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段相遇都有意义|跨界咨询小白学习养成记

每段相遇都有意义|跨界咨询小白学习养成记

  “每段相遇都有意义……”
   这是我在简单心理Uni入学前的学员手册上,最想对伙伴们说的一句话。
   我想说,我是一个跨界心理咨询学习小白,我做着一份跟心理学不相关的职业,但我选择学习心理咨询却并非偶然。
大概在两三年前,我因为喜欢摄影,无意间做了简单心理的志愿者,为我所在城市的咨询师拍摄宣传视频,也和一些咨询师成为了朋友,当某位咨询师调侃着对我说:“知道你身边为什么老是出现咨询师吗?也许这是你想要做的事。”
   我当时并没有很快领悟到这句话的含义,只是被好奇心驱使,抽空去了解了成为一名咨询师的成长路径。
   从一个热心的助人者最终成长为一名资深的咨询师需要花费漫长的时间,第一步就是要开始一个长程的系统性学习,在这个过程中没有捷径,我们更像是拿着咨询师使用说明,进行自我职业养成。
通过一段时间的学习和体验我逐渐理解了自己的选择:有些相遇虽是偶然的邂逅,但意义却不会凭空发生。
  
自我开放度,决定了如何看待自己和他人
我们的初阶学习分为理论和实践两个部分,实践的时候,我因为聆听者测试没有通过,充满了消极的认知,我开始在意自己的标签,我想,我这种跨界学渣,可能真的不太适合做心理咨询师吧。
不经意间想起在学《发展心理学》的时候,老师曾让我们课下去思考的一个问题:同一性的状态会不会随着性别、亲密关系、职业、宗教信仰、政治价值观的不同而产生变化?
当时我就觉得这是个不太好去回答的问题,现在终于明白了很难回答的原因,因为“同一性”绝非是一个恒定不变的标准。
  我所纠结的“跨界”问题,从更深层次的层面来说是“我很在意自己会成为谁”。
同一性有四种模式,一种同一性成熟的人在很早就做出了承诺,坚持将一个职业干了很多年,另一种同一性早闭的人很早就接受了承诺,比如很早就接受家人铺好的道路,去一个稳定的工作单位奋斗终生。只是同一性弥散的人一直都像有翅膀的鸟,却不知道飞去何方。 而同一性延缓的人最为纠结,他们探索了很多工作领域,却还在犹豫自己想要许诺的部分。
我也属于同一性延缓的人,我的爱好很多,也在每个人生阶段都经历了两难选择,比如大学的时候我犹豫到底是要选美术学院还是电影学院,当时也考虑过很多将来的职业生涯规划,但是我依然从事过跟艺术无关的职业,现在,我想成为一名心理咨询师,那些过去的成长经历,都在不经意间为我现在的愿望帮忙,在每次自我重新整合前,我所做过的事情都是有关联的。
人生每个时期的选择都和自己的家庭成长环境、经济水平、社会支持、亲密关系等因素有关,选择这个时期来开始心理咨询的系统性学习,我跟很多伙伴一样,都有属于自己的原因,只是从零开始做一件事都必定会经历三个阶段:幻想期-尝试期-现实期。
我因学习和体验中收获了挫折,被动的把自己卡在了第二个阶段,具体来说就是曾经我的脑中有一个成为咨询师的蓝图(幻想期),现在却怕梦想夭折(不敢尝试),所以对未知不该何去何从(害怕面对现实)。
在团体督导的时候,我坦诚的说了自己的担忧,督导给了我最直接的关怀:“不要害怕,多尝试。”
然而尝试以后,最难接受的就是变化,变化会让理想化破灭,把人代入真实,学习咨询就是一个不断接受变化,接近真实的过程,这让我对“同一性的状态会不会随着性别、亲密关系、职业、宗教信仰、政治价值观的不同而产生变化?”这个问题也有了新的理解。
我想同一性的状态是会随着性别、亲密关系、职业、宗教信仰、政治价值观的不同而产生变化的,有时候我们表面看到他人的社会角色,会很不自觉的去给人贴标签,但我们不知道,在这些角色背后,有怎样的发自内心的“认同感”。
也只有自己才会知道,我这样做是在做什么,而不再需要去向外界确认我是谁。

