课堂

突破边界的可为与不可为 | 《给心理治疗师的礼物》:第11章

BYM book club系列:《给心理治疗师的礼物》 第十一章:治疗性的行为,而非治疗性的话语 “病人认为有帮助的时间通常是关系性的,经常会和治疗师做出的在治疗框架之外的行为或者一些表明治疗师的坚持和关注的行为相关联。”(欧文·亚隆) 每当开始一段咨访关系,咨询师和来访者之间会有一定的设置。这些设置可能包括咨询的时间、地点、收费、频率等。 那么,设置是起什么作用的呢?设置是否可以突破?咨询师又该如何来衡量呢?

8499 参与

生命中的苦难,真值得我们感谢吗? | PSYCAST:心理舒适圈

Hi,欢迎收听简单心理PsyCast。 最近我常常听到有人会对自己说:“我要感谢我生命中的那些苦难,它使我更加坚强。” 电视剧里也经常会有人刁难主角,让主角吃了很多苦头,最后洗白的时候说一句:“不经风雨怎么见彩虹?你受的这些苦都会是你人生宝贵的财富!” 这种“痛苦就是财富,我们应该感谢它”的论调被很多人接受和欣赏着,似乎觉得苦难是个好东西,是我们成长所必需的,甚至是值得追寻的。 柴静曾经说:“痛苦是财富,这话是扯淡。痛苦就是痛苦,对痛苦的思考才是财富。” 今天我想跟大家聊聊,苦难真的是成长所必须的吗?它值得追寻吗?以及我们真的有必要去感谢苦难吗?

8953 参与

有什么事不能发微信啊,非要打电话? | PSYCAST:电话恐惧

Hi, 欢迎收听简单心理PSYCAST~ 有没有和我一样害怕和人打电话的人呀? 我问了一些朋友,发现很多人和我一样,现在是能发微信绝对不打电话,能发文字绝对不发语音。 每次必须要给别人打电话之前,我就特别焦虑,老是拖延时间,或者请别人帮忙。就算是发语音我也会录很多遍,发出去还要再自己听一遍才安心。 每次别人跟我说,好的我给你打个电话聊一下这个事情的时候,我的内心都充满了疑惑:“有什么事儿不能发微信说啊,一定要打电话吗???”   可能打电话在一些人看来,是一件毫无难度的小事,但对于有些人,比如我来说,这种焦虑是真实存在的,而且非常令人害怕。1993年,英国受到电话恐惧困扰的人就已经高达250万了。 今天我就想和你聊聊“电话恐惧”。

8716 参与

量身度造的心理咨询 | 《给心理治疗师的礼物》:第十章

---本系列持续每周更新中--- ---想要收听最新内容,戳 这里 然后收藏它哟--- BYM book club系列:《给心理治疗师的礼物》 第九章:为每位病人创造不同的治疗 “我试图为每一位病人‘量身度造’治疗,为每位病人寻找最好的治疗方法。我认为,根据病人的特点不断改进治疗的过程,既不是治疗的基本工作也不是治疗的序曲,而是治疗最核心的工作。”(欧文·亚隆) 事实上,能够根据适当的情况而做出相应调整,对于很多事情、很多领域来说都是一种能力。

9064 参与

即使是错误,也有被看见的需要 | 《给心理治疗师的礼物》:第九章

---本系列持续每周更新中--- ---想要收听最新内容,戳 这里 然后收藏它哟--- BYM book club系列:《给心理治疗师的礼物》 第九章:承认你的错误 有一个小男孩,某天早晨起来看见自己的房间里有一条很小的小龙。但这小龙并不可怕,也很友善。他兴奋地告诉妈妈,“我的房间里有一个小龙!”但是,妈妈说,“别瞎说,天下是没有龙的。”这时,当小男孩回到房间,发现小龙已经变大了一点,可他只能当做没有看到…… 这是峰哥在本期播客中分享的一个故事。 这个小龙就像是我们生活中、家庭中一些不被允许谈及,抑制不去讨论的东西,而后果可能会是看不见的创伤越长越大…… 在咨询中,心理咨询师也可能遇到类似的情况: “如果你犯了一个错误,承认你的错误。任何试图掩盖的努力总会造成更大的损失。 在某种程度上,病人能够感受到你的所作所为并不符合你的真实想法,结果会对治疗造成损害。而且,公开的承认错误对病人来说也塑造了很好的榜样,同样从另一个方面表明,病人对你来说是有意义的。”(欧文·亚隆) 没有一段关系是完美无瑕的。不论是在咨询关系中,还是生活中其他的关系里,“错误”也有被看到关注到的需要。  

9225 参与

“我喜欢你,但你可千万别喜欢我” | PSYCAST:性单恋

Hi, 我是简里里,欢迎收听简单心理PSYCAST。 大家有听过“性单恋”吗? 性单恋的人总是讨厌喜欢自己的人,如果对方跟自己表示好感,或是察觉出对方喜欢自己时,他们就会立刻生出一种厌恶之情,彻底的远离对方。 你身边有这样的人吗?或者你自己有没有这种情况?

