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水位决定孩子的高度

你的水位决定孩子的高度

接到简单心理的约稿请我作为妈妈群体谈谈自己的体会,感觉有点诚惶诚恐。说实话,自己的孩子算不上多么出色,并没有许多耀眼的光环。如果真要说有那么点和别的妈妈不太一样的地方,大概就是我选择了个人成长吧。

就在昨天,我完成了一份电话访问,这是我在简单心理上的家庭治疗课中老师布置的一项作业,要求我们访问一位朋友,和他聊一聊他对孩子目前存在问题的看法,然后我们从孩子的角度去看孩子的需求是什么?

在完成和朋友的访谈,放下电话那一刻,恍惚觉得电话那头的友人就如同四年前的我,在教育孩子中充满着焦急、烦躁、无助与疲惫,那感觉曾经多么地熟悉。如今在电话这头的我,在和孩子的互动中,少了许多对孩子的焦虑、担心和无助,多了许多笃定、自信与释然。但经历的这个过程我想说:真的不容易。

四年前我生老二时是在娘家坐月子,老大是女儿正好刚上小学,由爸爸带着在自己家里住。我住在娘家那段时间,每天那个着急,时刻担心她学习没人管教,钢琴不好好练习,睡觉不能按时,课外知识没有掌握。

觉得女儿上小学了,从此进入人生拼搏期,分分钟都不能耽误,否则就会人生颠覆。月子刚完就心急火燎的搬回家住。马上替女儿安排了周密的时刻表(注意是时刻表,不是时间表,真的刷牙、吃饭、上厕所都要计算到分钟),然后守在一旁督促完成,写作业、背书、课外题、练琴、看书、运动,一项接着一项必须落实。

那时,每天带两个孩子,搞的自己疲惫不堪,孩子大呼小叫。当时虽然累,却不觉得自己不对,心想为了孩子,自己要能吃苦,要坚持下去,现在做个“虎妈”,以后就真能当“虎妈”。直到有一天,老师打电话叫我去学校一趟。老师跟我说,孩子数学考试只考了85分,于是把自己的卷子丢到垃圾桶去,将别的同学考了100分的卷子改成自己的名字,准备偷拿回家给家长签字,结果被同学发现告诉了老师。

听完老师的话,当时只觉得心里发紧,头皮发麻。回家的路上我一直在想,我这么用心“培养”的孩子为什么想着欺骗我,我所谓的“教育”出了什么问题?我一直以来自以为是的“付出”得到了什么?


我开始寻找答案,到书店搜罗各种家教方面的书,市面上这类书多而杂,我无从下手,于是把各种标题看起来比较“吸睛”的书买来看,但看得越发不知所措,只知道别人做得好,自己在实践中还是很难做好。

我后来留意家教书里提到的一些原著,比如苏联教育家苏霍姆林斯基的《给教师的一百条建议》、卢梭的《爱弥儿》、蒙特梭利的教育全书、孙瑞雪的《爱与自由》等等,在看了这些书后,逐渐发现教育学的很多经典论著其实和心理学是有很紧密的关联,如果你懂得人的心理,你的各种关系,包括亲子关系自然会发生改变。于是我又走上了在心理学探求的道路上。

在关注各种学习资源后,我选择了简单心理的心理咨询师培训计划,想通过系统的心理知识学习来了解人性。

在初阶系统的理论学习中,通过对发展心理学、变态心理学、各流派介绍的学习,我逐渐理解了人的心理成长、变化、发展的过程,知道我为什么是今天的自己,更懂自己,通过接听心理热线和咨询技能课的演练我又会发现自己对别人已经使用了三十多年的自以为很“有道理”的情感理解方式和交流表达方式其实有那么的问题,对他人有那么多的“伤害”,慢慢的也发现当我在向孩子、爱人提那么多所谓“正确”、“为你好”的要求时,其实是自己的内心不够安全、不够饱满,当我向家人发脾气时,其实更多的是在讨厌自己。原来的我以为,当我去要求别人,如果对方按照我想法去做,我和他就能获得幸福、快乐,但现在我懂得,这样只会让彼此双方都会在关系里受伤,然后渐行渐远。


在这段心路历程中,一路走来,发现自己更懂自己,从原来做事情不知不觉,到后知后觉,逐渐学习当知当觉。

孩子也随之悄然发生着变化,女儿现在学习自主性更强,我再没有去督促过她做作业;她自己掌握作息时间,不再需要我去催促睡觉;更重要的是她现在每天的欢笑更多,身边的朋友更多。

我想,一位好妈妈,就好像是一条宽广的河流,孩子便是躺在你怀里的一条小船。如果你希望孩子今后能变成大船,你自己首先得是一条能承受大吨位船舶的大江大河,你现在的水位决定着孩子未来的吨位。

有一天,他会离开河流,驶向大海,作为妈妈,我们自然会希望自己的孩子能遨游大海、搏击风浪,可那时我们看到的会不一样,也许有的是一叶小扁舟,也许有的是一艘航空母舰,那时因为他们成长时承载他们的水位不同。所以,现在的我会时刻提醒着自己,你的水位决定着孩子的高度,不要去要求孩子做什么,而去看你自己能做什么,从向外求变为向内探,你会发现:水涨,船自会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