了解最真实的动机,莫忘初衷
跨界学习小白的生活有些忙碌,要一边抽时间来学习,一边兼顾好自己的工作和生活。
任何一个职业都是值得终身投入的,心理咨询更不例外,我本是一个有丰富业余生活的人,选择学习和从事心理咨询意味着我将要牺牲掉一些曾经的“欢乐时光”,我想剖析我自己到底为何而来,是什么动机让我在工作生活之余,把心理咨询当作另外一种诗和远方。
在第一堂课的时候,老师就曾经给我们布置过一个作业,要我们探索自己的从业动机是什么。
那个时候我写下的答案是简短的,四个字:助人,自助。
显然,我并没有展开自己的思路。
我的书架上有一本叫《心理治疗师的动机》的书,当时不知道什么原因我把书买回来,一直都没有去翻。
直到一次在某机构的实习接线,激发了我的一些负性移情,我才产生动力去把这本大型文献综述打开。
我意识到心理咨询是一个严肃的职业,他不仅是职业,还是一种使命感,我们随时要觉察自己是否太过于理想化,对自己的动机认识不清。
这本书里说了动机的几大类型,也搜集了九位真实治疗师的例子,他们都有自己的心路历程,他们之间也都有一些相似的地方,在专业面前几乎没有人是没有局限性的。
    以前的我在认识到自己的动机里局限性时,总有些害怕和紧张,但事实上这些恰恰可以帮助到自己,当自我的局限性被真正看到,真正接纳的时候,它们将会转化为我们在以后工作中擅长的部分,也能避免让我们去选择自己不那么擅长的部分。
    书中让我印象最深刻的一句话是,咨询师通常向来访者提出的第一个问题:“你为何何来”。
这大概就是来访会来做咨询的动机。
而作为咨询师,我想也要不时问问自己:“我为何而来。”
这或许是未来我们在咨询的过程中需要去不断去面对自己的过程。

纠结时刻,做最自由的选择
我自身基础比较薄弱,听课时我是一块海绵,常常沉默又认真。
在吸收了理论知识以后,我需要课下花大量的时间来消化,有段时间我的工作非常忙碌,只能在加班中挤出时间来和我的伙伴做课后模拟练习。
记得那天我非常感性的对我的伙伴吐槽,我说:“我真的很想辞职,专心来学习……”
在学习心理咨询初期,我们真心会比较煎熬,这是一个需要投入大量时间和金钱的阶段,也是最容易自我怀疑的一个阶段。
有时候我也很想去找一份离咨询近一点的工作,我不想用一种不专一的态度去面对我的“真爱”。
但是咨询之路真的需要一步步脚踏实地的完成,在没有一定系统性的基础理论知识的储备之前,我们无法用真正的心理学思维来吸收更高阶更专业的知识,在没有做好不断的对自我重新认识、体验的准备时,我们也很难去开展一场又一场真正的咨询。
我是个文字民工,常常需要加班,工作内容也有些烧脑,所以和伙伴在那天练习完以后,我又接着去完成了工作,然后第二天我被我的顶头上司批评了,他说我写的文字糟糕透了,他看到我在回避一种情绪。
一阶学习结束的时候,我收到了老师的评语,我看到那次模拟练习里我所回避的部分,跟我的那次工作状态完全吻合,这件事让我很惊讶,我反思了自己当时的防御,我在保护什么,以及我需要去自我探索的部分,然后顿悟……
同时我也发现创作文字的过程和咨询里共情的过程有着惊人的相似,都需要贴着读者或来访的情绪,循序渐进,而无论是文字的读者,还是咨询师的来访,他们都有着相似的敏感,我们写下的东西和在咨询中传递的信息都会被对方捕捉到,也正是因为这样,才会产生阅读后的疗愈,治疗后的影响吧。
每当工作和学习两件同时进行的事情发生冲突的时候,我还是常常会纠结,能不能求同存异,怎样去取舍?
不过纠结也并不可怕,它意味着我们是可以去选择的人,有选择意味着有更自由的可能。
有纠结也必定会带来思考,这个时候最有机会对现状反思和微调,能同时进行的两件看似不相关的事情,或许也是相关的,就像我自己的工作和咨询里面的相似性,我也看到有些全职宝妈伙伴在学了发展心理学以后,更有信心和宝贝一起成长了,有做IT行业的产品经理的伙伴在学了咨询技巧后更能帮助用户体验了……等等等等……
    咨询师是这个世界上众多职业中的一种职业,我们当然不会忽略职业的一项重要功能:养活自己。
我庆幸自己还没有遭遇荒野求生的境地,但时常还是会有理性的未雨绸缪。
    我知道接下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感恩在这条路上一起同行和即将一起同行的伙伴。
那些被赋予意义“相遇”,终将默默转化为我们前行的动力。
“最终我们将成为我们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