8821 参与

每个来访者都会触动到咨询师 | 《给心理治疗师的礼物》:第八章

BYM book club系列:《给心理治疗师的礼物》 第八章:让病人对治疗师真正有意义起来 很多来访者可能会有过这样的想法:   “咨询师在咨询之外会想到我吗?”“我对咨询师重要吗?” 简里里说,每一个来访者都是重要的,每一个来访者都会触动到咨询师。 对于一个在职业发展中的咨询师来说,不允许自己有变化,不去探索自己,是不符合职业发展要求的。除了个人体验(咨询师见自己的咨询师),在咨询中,咨询师也需要承认并允许自己是会被来访者影响的。 那么,咨询师在咨询中要不要坦白自己的感受?能不能做自我暴露呢? 欧文·亚隆在本章,甚至本书中都在强调,不要吝惜让来访者看到你是一个真实的人,会有真实的情感。 而有关咨询师在咨询中自我暴露的程度,其实是有争议的。 一方面,咨询师可以让来访者知道你真实的感受。咨询师诚恳的态度也许会促进治疗的进度。 另一方面,在咨询伦理中有着类似的规定。伦理设定的一个考量,是咨询师不能在咨询中使用来访者来处理自己的情感。因为自我暴露的危险就在于,有时候那份自我暴露是出于咨询师自己的需求,而不是来访者的。 在咨询中,常常会遇到来访者询问一些有关咨询师个人的信息。对于咨询师来说,更重要的是判断来访者背后的渴望和原因,并让来访者回到Ta自己身上。无论咨询师所做的诠释是否能让来访者认同,这个反复解释和诠释的过程就是咨询继续下去的样子。

9046 参与

准确共情的前提:直接问! | 《给心理治疗师的礼物》:第七章

BYM book club系列:《给心理治疗师的礼物》 第七章:教授共情 “准确地共情不但是治疗师的重要特质,对来访来说也同样重要,我们必须帮助来访者发展对他人的共情能力。”(欧文·亚隆) 咨询的过程更像是,开始时由咨询师来帮来访者共情、作解释;但这个过程持续足够久之后,来访者在潜移默化中慢慢地把咨询师的这些特质内化。“如果咨询师在,他会怎么问我?会怎么表达这个情绪?……”这是一个帮助自己去理解自己、理解他人的过程。 欧文·亚隆在本章中还强调,咨询师可以直接去询问来访者:“你觉得我会怎么想,有什么反应,现在是什么情绪”等等。咨询师需要去核实,来访者心里对咨询师的幻想是怎么样的。在此基础上,两个人才能一起工作下去。 在咨询中,或者在人际生活中,人们很容易以自己的情感来揣测别人,但很有可能别人的体验跟自己是不一样的。 “直接问”的方式,能帮助咨询师理解Ta和来访者的关系,也帮助来访者理解自己在做什么。而这同样适用于平常的人际生活中。 你愿意分享你在生活中“直接问”的例子吗?留言告诉大家吧。

9415 参与

心理咨询中的罗生门 | 《给心理治疗师的礼物》:第六章

BYM book club系列:《给心理治疗师的礼物》 第六章:共情:从病人的视角看世界 生活中我们可能会有这样的体会: 我们经历着同样的事情,但每个人看到的风景,经验过的体会却是不一样的。不同的人有着不同的讲述,但大家说的又都是真的。 其实这正说明,要真正从他人的视角去理解他人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而这在心理咨询中,就是“共情”。 欧文·亚隆在他过去的一段咨访关系中发现,他在咨询中感到得意、感到高兴的东西,来访者根本没注意到;他和来访对于咨询有着不同的感受和关注点。由此,他提醒咨询师,要避免站在自己的角度去揣测别人的世界。同时,也在鼓励来访者将他们在咨询中的感受和想法告诉咨询师。 而《人民的名义》又和这里说的共情有什么关系呢?留给你去播客里找答案吧~   ---本系列持续每周更新中--- ---想要收听最新内容,戳 这里 然后收藏它哟---

9438 参与

饮鸩止渴的物质成瘾 | 简单课堂·56期

1. 物质成瘾的概念和分类 2. 物质成瘾的原因 3. 物质成瘾的危害 4.如何判断自己是否成瘾

7469 参与
Logo round下载简单心理
享受优质服务
立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