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出一副“我要被打倒了”的样子,世界就会可怜你吗?

 
王星星 ✑ 编辑
 
 
一个重度抑郁的朋友说,每次坚持不下去的时候。就会打开手机上的"生命倒计时”app,盯着看一分钟。
 
她27岁,给自己的设定是活到60岁,所以从33年开始倒计时。
 
她说每次看到秒位不停地跳,感觉自己简直是暴殄天物,这么多时间都不知道好好利用……一想到这一生还有那么多事情没做,突然就有动力滚下床撸串了。
 
有次去见心理咨询师,她讲着讲着突然厌烦了自己絮絮叨叨的样子。咨询师也鼓励她给自己一些有力量的暗示,而不是一直弱化自己。
 
“那一刻好像突然弄明白了自己为啥一直在丧的环境里跳不出来。”她开始试着少说多做,跟最厉害的leader,做最难的项目,一年下来反而整个人开朗多了。
 
我们和一些朋友聊了聊,想用“丧后即燃”的故事激励更多人。来看看大家都是怎么绝地反弹的吧。
 
 
@千
疫情之前,我被公司派到了伊拉克,然后,当时还有刚确认关系不久的女朋友。到达伊拉克以后,就发生了苏莱曼尼被刺,然后就是疫情。一开始,疫情只是在国内,自己只能干着急。后来疫情来了伊拉克,就成了恐惧。感觉呼吸中都带着病毒,然后,因为在过大的压力之下,女朋友也分手了。整个人也因为前途闷闷不乐。
 
直到前些天跟弟弟通话,他跟我说:老哥,这都不是你了,你都支楞不起来了。人在越逆境的时候越要支棱起来才行啊!之后,我才开始整理自己。不再去想女朋友,开始拿着自己的存款试着去投资。想尽办法来抵御可能出现的疫情的威胁。或多或少,抱着我要找一个更好的,我要活着把这笔钱挣到手的心态在生活。我现在依然在伊拉克,可能到了年底才能回国。如果在接着支棱不起来的话,可能我就要抑郁了。不断告诉自己喘口气,没啥大不了的,至少撑到年底再说。
 
 
 @Cathy
5.20号前一天接到复旦的通知电话,满心欢喜的接起电话,却听到电话那头冰冷刺痛的声音: 很遗憾通知您复试没有通过。短短几个字带给我的却是刀割般的疼痛,我大脑一片空白,僵在那里老半天,不言不语,不敢相信。今后的一个月里,我整个人经常失眠,情绪很不稳定。七月的第一天,我忽然意识到,我的今年只剩下一半了,无论我多伤心多难过,我不能改变什么,时间还是会走,地球照样在转,我不能再浪费时间了,我不希望在新年来临时回首这一年满是唉声和叹气,所以,我振作起来,接受调剂,整理心情,依然相信以后的路会更好,尽管比不上康庄大道,但也好过过去的泥泞不堪。善待自己,善待时间,善待身边人,善待今后的人生路。逝者如斯夫,时间过去了就永远过去了,希望自己逝去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优雅而有意义的。
 
 
 @小伊
昨天突然决定去上海闯一闯。
 
 
 @汉江云端
新冠疫情发生后。我深刻反思自己的人生。身体健康比什么都重要。想吃什么东西就买,能力范围之内。好好爱自己的家里亲人,爸爸妈妈。是这个世界上最爱你的那个人。活着就是对生活最大的尊重。
 
 
 @匿名
认真搞事业挣钱,最近小有入账。
 
 
 @热爱学习的掌门
主要是没有佛的资本,对于普通应届生来说,不拼尽全力的话会生存不下去的。
 
 
 @匿名
在抑郁边缘遇见前任,在一起,结果没多久就被分手,刹那间昏天黑地,欲罢不能,不知如何是好 世界一片黑暗。最扯的来了,某天小组活动结束后,半死不活的打车,坐在了副驾,结果是黑车,司机差点把我整个人拐走,急匆匆甩掉司机以后,心跳不已,生活里的色彩忽然回来了,脑子清醒了,两脚踏实了,世界这么危险,却也还是可爱,应当珍惜,应当开心,应当活的更舒坦一点。
 
 
 @桑代克的喵
疫情期间给了我太多时间去思考忙碌和挣钱的意义。因为活着的美好,反而我会注意到自己是不是overload,会更加明白什么是“good enough”,会更加关爱自己。我减少了一些工作量和挣钱的机会,但我内心更自由自在了。
 
 
 @蔡琦 
2020的flag也变成了搞钱搞钱搞钱。——哈哈哈,疫情吹散了仙气,原来落俗不只是我!
 
