中的一员,运用西方科学的治疗理念融入中国本土文化,累积目前已发现和接触个案300例,超过800小时的个案咨询辅导。2010年被推荐至上海三甲医院物质依赖与成瘾问题科室任专职心理咨询师,对相关成瘾问题擅长精神分析、行为主义分析、社会学习分析、认知心理分析、人格素质分析。由于其自身社工经历,开展的心理咨询不仅关注个人的心理问题,而且提供最新大数据解释相似群体的共同需要和社会性问题。不仅帮助来访者提升个人适应能力,同时又能提供和整合相关社会资源给予案主支持。除个案心理咨询辅导的专业特色外,更接受美国A.K莱斯社会体系研究所和芝加哥大学的系统培训,具备针对成瘾康复的团体治疗知识和技能。

咨询特长

擅长领域:亲子关系,亲密关系,人际关系,压力管理,急性心理创伤,成瘾问题,成长创伤,社交障碍,职业生涯咨询,自杀干预,跨文化适应

面对对象:中老年,亲子,伴侣,家庭,成人,青少年

治疗流派:人本主义,团体咨询,家庭治疗,认知行为

受训背景

2014/05-2014/06 团体关系会议:精神疾病和成瘾康复的权威与领导 芝加哥大学(北京中心)
2011/11-2014/05 李维榕结构式家庭治疗连续培训班 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
咨询师本人承诺以上资料真实准确,接受公众监督,并为此承担相应法律责任。如果你发现有虚假信息,请发邮件给 service@jiandanxinli.com 进行投诉。

访谈

哪一刻决定成为一个心理咨询师?

个人的成长经历推着自己不断前行,逐步成为了一名心理咨询师。
由于天性使然,从小在父母和老师眼中就是一个不让人省心的孩子,进入中学时代,已经俨然变成了社会大众评价体系里的“问题少年”。
面临无学可上,大学弃考之窘境,依然我行我素,直到遇见了班主任潘**老师。用今天的专业眼光来看,潘老师应该是用了许多支持性的技巧来暗示我:“其实你不差,你本质很好,你有许多别的孩子没有的优点,聪明极了等等......”
大学一毕业就参加了禁毒社会工作,才知潘老师之不易。犹如托纳多雷的《天堂电影院》所表达的:每个人的成长与自我完善的背后承载了这么多人的爱和支持,我愿为其中之一!

从学习到从事咨询印象深刻的一件事?

2010年我从区禁毒站调入医院戒毒科工作。进入临床科室后,自感不足,便积极备考国二,打算让自己更用心的投入到临床心理工作中去。
正当时,病房里收了新病人,莉莉(化名),女,25岁,HIV阳性,海洛因依赖综合症。因卖淫被公安机关查获,后直接由政府送入我院进行生理脱毒治疗。由于HIV阳性的原因,领导要求配备专人负责,全程陪同莉莉白天在院内的活动,直至其出院。任命这个“专人”时的情景颇有喜剧电影的元素:所有人同时往后退了一步,只有我站在原地没动,所以我“一马当先”了。
在整个陪伴的过程中,我透过优势视角理论,看到了莉莉身上的很多光辉,善良,纯粹,讲义气。这使我逐渐认识到:把毒品问题从一个人身上去除后,并不会改变这个人原有的“属性”。
两个月后,莉莉完成脱毒治疗出院了。一年后,她因为并发症死在了一家网吧里.....我得知这消息后,心里很难受......

在咨询过程中的关注或思路是什么?

心理咨询和治疗的流派实在是太多了,但是我们无论如何都避免不了在咨询生涯中会经常面临所谓的“无解”局面,这对在物质依赖领域做咨询的人来说应该算是家常便饭。
面对这样的问题,江湖上通常有两种门派:第一种是招拆招派,认为问题本身不是问题,怎样看待它才是问题,侧重点在陪伴。第二种是问题解决派,个案咨询六步法,侧重点在建议。
我个人比较倾向于一边陪伴一边给建议。最终还是要给建议的,关键是建议怎么给,什么时候给。
社会工作理论中最著名的就是“人在情境中”理论。社会学出身却又在医院工作的我更能深切体会到,社会、生物、心理三方面因素对人有着多元性,系统性的影响。我们能做的真的很有限,大部分的咨询者犹如身处昏暗的循环隧道之中,而我们却未必一定是他们的光。我们能做的是提供陪伴的同时,让他们自己看到或者发现可以有更多的选择,这种选择就像“赞助”一样,给予来访者更多的经验,让咨询师与来访者一起在经验式的学习中成长。
在给一线禁毒社工做培训时,经常有人问:“如果刚做完N/A(成瘾匿名互助会),又有两个康复患者相约一起去吸毒了怎么办?”我的回答是:“在N/A的实施过程中,已经有很多人提供了‘赞助’,给出了很多选择,但他们依然选择了最差的一个,这是他们的权利,我们尽力了,你很棒!”

改变所可以改变的,接受所不能改变的。
做到这句话并不难,难的是认清这两者的区别。

喜欢的颜色或食物,为什么?

最喜欢的食物是海鲜类,尤其是螃蟹和虾。因为很新鲜,这是大自然母亲给人类的礼物!谢谢!

可预约时间(北京时间)

* [面]表示只接受面对面咨询,[视]表示只接受视频咨询,如果没有标注,那代表两种咨询方式都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