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性侵我的人,我曾叫他”叔叔“

本文字数 3500+ / 阅读需要 10 min

 

今天要讲一个,长达数年的“熟人性侵”的故事。

 

熟人性侵,一般指被熟人骚扰或强奸,所谓熟人包括自己的朋友、亲戚,甚至亲生父母。2008年,奥地利曾发生一起震惊世界的“熟人性侵案”,一个男人将自己18岁的女儿囚禁在地下室24年,期间不断实施性侵,甚至生下7个孩子。

 

这故事很极端,似乎离我们很远。但在普通人生活中,熟人性侵也并不少见,只不过它往往是另外一种样子。

 

我们今天要讲的下面这个故事,可能也就发生在你身边。这不是一个令人愉悦的故事。

 

施害者名叫Michael Murphy,Helen是他的朋友, Isla是Helen的女儿。下面,她们分别以自己的视角讲了这段经历。

 

先说结局。今年2月,Michael Murphy因性侵犯儿童罪被判入狱16年。

 

 

 

 Isla,45岁 
 

他是我爸爸的朋友,我们一直称他为“Mike叔叔”。在我和妹妹出生之前,他已经是我们家的老朋友了。

 

他有很多爱好:他声称自己是一个叫“Soft Cell公司”的旅游经理,可以给我们搞到演唱会的门票,各种徽章和纪念T恤,还会给我们零用钱。

 

他的前妻从来不让他见女儿,他说是因为前妻过于尖酸刻薄,难以相处。他也是利用这一点,让我的父母对他感到同情,然后更加顺利地融入我们的生活——如果人们必须创造出一个“如何用魅力来进入他人生活”的模板,Michael Murphy可以说是做出了最完美的一版。他赢得了我父母所有的同情,他有大量的时间与我家一起相处,还经常送各种礼物。我妈妈一度称他为我们最喜欢的一个叔叔。

 

至于他对我们的侵犯,也都发生在我家,基本是趁着我爸妈在楼下的时候。他被判从我七岁的时候开始性侵犯,不过印象里,这种事情在我更小的时候已经发生了。

 

他会给我和妹妹读睡前故事,给我的腿盖上毯子,趁机开始行动。有时他还会支开我妹妹,让她下楼拿个饮料。那时我实在太小,以至于以为这是很正常的事情。再加上家人都很喜欢他,所以哪怕我不喜欢这种行为,也默默忍受了下来。我特别害怕如果别人知道了,会把我带走然后送进看护所。我也想不明白为什么他只对我做这样的事,大概是因为我性格比较安静?

 

有时候,他会用相机拍我和妹妹的照片——不是普通的照片,而是我的裸照,以及我妹妹穿睡衣的照片。这时候我俩大概有七八岁,也是在这个时候,我们13岁的姐姐Sarah发现了这些照片并找他对峙,他却说这是我们摆弄他相机的时候拍的。

 

无论在何种情况下,面对我们这些孩子,他总能为自己的行为找到一个合理的解释。

 

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一直以为他并没有强奸我,但现在我确信他做了,尽管他并没有被指控强奸。在我九岁的时候,他带着我和妹妹一起去看电影,然后他带我们来到了他的公寓,带着我去了卧室,之后的一切我都记不得了。

 

直到我第一次做爱的时候,脑海中忽然浮现出一个人压在我身上的情景,他的气息吹进我耳朵的感觉是那么清晰。

 

 

 

这种侵犯在我进入青春期之前就结束了。但他还会像往常一样出现在我们的家庭活动上,在我怒气冲冲地离开的时候表现出一副惊讶的神情,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我一度觉得自己快要疯掉了。

 

我的父母并没有注意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有一次,他当着我爸爸的面开玩笑,说他要和我一起去Gretna Green(一个结婚圣地)。我以为我爸爸能看出什么来,但他什么也没发现。

 

我十几岁的时候,把这些事情跟Sarah聊了聊,但我让她保证不会跟任何人说,我不想伤害我的爸爸妈妈。

 