 
@Rosemary。
疫情过程中,经历了初入职场,崩溃大哭不断适应。眼见这一学期要结束了,期待的暑假要来了。最终还是决定拼一把,追求自己心中所想,辞职考博。祝我勇敢 。
 
 
@匿名
大一英国留学,疫情没票不能回家。六月很绝望,非常,报了GRE也一推再推。七月四号早晨,是我选的日子,我觉得不要浪费机会,要不再推,但又定了定,考就考吧!考试过程中,多次走神,想到宿舍回家等种种问题。最后成绩327,虽然没过330,但也很满意了。今天,颓丧之气仿佛散去很多,早上完成了很多事情,也觉得有了继续走下去的力量。
 
 
@V i V i
就是发现年纪大了没资格丧必须得燃的时候。
 
 
@陈可以
只有尝到了通过自己不断的努力赚来的酬劳的甜头才会一直一直鼓励自己好好活着,好好赚钱。
 
 
@沙
丧了太久,我也要燃一把,想起那首歌《别哭我最亲爱的人》,别哭/亲爱的人/我将如昙花绽放/在最美的一刻凋落/你的眼泪也挽不回的枯萎。燃起来!!!!我就是我!不一样的烟火。这个世界我曾经来过。
 
 
@猫一一
被抑郁困扰过一段时间,因为担心没人照顾我的猫,所以没敢去死。学会了跟抑郁和谐相处之后,每次遇到难事,都会告诉自己,大不了就去死嘛,又能怎样呢?没人规定我长命百岁吧!于是觉得又变得无所畏惧。
 
 
@初十美学
之前我觉得有个收入,自己可以生活无忧挺好的,疫情过了之后,我也只想着搞钱搞钱搞钱。
 
 
@半生瓜 
想搞钱的欲望今年异常的强烈,最近开始找来课程学理财,一点一点学,一点一点实践,看着收益比以前高,只能说赚钱使我快乐,只叹上车太晚,不过能开始就是好的,请让我再快乐一点。
 
 
@不考上教师资格证不改名字🙄 
我之前好几年一直丧,现在我谈恋爱了,我跟她在一起很幸福,自然的我现在燃起来了。
 
 
@匿名
就是在精神卫生中心住院的日子了,感觉自己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每天有烦恼的人也有啊,经受苦难的人也在啊,还有像可云一样的女生,感觉自己的烦恼也不是没有办法的。
 
 
@xuyib
求生欲让人奋进!
 
 
@JOY IN KM
以前工资不高,但月月有收入。我就说自己穷得心安理得,懒得理直气壮。这次疫情一来,收入直线下降,吓得我报了个理财课程。
 
 
@不背完伤寒不改网名
世上哪有那么多矫情,丧的时候很简单,只需要一次一万米啊,听听风,看看人,跑完感觉自己就又可以了。
 
 
@匿名
2020诸事不顺,身体也差到极点,对自我极度厌恶,感觉抑郁症在蠢蠢欲动抬头。不想做饭不再护肤,每天barely alive一天路过CBD玻璃墙,看到倒影里的自己,一脸阴郁,肩膀都是耷拉的。忽然意识到,自己这是在做给谁看呢?
 
你做出一副“我要被打倒了”,“别再捶打我了,我要死了”,“我都跪给你看了,求求你让事情顺起来吧!”那这个世界的概率,运转规律,或“命运”,就会可怜你么?
 
