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不能选择生,也不能选择死

文 | 丸子  简单心理

人们常说,出生和死亡是自己唯一不能决定的事情,某个醉醺醺的没有避孕的夜晚可能就是我们来到这个世界的契机。但不可否认的是,大多数的生命,都是在父母及家人的爱与祝愿中诞生的。

 

而今天观影的主人公安娜却是个例外。她的出生从一开始就是被规划好的,她存在的意义就是作为姐姐的活体捐献库。

 

今天想和大家分享的,就是这样一个有关挣扎与牺牲、爱与死亡的故事

 

 

姐姐凯特在五岁时,被查出患上了白血病。

 

父母和弟弟都不能和她的白细胞抗原相匹配,国家骨髓登记处可能会有合适的选择,但有很大的风险会出现排斥反应。

 

思虑之后,医生给出了可能是挽救姐姐的唯一办法:

 

 

医生提到,在胚胎植入前进行基因诊断,试管婴儿就可以达到100%的匹配率。

 

虽然这不被法律允许,但不愿意轻易放弃的父母还是决定一试。

 

 

于是妹妹安娜出生了。

 

延续姐姐的生命,就是安娜存在的意义。从她出生,移植就开始了。脐带血、白细胞、骨髓、淋巴细胞、注射增加干细胞然后取出,但这还远远不够……

 

 

姐姐病了之后,整个家庭都变了。家里的一切东西都要杀毒灭菌。为了方便照顾姐姐,母亲干脆辞掉了律师的工作。儿子患有阅读障碍没有被及时觉察,而小女儿在捐赠器官时的所有感受也全部被忽略。

 

她的全部人生只围绕着一件事,想尽一切办法让大女儿活下去

 

 

随着时间的流逝,姐姐的情况日益恶化。一天,她直接在家里病发。母亲撞开门后,急救人员才把反锁在房间里的姐姐救了出来。

 

 

医生告诉大家,姐姐撑不了多久了。因为身体虚弱,现阶段化疗已经解决不了问题。而且更紧急的情况是,她的肾功能开始衰竭。

 

这一次,母亲原本打算要求妹妹移植一个肾给姐姐

 

就在母亲焦头烂额的时候,意外接到了法院的传票,起诉人居然是小女儿安娜。

 

 

事实上,妹妹几天前卖掉自己的项链,聘请律师帮自己起诉母亲。

 

 

而妹妹的所作所为,无疑点燃了妈妈的怒火,她立刻开始指责。

 

 

被妹妹拒绝后,她甚至狠狠打了小女儿一巴掌。

 

 

晚上,全家人召开了家庭会议,给妹妹安娜一个解释的机会。

 

 

她坦诚地提出自己几年来的担忧和渴望。父亲问她你以前怎么不告诉我们呢?

 

“你们告诉我,我根本不用做自己不想做的事情,可是我做了所有的事情。”

 

“我也很重要啊

 

妹妹的陈述让父亲开始反思,身为父母,他们对待小女儿的方式是否正确。

 

 

没办法得到丈夫的支持,母亲怒气冲冲找到替妹妹打官司的律师。她声称小女儿只有11岁,还是未成年人,一会儿一个主意,根本不能为自己的决定负责任,而自己才是她的监护人。

 

 

律师毫不让步,妈妈只能选择硬碰硬,为自己辩护,和他在法庭上一见高下。

 

 

姐姐的情况越来越糟糕,抵抗力几乎为零,透析还引起了发烧,甚至连血液都是烫的。她平静地向医生了解自己的情况:

 

 

母亲却禁止女儿谈论这些,让她什么都不要想,坚持下去,等待手术。

 

因为知道捐献者不是自愿的,没有法院的指令,医院不会提供肾移植手术。医生向母亲介绍了临终关怀的工作人员及服务,告诉她死亡是生命的必然过程,建议她带姐姐回家。可母亲根本听不进去任何建议。

 

 

病房里,虚弱的姐姐告诉父亲,自己想去海边。

 

 

医生同意暂时出院,父亲知道这可能是她最后一个愿望,决定满足她,想要带上全家人一起去海边。

 

母亲强烈反对,她尖叫着父亲这样做会害死女儿的。两人大吵一架,甚至说要离婚。

 

父亲没有理会她,开车带走了孩子们。平静下来的母亲,最后也开车加入了他们,一家人在海边度过了一个非常美好的下午。

 

 

从海边回来之后,就到了法院开庭的时间。

 

被传唤的医生们说,姐姐是个奇迹,她本来活不过5岁的。还讲了器官捐赠对于心理上的好处,失去一个肾对妹妹生活的影响,他们都说自己并没有做错,妹妹安娜太小没有办法理解整件事。

 

几乎所有人都同意妹妹应该给姐姐捐肾,直到妹妹安娜的辩护律师开始向母亲提问:

 

从安娜的角度考虑,做的是不是太过分了?

