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受暴力,才能活下去?《神秘巨星》讲了个悲剧 | 女性意识觉醒?应该觉醒的是男性

电影《神秘巨星》讲了一个彻底的悲剧。

 

当然,我们看到的是个励志故事:主人公小女孩尹希娅喜爱唱歌,但因为父亲的阻挠,所以只能蒙面拍摄自弹自唱的视频上传到Youtube上。

 

 

没想到她天籁的嗓音在网上一炮而红,还得到了阿米尔汗饰演的备受争议的音乐人的鼓励和加持,于是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最后,她意料之中地成名了,站在领奖台上,为了自己的母亲歌唱。

 

 

但追梦只是一个外壳,它里面所包含的远不止是一个梦想成真的故事。

 

它讲的是,一个女孩从小被包办婚姻,嫁了个高学历但不把她当人看的工程师老公,怀孕发现是女儿后差点被强制流产,为了保住孩子,她不得已离家出走自己生了下来,然而因为要活下去,她不得不回到丈夫身边,继续忍受他的暴力虐待。

 

就连最后女性觉醒的场面,也并不像看上去的那样振奋人心。

 

【以下有剧透】

 

 

阿米尔汗被称为“印度的良心”,在《神秘巨星》中,他也坚持为妇女权益发声,一连揭示了包办婚姻、杀女婴、家暴等等备受争议的社会问题,其中,家庭暴力无疑是这部电影最想要表达给人们的议题。

 

母亲娜吉玛在电影中的第一次出场,就是眼眶带伤的形象。她摘下墨镜之后,笑着跟女儿解释是“自己不小心磕的”,但眼周的淤青和血块告诉了观众,暴力是这个家庭中的便饭。

 

 

丈夫法鲁克可以从任何事情上找到打妻子的理由,事实上,当任何事情都能成为他家暴的理由时,那么家暴也就不需要任何理由了

 

因为忘记了烧热水,娜吉玛的手被打断了;

 

因为晚饭做的太淡了,丈夫直接把餐盘掀翻到她身上;

 

 

因为没有给丈夫收拾出差行李,而被骂脑子里都是垃圾;

 

卖掉了自己的项链给女儿买电脑的事情被丈夫发现之后,她被一个耳光扇到跪在地上。

 

 

这个情节中还有个恐怖的细节,在法鲁克准备殴打妈妈前,他希望弟弟古杜能够回避,却丝毫不关心在场的尹希娅会看到什么,甚至认为女儿应该留下来“好好受受教育”,潜意识里他认为女性就是应该被打的。

 

 

电影中的法鲁克完全可以媲美“童年阴影安嘉和”。

 

作为丈夫,他不把妻子当人看,只将她作为生育机器和佣人,以及随时供他发泄的沙包。作为父亲,他丝毫不关心女儿的生活,只要她完成学业能增添嫁妆的资本就好。

 

除了愤怒之下的暴力,就算是平时生活中,法鲁克也并不能像个正常人一样说话。

 

刚一到家,就因为没有人给他及时倒水,就阴阳怪气地说:“在这个家里,我连杯水都喝不上了吗!”

 

法鲁克就是家里低气压的存在,从女儿尹希娅快被逼疯却仍要隐忍的样子,儿子古杜惊恐的表情都能看出,这种压抑无疑给每一个家庭成员都带来折磨。

 

 

父亲让家里的每个人都生活得战战兢兢。

 

 

但当法鲁克离家去工作时,一家人的氛围就完全不同了。

 

电影中有一个镜头,是娜吉玛送走丈夫,关门之后马上暗喜地攥了攥拳头。可见离开了丈夫之后的娜吉玛,只是一个乐观可爱的女性。

 

 

娜吉玛和儿女通过电脑网络认识了大千世界,全家人只有在法鲁克缺席时,才真正活了起来。

 

然而就在这种精神和肉体的双重折磨下,观众也一定和尹希娅一样,发出了“怒其不争”的斥责:“你为什么就不离开他!?