无论有多“惨”,或多努力,其实该发生的总是会发生的,没有任何人,或“神”,能保证一切顺遂,概率从不会管你有多难。我很唯物,但原来潜意识中也会将控制权给“别人”。
 
当然不是说我就要瞬间崛起,开始认真做饭,认真养花,每天打扮得光鲜亮丽——那是电影手法。身上没劲抬不动脚的话,就拖着走也没关系,我也依然会丧,会摊尸。我不是做给别人看的,若有人说“精神点,多难看!”,我会回她: “关你屁事?”改变不一定是剧烈的,可见的。我只是意识到了,少些期待,就会多些控制。
 
 
@申祖瑜
连这种人都活的好好的,我干嘛还想不开。
 
 
@匿名
直到在社交网上到的一位懂得心理学的朋友,他一直鼓舞我,说我是可爱的,尊重我,我可以哭,连朋友圈里一句我太难了几个字,他都回来让我:呼吸。是他让我逐渐有信心从极度抑郁的情绪里走出来的。我很依赖他,我知道,他也知道,我也跟他说了,他很理解我,但他不排斥我,还在我有意识得和他相处中,帮助我建立与他之间的边界,尊重而又不伤害我。
 
在我逐渐好起来的时候,他的抑郁症还在,我既害怕又不舍得他。我不要求他立刻好起来,而是希望自己能理解他,给他支持,有能力给他爱。是这些愿望,使得我从丧里走出来,想成就好的自己,独立的自己,让自己有能力,成为朋友,成为他的依赖。感谢我遇见的你们,让我重拾勇敢的力量,继续前行。
 
  
@蒋小饼
哎,虽然我也还没开始行动,但是比之前的心态要好多了。疫情展露了血淋淋的绝望,所以才让人们更珍惜希望。
 
 
@匿名
小众音乐剧因为某综艺火了一把。在第二季的最后,刘岩老师带大家唱了《我相信于是我坚持》。那些梦想啊热血啊,突然就真实起来。所有那些台前幕后兢兢业业那么多年的人,他们只是坚持着,相信并期待着这一天总会到来。他们让我想要相信希望,哪怕它看起来并不可靠。
 
 
@秋秋K&Q
今年六月份的时候吧,就超级丧,感觉不知道为什么要活着。然后,前天跟一个不认识的网友抱怨了一下老板,突然就释然了,人生的路这么长,何必去在意这一点的挫折,坚定的往自己的目标走下去就好。
 
 
@八月落雷
周一在地铁上低血糖+痛经晕了过去,人生第一次被送120。到医院被医生问了一句过后就被判定没什么大的毛病,被怪罪占用医疗资源晾在了一边。最让我难受的是,痛的迷迷糊糊听到过的唯一的话,还是叫我解锁手机微信扫码付款!我自己也知道痛经+低血糖被送120确确实实占用了医疗资源,也很难受很抱歉……只是我感觉到,成年人了,大家不会那么在意你的感受。我昨天翻歌单的时候,发现朋友给我建的歌单更新了,一下子就哭了出来。哭出来过后,我突然觉得因为这点破事难受的我玻璃心矫情了。我为什么要求得到世界的爱呢?我爱我自己,我爱的人爱我,这就足够了。
 
 
@匿名
疫情期间一直隔离,喜欢了有女朋友的男生好久,自己又容易对负面情绪反刍。很希望能走出来,网购一瓶香水,然后开始收拾屋子,做饭,洗衣服,弹琴,录视频。做事情让自己走出来,虽然只有那一天,但那种无忧的快乐满足感,不再去想关系里的种种。是想开了的感觉,日子要自己过,在让自己慢慢放下。
 
 
@匿名
初三的时候开始吧觉得自己有抑郁倾向,一直到高二,那种情绪达到了顶峰。而这种精神状态也对我的学习造成了影响。我想好好学习,但是又做不到。其实我也说不清什么原因导致的吧,也许是压力大,抑郁的同时也很焦虑。而且我不喜欢学校不喜欢喧嚣也不喜欢社交。我就喜欢一个人呆在家里。疫情正好满足了我的想法。不用回学校上网课了,竟也不觉得那么大的压力了。虽然开学之后心理状态不如之前在家里上课,但也比之前好一些。上学期期末退步很厉害,掉到了四百多名。这学期算是正常一些了,上个月的考试考回了年级前一百。马上就高三了,希望也能好好的吧。这几天要高考了,心里总有一种莫名的紧张和害怕。
 
 
@Hazel
想把一切放弃。甚至自己组队参赛的数学建模都想扔下不管,最尴尬的是还直接跟队友说了自己想放弃。但是!我的队友听到之后,反而一个个劝我,看淡得失,放松心态去学习,委屈两个平时不善言谈的宅男想尽语言来安慰我了!我看到他们发的一条又一条消息忽然觉得非常治愈,感觉被人无限包容之后自己就要好好努力。
 
 
@匿名
看见爸妈没有放弃我的时候,看见原来我还年轻还有那么多选择的时候,得病不可怕,放弃就完蛋了。
 
 
 
@江江
三十岁的年纪遇到了小我三岁多的他,相处的点点滴滴,让我终于明白了,幸福的感觉就是“被看见”和“被接纳”……因为童年时不被善待的经历,和年轻时爱情里的被欺骗、被伤害,让我面对感情时一直都显得很悲观,不过,还好我最后勇敢了一次,不得不感叹一句,原来“爱”真的能治愈一切啊!
 
