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咨询是如何起作用的?

常有人问:咨询究竟是如何起作用的?作为一名新手的咨询师,我不觉得我可以非常完善地回答这个问题,所以今天不用专业术语和理论,只是想讲一个小故事。希望你看完这个小故事之后,对这个部分多一些理解和感受。

 

 

勇敢求助

 

小A是一个在一线城市打拼的女孩儿,如果看她的履历会发现她的成长路上伴随着荣耀:一路名校、奖学金、现在在一家知名大企业工作,在别人看来她是典型的“别人家的孩子”,前途一片光明。

 

但小A却连续几个月情绪很糟糕,当然不是一直都很糟糕,工作顺利的时候会感觉到成就感,心情愉悦顺畅,但是遇到一些挫折和问题时,会感到情绪低落,内心常常责备自己,觉得自己笨、没有能力。
 



尤其在人际关系上,小A有时会突然感觉到在工作中不知该怎么跟人打交道,说一句话、发一封邮件之前思前想后,花费特别多时间,生怕自己哪里做得不到位。面对领导时紧张得不知所措,开会时也坐在角落。渐渐的,在工作中,她越来越畏畏缩缩、越来越回避,她感觉自己越来越不像自己。

 

一天夜里,小A觉得可能需要寻求一个专业的人来帮助自己,来缓解情绪、理解自己到底是怎么了、并且做一些改变。她花了一点时间,自己在网上搜索到一名咨询师的资料,发邮件去接洽,确定了时间,并且填写了登记表,内心期待这一次会有什么不同。

 

 

走向咨询的不安

 

约定咨询的那天,小A照常化了一个淡妆,穿上一件平常很喜欢的蓝色连衣裙,在镜子前确认自己今天的气色、状态非常得体之后出门。

 

然而谁想到,这天的路况是那么的堵。她出门前查过路线,还特地留了富余量,当然她也不希望自己太早到,在她估计可以提前5分钟左右到的时间出发。

 

公交车如同蜗牛般缓缓爬行,夏日的蝉鸣声四起,她焦躁地看着手机上的时间,看着它一点一点靠近约定的时间,20分钟、15分钟、10分钟……她似乎还感觉到自己在害怕,不知道是在怕什么,但就是感到心虚、紧张,身体僵硬。


 

 

 

约定的时间到了,小A还是无助地坐在车上,她有点想要取消这次咨询,但是动弹不得。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突然间,电话铃响了。是咨询师,她询问小A现在的情况。

 

“对不起对不起,我堵在路上了,可能还要一段时间……”小A有点语无伦次。

 

“没关系,我会在这边等你。”咨询师的声音安稳、淡定。

 

挂了电话之后,小A感觉稍微平复一些,紧张也有所缓解。放下电话,她开始想象,虽然已经看过照片了,但咨询师现实中看上去会是什么样呢?咨询会是怎么进行呢?会不会在讲完自己的情况之后,咨询师就能立刻给出一堆术语和解释?然后问题就迎刃而解了?她笑着摇了摇头,怎么可能嘛,咨询师又不是神。她看向车窗外的车流。

 

 

逐步建立的信任

 

终于,她满心愧疚地赶到了咨询室,迟到了15分钟。看到咨询师时,小A有些意外,因为她看上去就是一个和自己年纪相仿、一样个子娇小的普通女生。

 

咨询过程中,小A有条理地、尽可能完整地把最近的困扰、成长的历程、自己的想法梳理了一遍。而咨询师也确实没有丢出一些“一针见血”的观点,更多的时候咨询师是在倾听,有时会将她理解和感受到的反馈给自己,有时会询问让自己说得更多。虽然小A并没有感觉到有立竿见影的帮助,但当自己的感受被看到、被理解的时候还是好受了很多,身体也慢慢放松下来。

 

距离结束还差5分钟的时候,咨询师:“今天你晚到了15分钟,对于这个情况,你会希望如何来处理呢?”咨询师的语气安定,眼神温和。小A感到紧张感被唤醒:“看您吧,咨询中该怎么处理怎么处理。”