你问过安娜吗?

你问过她愿不愿意吗?

 

律师提出了一系列的捐献意愿的问题。事实上,不论粒性白细胞还是骨髓穿刺,对妹妹的健康伤害都是很大的。

 

而上述一切问题的答案都是没有,一心想救大女儿的妈妈从没询问过小女儿的意愿。

 

后来,母亲以律师的身份开始向妹妹提问。

 

 

母亲认为以她对小女儿的了解,她并没有讲实话。过去的一周,妹妹都用“对不起”“我无法告诉你”“我不想谈论这件事”来回避问题。

 

当姐姐在医院病情逐渐恶化时,妹妹却能像个没事人一样。这不合理,她要求知道实情。

 

儿子看不下去母女二人在法庭上的痛苦地对峙,无奈之下讲出了真相。

 

 

母亲却根本不相信。

 

 

但事实的确如此。

 

姐姐实在是太痛苦了,她早知道自己的康复已经没有希望。她想保护妹妹,想还给所有人一个完整快乐的家庭。

 

 

对于妹妹而言,她深爱着姐姐,一次次亲眼目睹姐姐病发时虚弱痛苦的样子,她不想眼睁睁看着姐姐继续挣扎。

 

 

但她也很害怕,害怕再也见不到姐姐,害怕自己这样做会被爸妈杀掉,不知道该怎么办。姐姐告诉她:

 

 

姐姐还告诉妹妹,如果想她的话,可以到蒙特纳,自己会在那里等她。

 

最终,妹妹把所有的一切都在法庭上讲了出来,庭审暂告一段时间。

 

 

而此时,医生告诉大家,姐姐的生命大概只剩24到48个小时。所有的人都在医院里陪伴着姐姐。

 

安娜向姐姐道歉,说自己没能忍住,把一切都讲了出来。

姐姐抱着她说:“没关系,你不知道你自己到底有多勇敢,谢谢。”

 

 

探视时间结束后,姐姐让所有人都先离开,她想和母亲单独呆一会儿。她拿出了自己珍藏的相册,送给了母亲。

 

 

相册里有关于爱的一切回忆。姐姐成长的足迹,和家人一起度过的点点滴滴。

 

 

事实上,妈妈虽然固执,却一直在守护着家人。姐姐在刚开始接受化疗时,掉光了头发,有段时间甚至在床上呆了三个星期不愿意出门。面对爸妈的询问,只是哭着说:

 

听到女儿的担忧,妈妈立刻剃掉了自己的头发,用自己的行动陪伴她。

 

 

姐姐被妈妈的举动所感染,不再害怕别人的眼光,一家人久违地一起去游乐园。

 

妈妈挽着女儿们的手大步走在人来人往的街道,在照片屋拍下了各种洋溢着幸福的照片。

 

 

母亲做的一切努力,都被姐姐记录了下来。翻着相册,一向坚强的母亲终于忍不住在姐姐怀里嚎啕大哭。

 

 

从头到尾,电影展现的母亲形象都是专横而强势的,使出一切办法维持女儿的生命。而这一刻,在姐姐主动要求放弃治疗下,终于放下了自己的执念。

 

当晚,姐姐去世了。

 

此后,一家人的生活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妈妈回到工作岗位,重开了律师事务所。爸爸提早退休,致力于城市问题少年咨询顾问的工作。妹妹虽然赢了官司,但当父母叫她上床睡觉时,还是得乖乖听话。

 

唯一不变的是,每年姐姐生日的时候,一家人都会来到同一个地方度假

 

 

琼瑶在她的生前遗嘱中写过的一句话,道尽了身为试管婴儿出生的妹妹和被母亲死死拉住的绝症姐姐的故事:“人生最无奈的事,是既不能选择生,也不能选择死。”

 

对于母亲而言,她的执念是“我爱你,你一定要活下去。” 对于妹妹而言,则是“我爱你,你想走就走吧。”

 

而对姐姐自己而言,她只想把平静还给这个家庭,

 

每个人都是彼此的守护者,但无论如何选择都会有人受伤,并没有最佳解决方案的存在。

 

生命有时候就是这么残忍。你不得不学会放弃,学会接受挚爱的离开。

 

愿这部电影在带给你感动之余,还能让你对家庭、生命、对死亡有所思考。

公众号原创文章归简单心理版权所有

任何组织,机构和个人不得擅自转载和二次修改

转载请联系:media@jiandanxinli.com

2017年03月2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