 

 

站在局外人的立场,我们很容易评价受害者“蠢得无可救药”,但他们所做的一切,其实都是在表达:我要先努力活下来。

 

在影片中,通过姑奶奶的讲述,我们能间接知道母亲娜吉玛曾经“反抗”过一次。

 

得知怀的是女婴之后,法鲁克要把孩子打掉,但娜吉玛坚持要留下女儿。

 

 

为此,她甚至不得不离家出走,自己将女儿生下之后,才迫于生存压力回到了丈夫身边。

 

也正是因为娜吉玛在那一次离家出走后,才认清并屈服于现实:她需要丈夫,不然就无法活下去。

 

所以她忍受着暴力、虐待,却努力地调整自己的情绪,永远展现给儿女乐观开朗的一面,用自己的力量抵挡住所有的困难,就是为了维护孩子追求梦想的一片净土。

 

就如她对女儿说的那样:“你可以对我提任何需求,但对生活不行。”

 

 

影片中尹希娅一直在努力让父母离婚,她通过求助音乐人找离婚律师,但当她兴冲冲地将离婚协议递给母亲,以为可以帮她脱离苦海时,却遭到了母亲的斥责。

 

娜吉玛说:“当年我爸爸没问我要不要结婚,现在女儿也不问我要不要离婚,从来没有人在意过我的想法!”

 

她拒绝了离婚协议,女儿当时的反应当然是吃惊和恐慌的。她无法理解,为什么遭受家庭暴力的人,却要主动留在这个环境中继续受苦?但每一个行为背后都有它的动机。

 

首先,一个人相信会对自己的人身或心理上的有威胁的时候,她就不容易离开施虐者。

 

这样的威胁有两种。一种是可见的暴力人身威胁;另一种是间接的恐吓:比如说你永远都不能离开我,以前离开我的都没有啥好下场。在影片中,法鲁克对于娜吉玛的恐吓就是暴力殴打+言语威胁的。

 

 

其次,施虐者时不时给予受害者一些小恩小惠。

 

因为受害者在努力寻找一切希望,这些小恩小惠可以是任何东西。在一段虐待的关系中,如果施虐者给了一些哪怕是“嘘寒问暖”,都会让人觉得“事情也许就快有转机了”、“Ta也不全是坏的”。

 

就像法鲁克在心情好的时候,会带家人去看电影,会买一些糖果给家人吃,最重要的是,他是这个家里的唯一经济来源。因此,他每一次态度好转,就给了妻子一个继续忍受的借口。

 

 

第三,受害者主动或被动地(心理上或者生理上)和外界隔离。

 

受害者往往觉得自己在关系中如履薄冰。

 

这时候来自家人和朋友的意见,只会使她招致更多的被虐待。所以受害者会主动地隔离自己,与其说Ta在和施虐者结盟,不如说,Ta在试着隔离开那些会使得Ta遭受更多虐待的来源。

 

所以当娜吉玛得知女儿为自己搞定了离婚协议时,那种抗拒的第一反应是很真实的,她怕这份协议,会带来更多的麻烦和灾难。

 

最后,受害者觉得自己没有能力逃离开这个环境。

 

正如娜吉玛在第一次离家出走生下女儿之后,又回到了法鲁克身边。影片中没有讲述她离家出走的几个月是如何生存下来的,但想必一定万分艰难。现实告诉她,她自己的力量是养活不了儿女的。

 

一个处理家暴的咨询师说,在控制和被控制的关系中,产生的影响就像“钟摆”。即便受害者有机会离开,受害者会觉得恐惧、愤怒、甚至仇恨,而之后,他们会开始觉得愧疚、羞耻、焦虑不安……这非常容易使得他们转身回到那个被伤害的情境中去。

 


所以娜吉玛“认命”了。她并非不想逃出魔掌,而是整个社会就是个大魔掌,当她失去了丈夫之后,她在社会上根本没有能力立足,也无法获得任何的资源支持。

 

当她孤立无援、无处可逃时,她只能忍下丈夫为14岁女儿安排的婚姻,跟着丈夫去到陌生的国度,径直地走回那段被她描述为炼狱一样的生活,头也不回。

 

 

在影片的最后,娜吉玛终于产生了女性意识的觉醒。

 

在法鲁克一次次对妻子施与暴行、扔掉女儿的电脑、毁掉她的吉他,扼杀所有的梦想之后,逼着家人跟随他的工作调动去了沙特。

 

机场登机时,因为行李件数超额,法鲁克想要尹希娅扔掉吉他——女儿与梦想之间唯一的联系。

 

 

这时,一直逆来顺受的娜吉玛终于爆发,公然违抗了法鲁克,并带着儿女离开了丈夫。

 

 

她一直以来都是默默忍受着暴力,只是因为丈夫的给的经济支持能让孩子接受教育,但就如阿米尔汗的谈话类节目《真相访谈》中,这位同样为了孩子而忍受家暴的女士说的那样:

 

 

所以,当娜吉玛看到女儿马上就要伴随着去沙特而永久地与梦想告别时,她再也无法忍受了。

 