 

 

“嗯,但我似乎察觉到你有一些想法?如果有的话也可以说说看我们一起讨论。”咨询师的语气依然安定,眼神依然温和。

 

小A感到越来越紧张,想说什么,但是不知道怎么说好:“但是,迟到是我的问题……”一边说一边拉扯衣服的边缘。小A小心地看向咨询师,咨询师没有说话,但她关切的眼神似乎是在邀请:嗯,我在听,请继续说下去。

 

 

突破前的的挣扎

 

我到底该不该说?又该怎么说呢?明明是我的问题。我怎么可以有什么要求呢?她会怎么看我?觉得我很贪婪、不懂事?我说完之后她会不会看轻我?觉得我是一个很差劲的来访者?

 

在那段沉默的时间,这些问题来来回回、反反复复地钻进她的脑袋。同时,熟悉的不知所措、紧张感又再次袭来,让她僵在那里。

 

她突然想到了,自己在来到这里的路上,那种紧张、害怕、动弹不得的感觉,那时她没有力气去想自己可以做什么,只能盯着手机,数着时间。

 

她想到了,在工作中,对自己是否会犯错的害怕、担心,对于别人会如何评价自己的忧虑,那时候她也没办法为自己的想法声张,因为所有的精力都在应对内心的恐惧。

 

她还想到了,童年的时候,母亲对自己严厉的管教,面对严格而又辛劳的母亲时,她唯有小心翼翼,努力做到最好,不要让妈妈不高兴。
 


她突然意识到,现在的紧张、僵住和以前的不知所措、动弹不得、害怕、担忧、小心翼翼,这些感受都是类似的,而且是反复出现的。当她察觉到这一点时,内心升起一丝不易被发现的委屈,那份委屈先是蹲在那里,然后被看到,然后慢慢地站起来,它想要说话,但是特别特别小声。小A觉得心中有一种潮水般的酸楚慢慢涌来。

 

她再次看向咨询师。咨询师还是一样,安定地,等着她。

 

 

那些终于能够被倾听的感受

 

这一次,会不会,有所不同?小A感到内心的潮水升高得越来越快,她深吸一口气,张开了嘴巴,喉咙因为紧张而有些干涩,她稍微多花了一些力气,让比平常稍响一点的声音,笨拙但坚定地冲出喉咙:

 

“虽然我今天迟到了,但是能不能稍微延一点时间呢?”

 

她听到了自己的声音,那一刻,她心中的潮水化作了眼泪,连带着她的睫毛膏一起流淌下来。不像进进出出她大脑的那些复杂的想法和忧虑,说出来,竟然这么简单。只是说出来。 

 

她再看向咨询师。还是那么安定、温和。“当你把你的要求说出来的时候,有什么感受?”咨询师问。

 

小A感到内心的潮水慢慢平静。“稍等一下,我先把花掉的妆擦一擦。”在擦掉脸上的妆时,她知道自己内心的妆也在慢慢卸下来。

 

文 | 吴菲音,简单心理Uni「心理咨询师培养计划」二期学员,目前已入驻简单心理实习咨询师平台。(本文内容为虚构,与真实人物、事件无关)



 



 

自2016年12月简单心理Uni推出「心理咨询师培养计划」课程以来,已经为小伙伴们提供了五批实习咨询师。处在课程时期的他们,收取较低的心理咨询费用,在专业督导师的监督指导下,为广大来访者提供了专业的心理咨询体验。
 

简单心理Uni的第六批高阶学员们也将加入到实习咨询师的团队当中。他们已经完成了300+小时的心理咨询理论技术学习,和相应的实践与督导。从2020年2月3日开始,他们将倾听你的烦恼,梳理你的困惑,陪伴你度过困境。
 

学员咨询师们会在接受督导的情况下,接待少量个案
这里 了解低价咨询详细介绍。


 

点击下方图片,预约低价学员心理咨询师

 

2020年02月1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