 
@匿名
身边有朋友状态很差来分享/求助的时候,我一般就会由颓转燃,想要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帮助他们,也就有了提升自己的动力(我目标职业是咨询师),可能也算是人际社会自身的一种动态平衡系统吧哈哈哈。
 
 
@MUSU
准大四,疫情期间,有过因为不能返校学习以及长时间的无所事事还调整不了考研备考状态而感到焦虑,本身就是个有焦虑症的人。但是因为一场车祸,右小腿动了两次手术。在医院的那段时间,也算见到了在同一个病房里不同年龄段的人,他们都因为各种原因骨折,但是都在很努力地支撑自己生活下去,甚至有即使生活忙碌也会每天来照料的家人。
 
刚出事那会儿,动完手术痛得睡不着的第一个星期,我好像就想开了很多。这次疫情也是,我经历的人祸也是,努力活下去就总有希望啊。修养的日子里也开始调整状态,一点点地复习备考,慢慢复健的时候也想着要怎么做一些锻炼。现在能拄拐下地啦,希望自己今年能考研上岸,希望所有人都能健康地过完这一生。
 
 
@你喔
被抑郁症折磨,三年高中两年半在家。高考失利复读也没去过学校,疫情期间发现大家都说在家学不下去,反而激起了我的斗志。自己制定复习进度,刷题做卷子跟着一起考试。后天高考,我知道自己几斤几两做好了一切准备,但比去年人不人鬼不鬼浑浑噩噩进考场好多了。希望这次我能离自己的梦想近一点点。
 
 
@陈老泳
中到大学间歇性丧了一两年,被家人朋友保护着,心里难过却又很难从这种状态跳脱出来。直到被原本对我好但是被我拒绝的人诋毁,那时候突然就想通了不丧了再怎么样,也不能让他这种人见不到别人好的人得逞,我很好我会更好我的家人朋友也会更好!
 
 
@匿名
2020届高考生,今年5月被抑郁“黑狗”盯上。那天非常不想出门,打着伞,像被棉被蒙住似的窒息感袭来,头很晕,仿佛下一秒就要晕过去。这时,和老爸点了一杯熊猫奶盖,珍珠很有嚼劲,布丁冻很清新,茶的甜度刚刚好,突然所有的不适都消失了,想好好地活在这个世界上,好好地为梦想争取一次。
 
 
@匿名
大概是今晚接到老师的电话,爱责皆有,肯定了我的能力,但也提出了相对较高的目标……丧久了,想努力一下,重新捡起无所畏惧不可熄灭的热情,好好活着。
 
 
@😶
不同于其他人疫情失业的情况,反而由于工作特殊特别忙,但厌倦你现在毫无意义,忙碌,加上疫情期间看多了生离死别,特别想辞职做一点喜欢的事,不想辜负好不容易活着的自己。
 
 
@cx
去年抑郁症太严重了,也睡不着,就开始抽烟(我是女孩子,女孩子抽烟容易遭受偏见什么的。)在他婚礼前一天,我们在饭店门口等待接另一波朋友的时候。我师父那天撞见了我抽烟,师父表示非常理解我, 并且不劝阻。可是那天晚上,当我们聚餐结束之后,其它女生都先回去了,我们在等待去下一场的时候,一个朋友给大家发烟,给了师父一根,然后也想要给我一根,师父啥也没说,但是对那个朋友摇了摇头。我亲眼看见了那个微小的动作,就决定再也不抽烟了。
 
 
等大家都走得差不多了,周围没有人的时候,师父在门口问我,cx你怎么了。我说没事。他慢慢眨着眼睛继续问,真的没事吗?我说,真的没事。但是我那天的状态是写在脸上的那种差。婚礼结束,我回到学校之后,怕影响师父的心情,就给他解释了一大堆,说我自己也不知道,我可能是累了,我还会继续调节心理状态的。师父那时候还在忙婚礼之后的各种事。但是过了几个小时,他回了我一句:没事,师父是过来人。瞬间泪奔!
 
