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吓坏的大人们 | 我没有遭遇这些,或许只是因为我幸运

 

上周六傍晚,我目睹了一场小车祸。

 

准确的说,是一场险些发生的车祸。一位出租车司机在红灯还没有完全变绿的时候就启动了车子,一位骑着单车的女士避之不及,两个人险些撞上。

 

没有人受伤,只在车头留下一个几不可见的划痕。司机和女士确认了这一点以后,突然剧烈地吵了起来。女士坚持说司机撞伤了自己,司机坚持说女士划坏了他的车。

 

两个人纠缠了好一会儿,指责声越来越大,慢慢也有人聚集过来劝架。实际上我觉得有些奇怪,其实女士并没有受伤,车头的划痕也不是什么大事,他们究竟在争执个什么劲。

 

过下一个路口的时候我突然想明白了,他们其实是被吓坏了啊

 

女士后怕的是,如果司机刹车不及时,自己可就真的被撞上了;而司机依依不饶的背后,是更怕自己真的撞伤了人,会造成任何无法逆转的事故和伤害。

 

可就在刹车的一瞬间,他们害怕的事情没有发生,却因此触发了另一种情绪。惊魂未定的两个人,没来得及去处理自己的害怕,就被愤怒占据了脑袋,相互责怪,谁也不放过谁。

 

愤怒,掩盖了他们没有表达出的恐惧。争执就这样发生了。

 

 

小时候,我春游玩耍时不小心磕到了眼角,被送到医院缝针,爸妈赶到医院,看我眼睛没事后, 就劈头盖脸把我骂了一顿。他们其实是在真实地害怕着我的眼睛会出问题。

 

谈恋爱的时候,我和男朋友总是相互指责、埋怨,但后来我们意识到,在吵架的背后,是我们最核心的担忧:你到底爱不爱我?我怕你会抛弃我。

 

生活中还有很多时刻,人们相互指责、谩骂,面对素不相识的人肆意地展现愤怒,其实是一种自我保护。大人不再像小孩子一样展示自己的脆弱,于是就用攻击让自己充满力量。

 

害怕,会驱使善良的人们互相伤害

 

当我们面对使我们感到危险的触发性事件时,身体里的基因会使我们进入“战或逃”的模式。此时,愤怒就作为武器,来对抗未被表达的恐惧。

 

在很多人眼里,愤怒这种消极情绪似乎代表着无能,带着令人羞愧的味道。

 

但实际上,愤怒往往使我们选择改变而非逃避,它驱使我们去寻求解决问题的方法。愤怒并不值得我们羞耻,它代表着我们对于个人边界、安全需要、正义的知觉,是人性的证明。

 

这阵子发生了很多不好的事情。无论是江歌案,还是最近的虐童、三色幼儿园事件、清理“低端劳动力”的新闻,都引发了数不清的愤怒的呐喊。

 

面对如此恶劣的社会热点事件,舆论群情激愤。从网友撰写的微博以及微信朋友圈的措辞里,隐约可窥见屏幕背后那一张张愤怒的脸,而他们,是一个个被吓坏的大人

 

这些事件的残忍、反道德,是愤怒的原因之一。但除此之外,当汹涌的愤怒渐渐消退后,一些其他的情绪如同退潮之后的礁石般浮现了出来,比如悲伤,沉重,以及无力感

 

那些在愤怒消退之后浮现的情绪,又是从何而来的呢?

 

心理学家Melvin Lerner提出,人们在生活中会维持良好的自我感觉,当他们看到有人遭遇不幸时,会觉得是这些人做错了什么事所以才会酿成恶果。

 

 

这基于 “公正世界谬误”(Just-world hypothesis/fallacy),它是指人往往会假设世界是绝对公正的,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即把事情的结果,归因于更高的道德层面上的公平。

 

所以才会产生受害者有罪论:“你遭遇性侵犯是因为你穿得太暴露/不够注意安全”,只要我不这样做,我就是安全的。

 

但是,最近的社会事件,给了大众一个暴击:新闻中的受害者,能说他们“没有注意安全”吗?他们都没有做错什么事情,只是勤勤恳恳地工作,老老实实地生活,却还是“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

 

这样的新闻接二连三地出现,大众固有的信念遭到了挑战:那些受害者看起来与我是那样的相似,我没有遭遇这些,或许只是因为我很幸运

 

 

这种冲突将我们抛入了由无知和不确定性产生的恐惧里。

 

意识到“不幸会随机发生在任何人身上”这种残酷的、令人惊恐的真相之后,我们发现了,我们正置于一个充满未知危险的现实,可是我们无法从这个世界中逃离,于是,我们便拿出了愤怒这道武器来保护弱小的、恐慌的自己。

 

面对法律法规的不完善,以及社会现实的巨大压力,个体是极为渺小的。大家从愤怒中获得了一种力量。愤怒在某种程度上抵消了民众共有的无力感。

 

此外,网友的愤怒和力量汇聚在一起,也让大家觉得这种愤怒似乎是可以造成一些改变的,好像自己成为了正义的一部分。似乎,这种愤怒也成为了连接彼此的一种方式,我们通过感受到同样的愤怒,达到了对他人的共情。

 

 

这两天我在朋友圈常常看到各种援助信息、支持的态度。的确,我们可以传递出自己的温暖,去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去坚守自己的良知和原则,向他人表达善意。

 

但我心底总有个声音在说:“这真的有效吗?” 我在害怕,这种素不相识的支持是否是一种“无效的关心”?

 

或许我们在此刻都感受到了无力,因为我们看到了那些不是一时半刻能够解决的问题,所以也不能被三言两语安慰。

 

在感受到愤怒、恐慌、失望之后,好像每个人都多少受到了创伤,失去了被安慰的能力。我不知到底怎样才能让他们好起来,让自己好起来。

 

然而,与其担心这份关怀是否能真正抵达受伤的人们,不如说,这种安慰是给予自己,和身边的人。

 

恐惧和愤怒让无数被吓坏人们聚集在一起,那不如,就抱紧自己身边的人,给他们力所能及的抚慰

 

体会过孤立无助的时刻,才会更加珍惜每一次温暖抵达心里的瞬间。

 

最后,希望灾难中所有受伤的灵魂终被抚慰。 
 



公众号原创文章归简单心理版权所有
任何组织,机构和个人不得擅自转载和二次修改
转载请联系:media@jiandanxinli.com

 

 

 

2017年11月2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