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名精神科医生的感言!!

作为一名精神科的医生,曾经有一个问题一直在困扰着自己,那就是面对精神疾病,除了用药,我还能为患者做些什么?

在其他科系的治疗中,治疗的方法与手段可以说是非常多,而精神科患者除了用药还是用药,药物是治疗的根本。而药物在体内是如何发挥作用的,是看不见摸不到的。此时,我作为医生,尤其是作为基层的临床医生,在没有可以用来评估精神症状的实验室检查及物理检查指标时,是被动的等待,由药物来帮助消除症状,还是主动去开发患者的能力,共同去面对从而解决其心理症状,最大程度的恢复其社会功能呢?基于这样的考虑,尝试加入心理治疗。这可能也与我本人的做事风格有关,凡是我能掌控的,就不太喜欢被动的等待。

虽然目前心理治疗的流派繁多,觉得开始的心理教育是一个主要工作。对疾病的双方共同探讨,对精神药理知识的讲解,让患者主动参与进来,即使是精神分裂症患者,也用他所能理解和接受的方式与其沟通。让他知道自己现在处于什么样的情况,可能会发生的药物作用或副作用是什么。让患者对疾病获得了一定的掌控感,减少对自己疾病不知的焦虑。患者和医生的位置一下子就拉平了。患者是非常愿意进一步的了解和自己有关的问题。当患者对疾病了解越多,可能就会对地自己的病情及未来担心,那么,第二个对患者做的主要工作是希望灌注。让他知道疾病是可治疗的,而且是有希望的,这种希望是通过自己的参与更加有利的。这样的希望灌注将贯彻始终。

也许,这样的咨询流程,和我们传统的咨询程序有点不太一样。开始的工作更像一个教育者,但我想,患者需要的是什么,患者能通过治疗最大限度的获得什么,可能就是我的工作目标。

当来访者获得掌控感,真正参与进来,用他心理正常一面,来面对症状的一面时,他自己能抽离能客观的看待自己的问题时,治疗也就能深入进去。即使仅仅停留在心理教育层面,对于患者来说,这种平等对待和对疾病的掌控也有很好的治疗作用。况且精神科对患者的尊重与接纳本身就有治疗作用。

因为精神患者许多是需要用药物的,所以,精神科医生多了一个帮助患者的途径。在这点上,可能有许多人排斥用药,我想,面对疾病我们考虑的应该是如果病情恢复,怎么做是更合适的。不能因为我们不能做而去排斥用药或者咨询。这和咨询是相助的关系,是1+1大于2。这些都是为了让患者离心理健康越来越近。

一直以来,基层的精神科医生有一个深深的感触,我们的社会地位总是比其他科系的人低一等。而且患者病情好转后,因为病耻感会让他们离自己的医生很远,真可谓是“走在对面不相识!!”。在这一刻,作为一名医生,不知是该庆幸还是悲哀。我想,只有我们的患者地位上去了,只有人们开始关注自我,关注心理健康时,精神科医生的作用才会有真正的提高。

愿我们的心理越来越健康。

职业生涯咨询
压力管理
发布于2015年6月10日 星期三 16:34:24 感谢(0)2收藏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