从电影讲述的角度来说,很多人觉得这个转折有些过于戏剧化。但其实从细节中,我们能够看到,这个看似振奋人心的转折,其实充满了无奈和向现实的妥协

 

在法鲁克扬言要在公开场合揍她的时候。娜吉玛对他说的是:

 

如果你现在打我的话,就会被监控拍下来,我会跟机场要来录像,让尹希娅发到视频网站上去,你女儿的视频有几百万浏览量,到时候全世界都会看到,你的工作也别想保住了。

 

到最后,遭受暴力恐吓的情况下,娜吉玛选择的是用舆论来威胁丈夫,而不是直接报警。

 

因为她也知道,报警没用。

 

 

一方面,舆论的力量确实是强大的。如果尹希娅把父亲对母亲施暴的视频发到网上,一定会引起轩然大波,甚至可以毁掉法鲁克的职业和生活。

 

就如每次微博上出现家暴受害者发声时,民众的舆论足够强大到可以人肉施暴者,让他变成人人喊打的公敌。

 

但不是每个人都有求助于舆论的渠道和力量,有更多沉默着忍受痛苦的女性,在家暴中受伤,甚至丧命。

 

《真相访谈》中,很多女性都表示,家暴是印度社会太常见的事情。一项调查显示有84%的女性曾在婚内遭受来自丈夫或婆家至少一次的暴力。

 

 

甚至在印度最富裕、被认为是最安全的地区,医院每天接待的问诊鲜有伤寒、结核、疟疾这些疾病,更多的是遭受家暴的女性们:中毒、骨折、浑身是伤的妇女们。

 

 

而在普通的城市中,那些像娜吉玛一家的中产阶级家庭妇女,和更加贫穷的地区中,底层的妇女们,她们所遭受的暴力更加不堪想象。

 

 

在对男性的街头采访中,大多数丈夫都可以理直气壮地对着镜头说自己打过妻子,甚至把这当成了一种权威地位的象征在炫耀。

 

 

有的人说自己打过1、2次老婆,但是计算的时间单位是每个月。

 

 

有人认为打老婆是天经地义的正当行为。

 

 

他们可以公然这样说,正是因为没有法律的约束,没有舆论可以伤害到他们。

 

我们不能只教育被家暴的女性,鼓励她们要站出来为自己发声。家庭暴力大多是因男性产生的痼疾,最需要被转变的是父权的思想。

 

 

至今仍有很多人打心里觉得,你要是没打过人,你就不够男人。

 

 

不仅是受家暴残害的女性应该考虑,自己想成为怎样的人,想要过怎样的生活。而是(实施家暴的)男性们也要思考,自己想要成为怎样的丈夫、怎样的父亲。

 

 

所以《神秘巨星》的诞生,你可以说它是一如既往的洒套路、一如既往的洒热血。但是,它也一如既往地戳中印度社会、乃至全球范围内家庭暴力的痛点。

 

我们仍然欢迎这种套路。

 

 

我国在2016年3月起开始施行《反家暴法》,越来越多的人们有意识在遭受家暴,或目睹家暴时诉诸于法律,执法力度和水平也会在监督下越来越强。

 

但对于我们每一个个体来说,当你遇到你的家人或者朋友陷入这样令人担心的家暴情境中,其实也有很多努力是可以做的。

 



 

你可以做些什么?

 

  • 不要时不时地去问Ta,你最近有没有逃脱魔掌?不如固定一个时间电话或者会面,只谈一些猫猫狗狗。你的唯一目的是,让受害者知道,当他们决定求助的时候,你在这里。

     

  • 常常以家庭的身份,逢年过节问候。让他们知道,家庭是在的。

     

  • 给受害者一定时间和空间。让受害者感受到,无论他们做什么样的决定,我们都支持。不要因为他们没有马上改变而让他们觉得我们抛弃了Ta。

     

  • 不要轻易伤害施虐者。在改变尚未发生的时候,伤害施虐者只会增添受害者的负担(他们甚至会觉得这些都是自己的错造成的,如果不跟你诉苦,施虐者就不会受伤了!)

     

  • 寻求专业的帮助。永远鼓励Ta寻求专业的心理帮助。

 

改变是个过程。

 

我们要做的是,给予这个过程开始以空间和时间,并提供稳定的支持。而当这个过程开始,和这个世界上任何一件事情一样,会充满反复曲折。请抱持、并耐心等待。

 

家暴一件坏事,就算形式再微小、再普遍、再频繁,它也还是坏事。

 

我们需要一直意识到它的存在,关注它、谈论它、抵抗它。

 

 

2018年01月2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