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转角遇到痛 文/彭静

痛苦是个什么鬼?它经常在我们享受生活之美好的时候蹦出来,如此不甘寂寞.有人说转角遇到爱,可我们有时就是防不胜防转着转着就遇见痛了,看样子痛苦君是个调皮鬼,喜欢和我们玩着“遇见”的游戏.

很多人谈及痛苦而色变,还遇见呢,唯恐避之不及,话说回来这种反应都是因为被痛苦附体真不是什么美妙体验,当它来临时我们着急要把它赶走,这着急的后面往往充满了对“痛苦”本身的无力和恐惧,此时痛苦化身成为强大而令人发指的敌人,你要么屈服被痛苦淹没,无疑这个结果让人觉得很悲伤;要么鼓足勇气来一场”简单粗暴的战斗”, 把痛苦打败!那么问题出来了:真的可以把痛苦打败吗?打败后就没有痛苦了吗? 想一想你的答案会是什么。

先看看痛苦是从哪冒出来的。我认为生命始于深刻的绝望,而痛苦则始于对欲的渴求。从心灵层面来说,我们有很多的欲也就是需求,当需求不被满足的时候痛苦就会涌现, 而这都来源于我们内心的“我执”,执着于需求本身,执着于实现需求,我们自己才是痛苦的制造者,这个强大的令人发指的敌人幕后黑手原来是自己,这场战役是一场赤裸裸的内战,自己打自己,很痛的,任何一方败了都会痛,写到这,忍不住要吐槽用一句当下流行的话是:no zuo no die ,why do you try ?

只是因为世界本就是一个矛盾体,人不例外。就像太阳一样,它可以给人带来阳光和温暖,但同时也会让人感受到灼热,即使有阳光和温暖的一面,也挡不住每天千千万万的人在骂“狗日的”,甚至在阳光灼热之时去寻找它照耀在万物后折射出的阴影而享受乘凉之快。它只是一枚太阳,但是我们人类在不同的需求下赋予了它不同的角色并给自己带来不同的感受,这就是太阳存在的意义。

那么,痛苦存在的意义是什么呢?
说白了,因为我们需要它。

我们的生活有时很操蛋并不完美,痛苦就是生活的一部分.特别有意思的是,人与人之间的很多交流话题都是围绕着”我有多痛苦”。
曾经听见两个人的对话:
甲说:我每天9点就要到单位,真痛苦。
乙说:我九点半上班,可是我路上远7点就要起床,这才痛苦。
甲说:我6点就要起床,早上还要送孩子。
乙说:我晚上经常加班晚上总是熬到半夜才能睡觉。
甲说:前段时间,我们做项目我们连续通宵好几天。
……

就这样,我听完忍不住想乐,这是在比谁更苦逼吗?显而易见,她们的确是一直在讨论谁更痛苦,最后她们同时叹气到:“大家都不容易啊。”在这样的比较之下似乎彼此可以找到一种共鸣和安慰。
当我和闺蜜们聚在一起时,有一多半的时间对方都是在诉苦水。向外人说痛苦在很多人看来是一件丢人的事情,就关系而言恰恰因为这些固化的观念我更能感受到当对方倾诉之时对我的信任,而信任的前提则是我是接纳的态度并给予她们足够的关注,往往她们也在用同样的方式回馈于我,这让我们变得更亲近。痛苦让我们有了更多的推动力让我们主动去寻求爱,寻求人与人之间的连接和支持,这让我们感觉到我们不再是一座孤岛,这样的世界变得更加真实可靠。

我们集合起所有的力量向自己和世人展示我是可以承担起痛苦,痛苦本身就具有支撑的意义,就像在绝境之中,要想生存,我们必须试图激发自己的创造力和勇气去面对并脱离绝境,我想这是一种超越生命的力量,这也恰恰体现了我们需要通过这样方式来呈现我们存在的价值。
一个朋友说:“最近很痛苦,我打算细细的品味痛苦的味道,虽然很虐,但虐虐更健康。”
听起来像是开玩笑,但去体会这句话的时候不难感受到他对痛苦的接受和坦然。
虽然品味痛苦本身就是件痛苦的事情,当我们带着敬畏和好奇之心去看它时,反而给了我们更多思考的机会,探索它的规律,它是如何产生﹑发展和消融的,如此当有一天你转角遇见痛,这份遇见便不再是惊吓,反而是一份成长的契机,痛苦在造就黑暗之时让我们看看真实的自己,与自己多一些心灵的对话。

此刻想起席慕容的诗词“我如金匠,日夜捶击敲打,只为将痛苦延展成薄如蝉翼的金饰”。延展给予我们更多的空间和可能性,金饰为我们而妆扮…

这么看,痛苦君好像还不赖,是外表丑陋内涵丰富的典范.

发布于2015年6月12日 星期五 11:53:32 感谢(1)1收藏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