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终于可以为邓布利多的爱情鼓掌

本文字数 2000+ / 阅读大概需要 5 min

在电影院看《神奇动物在哪里》第二部时,我印象最深的是两次全场鼓掌:

 

第一次是电影开场,哈利波特系列久违的背景音乐响起。

 

第二次,便是年轻的邓布利多站在厄里斯魔镜(能让人看到内心最强烈愿望的一面魔镜)前,镜子中浮现出他年轻时和大反派格林德沃十指紧贴,立下“互不伤害盟约”咒语的画面。

 

邓布利多和他的同性之爱,终于出现在大屏幕上,接受人们的掌声。

罗琳公开宣布邓布利多是gay,还是2007年的事情——当然,很多人不知道,更多人直到今天都不知道。

 

那时,罗琳为哈利波特系列最后一部《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开签售会,并公布了这个消息。全场观众紧紧屏住呼吸,紧接着便掀起热烈、不间断的鼓掌。

 

罗琳也很开心的说:“早知道能让你们这么开心,我就应该几年前告诉你们了。”

 

但是,最后这句话恐怕并非罗琳的真心话——她也许并不敢早几年告诉大众这件事。那仍然是同性恋被严重污名化的年代,早几年公布这一消息无疑会令哈利波特的传播度大打折扣。

 

要知道,即使她在发布最后一部书时公布这个消息,保守宗教成员依然立刻以“宣传同性恋”为由,进一步封杀哈利波特。

 

罗琳第一次公布这消息,似乎也并没有引发太大轰动。毕竟在2007年,全世界只有5个国家正式立法支持同性婚姻,主流大众依然对同性恋充满提防与误解。

 

事实上,在哈利波特系列中,罗琳曾经不止一次的暗示过邓布利多和格林德沃的爱情:

 

比如第五部时,邓布利多曾说,希望自己不要被“从巧克力蛙的画片上撤下来”——巧克力蛙的画片记录着他在1945年打败格林沃德的事迹。在五十多年后的邓布利多心里,这也许是和格林沃德仅剩不多的联系。

 

第六部中,按照《魔法史》作者巴希达·巴沙特的说法,邓布利多由于才华横溢,从小就缺少同伴,直到遇见格林德沃,“格林德沃,你无法想象他的思想是怎样吸引了我,激励了我。”

 

遇到邓布利多后,格林德沃也发现,“我从不知道还有和我一样的人,一样辉煌灿烂,一样才华横溢,一样强大。”

 

用词很暧昧,但也并没有戳破他们是“怎样的”感情。

 

《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中,对邓布利多感情的描述更多一些。

 

根据阿不福思(邓布利多的弟弟)的描述,尽管邓布利多对格林德沃互相往来密切,但格林德沃更想利用邓布利多对他的迷恋,成就自己的邪恶事业。

 

被感情冲昏了头的邓布利多,甚至故意无视了格林德沃的邪恶,还幻想着自己可以改变对方。

 

由于复杂因素,两人最终决裂,邓布利多击败了格林德沃。直到53年后,伏地魔为寻找老魔杖(死亡圣器之一,在邓布利多手中)再次找到了格林德沃。“那时的格林德沃已经非常虚弱,他的身体也十分瘦弱,像骨架一般。他的面孔变得像骷髅一样,双眼深陷在眼窝中。他的牙齿几乎掉光了。”

 

然而,即使在如此垂垂老矣的生命末期,格林德沃依然在竭力维护邓布利多。

 

伏地魔逼问他老魔杖的去处,而格林德沃直到死前都在喊:“杀了我吧,伏地魔,我很高兴去死!但是我的死不会带来你所寻找的东西……有很多东西你不明白……”

 

 

遗憾的是,在《死亡圣器》的电影版,这段情节却遭遇篡改。

 

电影中,格林德沃面对伏地魔的威胁,轻易便给了提示:老魔杖一直都跟邓布利多在一起。

 

这无疑引起了哈利波特原著党的强烈反感,尤其对于知晓邓布利多故事的人来说,这相当于彻底抹黑了一段美好的爱情。

 

电影出现如此巨大的漏洞,是有意为之还是无意之举,我们不得而知。只是邓布利多的同性之爱仍然被藏在阴影中,知道这个故事的,依然只有那些哈利波特铁粉,以及以邓布利多+格林德沃为主角疯狂撰写同人文的GGAD群体。(GG = Gellert Grindelwald,格林德沃;AD = Albus Dumbledore,邓布利多)

 

在同性恋见不得光的漫长年代,人们对其做过很多研究,尤其是心理学。

 

对同性恋的成因,心理学给出了许多不同的解释,大概有三个角度:精神分析、行为主义、神经生理。

 

精神分析角度,弗洛伊德认为同性恋是“性心理发展阶段固着的表现”;从行为主义角度,人们认为“个体在异性恋中遭遇挫折、或在同性恋中得到满足,可能使Ta发展成为同性恋”;从神经生理角度,学者们还认为同性恋还可能和基因有关,因为实验间接证明“高水平的雄性激素容易导致同性恋。”

 

但至今没有一个真正的定论,能解释清楚同性恋的真正来源。

 

为什么无法解释呢?

 

关于这个问题,我倒是更倾向于罗琳对邓布利多的解释——2015年,有人在twitter上艾特了罗琳:“我想知道为什么你说邓布利多是gay,我并没有在他身上看到任何这种(像gay的)特征啊?”

 

罗琳回答:“也许是因为...gay和普通人本就是一样的?

 

 

我又想到,在罗琳首次公开邓布利多性向时,有人问:“为何不早公布这个大新闻?”

 

罗琳回答:“一个智慧而勇敢的男人爱上另一个男人,对我而言不是新闻。”

 

是啊,千百年来人们不断去分析同性恋,试图寻找同性之爱的根源,仿佛这件事有“如此地不正常”。直到今天,我们才终于渐渐意识到,不论异性恋还是同性恋,都只是单纯的“爱”而已啊。

 

从哈利波特在分院帽中抽出象征勇气的格兰芬多宝剑开始,罗琳笔下的魔法世界教会了我们很多东西,比如勇敢、坚强、信任、爱情、亲情。

 

如今,我们又看到年轻的邓布利多站在厄里斯魔镜前,向全世界展示了他和格林德沃牢不可破的爱情。这个魔法世界,终于又教会了我们另外一个知识:

 

“在爱面前,没有人应该生活在柜子里。”

 

 

酒鬼 ✏ 撰文

2018年11月2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