这一切都在我17岁的时候公之于众。有一天,Sarah在他工作的酒吧里碰到了他,当他像往常一样想去拥抱她的时候,Sarah一把推开他,并且告诉他“我知道你对我妹妹都做过什么!”结果他直接给我爸打了电话,声称Sarah无缘无故对他十分粗鲁。从这儿就能看出,他一直是一个操纵别人的大师。

 

当这一切都公之于众的时候,我爸爸悲痛欲绝,但我从未和他谈过这件事。直到多年以后,在我25岁时,我才跟他说我在考虑把这个事情报警。

 

三天后,爸爸却意外去世了。这些年来他一直都有心脏病,这件事带来的压力成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我不怪父母,他们其实一向都很有保护意识。只是他们没有意识到,真正的危险可能就在身边。

 

在2003年,我终于把所有细节都告诉了Sarah,这也是我第一次把一切讲出来。她听完第二天就报了警。我想她大概也感到愧疚,因为当年发现相机里的照片以后,轻信了别人的话。

 

但她这样让我极为愤怒:这是我的秘密!我根本还没做好准备去面对这个事情将要带来的一切后果,她就行动了。还好在那时候,警察没有受害者的允许是不能擅自追捕的,不像现在。

 

2009年,在我成为一个母亲后,我患上了慢性疲劳症,是创伤后应激障碍所带来的生理影响。2012年,当BBC主播吉米萨维尔性侵案和Yewtree行动轰动一时,我开始犹豫,要不要把自己身上所发生的这一切报道出来。

 

2015年5月底,我最终去警察局将这一切坦白。令我感动的是,他们对我的话表现出了百分之百的理解和信任。我曾经一度担心没有人会相信我说的话。更令人惊讶的是,Sarah告诉过他们的一切都被存档,并作为了证据。

 

在2018年7月的第一次审判中,“Mike叔叔”被控15项罪名,包括与儿童发生性行为、猥亵、严重猥亵和强奸13岁以下儿童等。然而,他被判三项罪名不成立,其余的都悬而未决。我很失望,他或许能够侥幸逃脱了。

 

但案件在2019年1月进行了重审,这次他被控的所有罪名都成立了。一瞬间,我觉得自己的世界都明亮了起来。当我们再次对视,我不再是那个目光躲闪的人——他成为了失败者。

 

法官称他为连环掠夺性恋童癖者”,然而他只是耸耸肩,摇了摇头,完全不承认自己的名号。我相信他现在大概还不太安分,我也无比希望他被痛苦所折磨,因为这么多年来我都在被这样的痛苦折磨,轮到他了。

 

 

 

 Helen,Isla的妈妈 
 

讲真的,在知道这一切之前,我从来没觉得有任何不对劲,从来没有。现在看来,我们才是这一切的始作俑者,毕竟那个人是我们邀请到家里的。

 

我丈夫经营着一家印刷公司,而他也是通过工作认识的Mike。我还记得,当Sarah还在蹒跚学步的时候,他拿着一件昂贵又时尚的外套出现在她面前,当做礼物送给了她。他声称自己有时尚圈的朋友,加上有趣而慷慨,使得我们一家人都很喜欢他。

 

所以我也从来没有怀疑过他的伪装,我相信没有人会去怀疑这样一个看起来风度翩翩的绅士。

 

唯一对他有过怀疑的是我婆婆。我记得当他带着两个女孩去看电影的时候,我婆婆就问“为什么一个这样年纪的男人,会想带着两个小女孩去城里看电影?”现在想来,我婆婆真是比我聪明太多了。但当时我只是说“毕竟他没法去看自己的女儿嘛,可以理解的。”当时我们都很同情他无法见到自己的女儿。

 

当他主动提出给女孩们读睡前故事,我们都很高兴,毕竟他是个很有趣的人,大概也可以编出很有意思的故事。我只是简单的认为他们在上面聊得很开心,其他什么也没想。

 

