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焦虑可以被测量,北京这座城的焦虑值应该早已爆表 | 焦虑是现代人的通病,它以不同的形式存在于你我之中

我是一名北漂,在这个城市,我有3个要好的朋友,他们的朋友圈看起来生活得都很快乐,可我们私下聊天的内容却并不总是散发着“天天向上”的正能量。

 

虽然每个人的年龄,工作,生活方式均不同,但同一座城市的我们,身上都背负了各自的焦虑

 

 

草莓姐的知识焦虑

 

草莓和我是在聚会认识的。

 

在我眼里,草莓是一个非常上进的女青年,健身,充电,烹饪,可以说是非常自律了。

 

前几天她跟我推荐了一个英语口语班,说一年半以后如果能达到要求还可以全额返还,太值了。然后她说,自己还同时报了个粤语班,因为实在是太喜欢看TVB的电视剧了,要是能不看字幕听偶像的原声,那简直太爽了。

 

然而据我所知,她同时还报着一个舞蹈班,手机里还订阅着各种付费课程。

 

最初的几天,满腔热情的草莓每天跟我打卡读英语,可不到两周时间就没动静了。她跟我说,自己太忙了,没时间,但心里又特别想去做这些事儿,一想到比她优秀的人比她还努力,她就更焦虑了。

 

 

Harries认为,人类有一种评价性自我的存在,它会对我们自己的行为,想法进行评价。当个体过多地将注意力放在评价性自我上面,而不是事情本身时,这些评价会反复引发个体的焦虑情绪,比如我们没有充分自律,评价性自我会跳出来说,这样做不对,全部完成才是努力的表现,这会让我们产生很高的焦虑感。

 

自律固然是好的,但如果因为由于flag过多而频繁地对自我进行评价,那么焦虑就会被我们“创造”出来。

 

 

冬瓜的买房焦虑

 

冬瓜是我的一个好哥们,大学同学,毕业后我俩都选择来北京发展。

 

冬瓜和女朋友已经交往很多年了,一直还没有结婚。女方的父母希望冬瓜家里可以承担北京一套房子的首付,522万的房子最少需要首付156万,这个数字对来自三四线城市的普通老百姓来说,可能是一个想都没想过的数字。

 

房子,就像一堵隐形的墙,隔开了冬瓜和原本早就应该属于他的小幸福。

 

后来的冬瓜选择成为了一名销售,每天不是在见客户,就是在去见客户的路上。他愿意这样,他觉得只要拼一拼,也许就能拼出一套房子的首付,也许就能离自己的幸福近一点。

 

他说他的压力特别大,每天回家只想睡觉,梦里全是跟客户开会应酬,工作和生活混成一团,压的他透不过气。

 

 

房子是这个时代的共同话题,有多少人和冬瓜有一样的焦虑。如果焦虑可以像雾霾一样测量,这个城市的焦虑值早就爆表了吧。

 

买了房子就一定能结婚么,那么结婚后一定会幸福么,所以买房子究竟追求的是什么?造成冬瓜焦虑的最深层次原因,也许冬瓜自己都说不清楚。

 

ACT的创始人Steven Hayes认为,在你的生活中,你决定什么在你生活中是最重要的,这是一个人的价值观

 

你觉得身不由己,好像自己一直在跟随着家庭和社会,做选择,是因为我们不了解自己的价值观,然后错把别人设定的目标等同于自己的价值观,这样你会觉得不舒服。

 

只有价值观和目标统一,你做的事情才会激励你,否则,矛盾的本质会让人感到焦虑。

 

 

 

所以冬瓜内心想追求的是什么?是能够和爱人组成一个温暖的家庭,互相依赖,感受温暖。而外界强加给他的买房目标,和冬瓜自己的价值观,是不一致的。即使最终实现了买房的目标,也不一定能实现冬瓜内心的需求。而只有二者达到一致,这份焦虑感才会消失。

 

除此之外,男女双方是否应该做到事先达成一些消费观上共识,并将这种共识传达给双方父母,这也是可以缓解焦虑的办法。

 

 

奶茶妹的改变焦虑

 

奶茶是一个软萌妹,和我是在前一家公司认识的。

 

奶茶没有什么大理想和大抱负,能买下被种草的几款包包和化妆品,一年再出国玩2次就非常满足了。

 

但是以奶茶现在的工资水平,即使要满足这样小小的幸福感,也还差得很远。每个月工资1/3交房租,1/3交通和吃饭,剩下1/3还得咬牙还掉上个月的蚂蚁花呗。每次说到这个,她总是一边看着美丽的包包图片一边跟我抱怨,想要的和现实有差距。

 

想提升自己,想换一份薪水更高的工作,但又没有打破现实的勇气,所以这种焦虑就总是间歇性发作,隔三差五给我发几个好看的包包,顺带几个丧气的表情,就没有后话了。

 

奶茶的年龄并不算小,目前还单身。可即使身在年轻的互联网公司,每天接触的也不过就那几个人。虽然有对爱情的追求,但她也不会盲目地为了恋爱而恋爱,所以只能保持好等待的姿态,暗藏自己对爱情的渴望,苦苦地等待幸福的到来。

 

 

大部分女孩子其实只想追求简单的小确幸,可这份看似简单的追求却在现实生活中充满了难度。

 

想要克服焦虑,首先要接纳焦虑,并弄清楚它背后的原因是什么。

 

精神分析学派的心理学家反而会鼓励个体去体验焦虑,因为这样有助于探讨产生焦虑的内在冲突是什么,一旦内在冲突得到解决,个体的焦虑感便会消失。

 

自己的实力和自己的欲望,就是焦虑产生的内在冲突。所以当你发现现实和欲望之间的距离时,你是否可以直面这份差距,量化它们,并通过努力不断减少他们之间的差距呢。

 

改变焦虑,其实说白了就是懒,“简单的小确幸”根本不简单。

 

想有改变,就得行动,说别的没用。

 

 

 

焦虑是现代人的通病,它以不同的形式存在于你我之中。

 

有的焦虑很明显,像草莓,她们已经意识到焦虑的存在,在和焦虑作斗争;

 

而更多人仿佛表面上没有焦虑,但却将焦虑压抑在心中。

 

当我听到同事讨论买房买车的事情时,我会故意忽视这些讨论,我告诉自己,这些离我还远,或者买房是没有必要的,然后暗自庆幸,你们拥有的焦虑我没有。

 

但恰恰是这样的处理方式,允许了焦虑悄悄地住在了我心里不知道的一个位置,当某一天我能意识到它的存在时,那个时候的焦虑值估计早已爆表。

 

2018年05月3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