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闲谈“高级自闭症状态”~邹娜玛

自闭症这个名词随着发病人群的增多和心理学知识的普及,已经有些让人们谈自闭症色变的感觉,它病因不明确,治疗效果不理想,对个体及其家人影响大。于是人们认为自闭症离我们很远很远。殊不知我们身边也有很多看似语言交流正常的人里,时常出现一过性自闭症的状态,我们戏称“高级自闭症状态”。
这种状态在生活中很常见:
一个人抛出去一个问题,对方回答与否,回答的速度,回答的内容跟他心中预想的吻合度……都会让他直接关联到自己在对方心中的重量和位置。他只能看到对方没看到他,没回应他,没有满足到那一刻他的需求,他勃然大怒或者退回去再也不和对方发生连接(冷战/相敬如冰)。在那一刻,他是完全或者几乎完全看不到对方正处在“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的状态里。
孩子兴高采烈眉飞色舞的和父母说在学校发生的事情,几分钟过去了,父母突然面色一沉,桌子一拍:“你怎么今天又把衣服弄的这么脏!你知道我洗你的衣服有多么辛苦吗!”妈妈“自闭”在她洗衣服的世界里,听不到孩子的兴高采烈,看不到孩子的眉飞色舞,孩子瞬间蔫掉了,孩子以为,他的高兴是妈妈不在意的,他的世界里只有衣服脏了。
家庭聚餐,一个小孩六个大人。小孩很快吃完一碗饭,就去玩了。六个大人说:“吃这么少,再吃一碗。”“你再吃点这个菜,这个菜营养丰富,对身体好。”……一顿“众说纷纭”。六个大人自闭在他们的世界里,看不见孩子吃饱了,听不见孩子说吃饱了,更理解不了孩子当时的心情。李小龙老师就做了个形象的类比:一桌人,七个人吃饭,一个人吃好了,其他六个人都齐刷刷的说:“不行,你还得继续吃。”试问你当时什么心情。
当然这些描述会有点夸张搞笑版的极端。

我想大家借由这样的描述会有很多很多自己的联想:哭闹的孩子完全看不到大人正忙的人仰马翻,他那会要的那一个东西,大人必须即刻满足他,否则就会让哭闹状态一直持续并不断升级(爱哭的小孩);或者退回去以后尽量减少提问或要求(乖顺的小孩)。恋人中的一方给对方一个电话,对方正在处理一个应急事件而简短的回答了他,他就会追着问:“你是不是不爱我了?我还没有你工作重要吗?……”

今天我的微信圈里就看到一个做社会工作的朋友的孩子直接了当的对他说:“大人都自闭。你们听不见孩子的声音!听不见自然的声音!听不见灵魂的声音!”

著名的自体心理学家科胡特说过:“这样的一种不同频的沟通(自体心理学叫错误共情)对于孩子来说,不亚于一场严重的心理车祸。”

大家都在讲创伤,讲育儿,讲存在,我们如何把自己的视野拉到我们的生活中来,也许是对“高级自闭症状态”的一种打破。不同频的沟通对于孩子来说就是创伤,在“高级自闭状态”里的人,没有存在在此时此刻,如何育儿,如何建立亲密关系,这是一个问题。在每一个六一儿童节到来的时候,留给大家思考。

发布于2015年6月14日 星期日 08:40:07 感谢(0)0收藏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