 
@人善被人欺,疯马得钉蹄
什么时候开始不想丧了想燃起来呢?就是现在!想努力买房了!不想再住在这个一无是处的小区,想要为了未来再努力一次
 
 
@舟岛。
一直都颓,割手,想自杀。前天刚出院昨天去见治疗师,她说别怕,别担心,她会一直陪着我,无论我“好坏”她都会一直陪着我。突然就觉得 “啊我似乎该爱惜一下自己了吖”!
 
 
@匿名
曾经是躺在床上默默流泪的人,现在每天睡前都燃到不行。胖了快三十年。疫情以后努力减肥。调整饮食结构,学着做低热量的菜,控糖,戒掉一切零食,水果都控制在吃,外卖基本绝缘了。开始拍vlog,说服自己出镜。一直也有在运营公众号。都是看心情更新的。今年就很努力提高频次,想到什么就写出来,即使是很私人的感受,只要能给少数人带去共鸣慰藉,也还是要坚持住。最大的改变是我切实地学着爱自己,相信自己。
 
 
@看到我请叫我去学习
看到偶像在发光发亮,我不想只当追星星的人了,我也想变成那个耀眼夺目的星星。
 
 
@匿名
今年被确诊中度焦虑性抑郁症。我活下去的原因是看了一个综艺,我要这样生活。在那里面我看到了我想要的生活方式,我就觉得熬一熬吧,熬过去就好了,我要走我也要过过好日子再走,毕竟我还想养猫养狗,一日三餐,还有好多好喝的奶茶没喝过呢,还有我的好朋友们,我可舍不得,所以我选择活下去。
 
 
@匿名
在很小的时候,我就尝试过无数次怎么可以去死,最近又压力+焦虑爆表,又觉得活着对自己简直是一种折磨,可又不能死去,一个月生病一次,一次九天的频率,趁着这次的生病,好好放松了一下自己的心和调慢了整个生活频率。我没有什么理想,只有幻想,可怕又可喜的是,我为这幻想付出了行动。期望一切对得起我得努力,有一个最适合自己的结果。纵使再倍感折磨,也要努力活着,对,是的,活着。
 
 
@水玄山句
去末日贴吧。看一群人神神鬼鬼的说末日时间,各种丧+丑照。就突然觉得觉得丧起来原来这么无聊。
 

 
不知道什么时候,年轻人都开始流行丧了,对待恋爱、工作都开始佛系。
 
明明可以安排好时间准备一次竞赛,一场演讲,却感觉事情一定会变坏。习得性无助的人本来可以采取行动去扭转事情走向,却放弃抵抗,等待痛苦的到来。而且因为相信世界是空虚的,自己是虚弱的,不管怎么样都觉得没意义,以至于陷入负面情绪的循环中。
 
其实这些负面情绪在生物学上可以看作一种保护机制,有快速预警的积极作用。那些完全没有积极价值的负面情绪脱离现实的、虚无的负面情绪,社会学家Elizabeth Bernstein认为可以称作“空洞情绪”(empty emotions)。
 
燃一把,或许是驱散空洞情绪的好方法。有职场报告称,疫情把年轻人逼得“还俗”了。佛系、丧对疫情中的年轻人不好使了,搞钱、升职一类积极目标成了2020首要flag。
 
心理学教授Fredrickson招募了188名受试者,得出生活中积极情绪和消极情绪的比率——需要达到3:1的人,才更容易过更燃的生活。

 

这些人

对周围环境的关注度更高

和他人之间的情绪更加亲密

能够更大胆地去生活

 

佛系已经不流行了。

 

有职场报告称,疫情把年轻人逼得开始“还俗”:搞钱、升职一类积极目标成了2020下半年的重要flag。

 

而这些重新燃起来的年轻人,也是从危机感中冷静下来后,才明白了疾病和生命中的不稳定因素永远不可能消失。

 

希望当我们走到生命的尽头,留恋的不再是那些伤感与无力,而是我们曾经燃烧过。

2020年07月0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