其实回头想想,当时已经有了种种迹象。比如有时他会带着康乃馨来我家,每到这时Isla都会拒绝下楼见他。我便会催促她快点下楼,还指责她对Mike没礼貌。回想起来,真为自己这些举动感到后怕。

 

当时我只是觉得自己把女儿惯坏了。她是早产儿,从小体弱多病。我以为自己给了她太多的关注,导致她变得骄纵。

 

Isla把这些事情一直憋到了17岁。那天,Mike给我的丈夫打电话,指责说不知道为什么,Sarah对他非常的无礼。直到这时,他都觉得自己是不可战胜的。丈夫去质问Sarah,她只是让他去问Isla。

 

我还记得当我们去到她的卧室,知道真相的那一刹那,仿佛一颗炸弹原地爆炸,震惊的说不出话来。Isla的爸爸勃然大怒,要不是他身体不好,他一定会去跟Mike死拼到底。他给Mike打了电话,大声说着“你死定了”一类的话。他还给公司打了电话,告诉所有人Mike的真面目。他甚至还给每一个他认识的有孩子的人打电话警告他们。

 

对他来说,把Mike介绍给这个家庭的罪恶感从未消失过,他在1998年去世了——当Isla告诉他她想要报道这件事。我一直认为是内疚和愤怒导致了他的心脏问题,最终导致死亡。

 

我生他的气,也生自己的气。虽然现在审判结束,你可能会认为我们可以松一口气,但我们其实从未从阴影中走出来,一直被罪恶感深深围绕。

 

本文系编译,所有名字均为虚构,原文:

https://www.theguardian.com/uk-news/2019/apr/20/the-man-who-groomed-our-family-michael-murphy

 

 


 

故事就到这里为止。但请不要乐观地以为这故事离你很远,或者与你无关。

 

你永远不知道有多少人曾经遭遇过类似的侵犯,但却羞于启齿,隐瞒至今。

 

比如上体育课时,被老师亲手指导动作;比如被异性带去一起上厕所;比如被亲戚挠痒、打闹,期间“不小心”碰到一些敏感部位......

 

根据一份报告说,大约有百分之七十的强奸案是熟人所为,超过50%的亚洲女性在遇到熟人强奸的时候不会选择报警。

 

而在历来重视“熟人社会”,“人情社会”的中国,也许数据并不会更乐观。

 

于是,我们整理了一系列应对「熟人性侵」的 tips,希望能帮助你保护好自己和朋友们。

 

  • 远离那些不尊重你的人。

  • 你有权利改变主意,有权利说「不」,有权利跟你喜欢的人做爱但拒绝另一些人。

  • 识别危险信号:如果某人对你突然做出过分亲昵的越界举动,如果他提议喝酒,或单独跟他去某个僻静地方。这些都是危险警告。

  • 大声说出自己的想法,让别人知道你想要什么,不想要什么。如果你感觉不舒服,就别让人碰你。如果你的底线被侵犯了,如果你感到危险,大声说出来,立刻采取行动。

  • 不要轻易喝酒,这会让你不能清晰地思考和说话,失去保护自己的能力。

  • 自己倒饮料,不要让杯子离开你的视线。很多约会强奸,就是因为受害者的饮料中被偷偷放了药。

  • 不要独自一人离开伙伴,就算你觉得你能照顾好自己。小心点总没错。

  • 相信你的直觉,如果你感觉某个人不值得信任,某个地方不安全,马上离开。

  • 如果必要,努力大吵大闹,引起旁观者的注意,以此保护自己。

  • 提前做好危险应对计划。比如,如果你要去一个不熟悉的地方玩,让你的亲人或朋友知道你去了哪儿。找一个靠谱的朋友,告诉他如果遇到危险你会随时打电话给他,请他准备好帮助你。

 

最后,请你记得勇敢一点。

 

一只羊 ✑ 编译

野生好人 ✏ 封面

 

 

心理咨询  /  心理求助  /  心理治愈

心理有事,来「简单心理」

2019年06月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