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其实她不懂他的心

常常有女人感慨,明明自己是为了他好,可在他那里怎么就变成唠叨,变成指责,变成纠缠了呢?他怎么就听不出自己言语中的爱意呢?其实,很多时候是她不懂他的心,因为男人和女人说“爱”的方式不一样,对“爱”的接收程度也不一样。如果妻子细心一点,多做换位思考,向他释放“爱”的信息并不是难事。

[她声音] “心疼他不可理喻?”
向阳刚升任公司广告部主管,为了突显自己的工作能力,他连续熬夜好几天,赶一个广告策划方案。艾莉看着丈夫的大黑眼圈和越来越小的脸,心里心痛极了。她给丈夫炖了洋参鸡汤,等着他回来喝,鸡汤刚端上桌,丈夫的电话来了,说:“老婆,对不起,我今晚又要加班,不回来吃了。” 艾莉一听急了:“你不加班公司会破产呀?你照照镜子看看,你现在跟鬼有什么两样。” 向日火大地回击:“我辛辛苦苦还不是为了这个家。真是不可理喻。” 说完,砰的把电话挂了。艾莉委屈得一个人在家大哭,想着:“老公为什么不理解我的苦心呢?”

[他想法]
爱就是爱,放在心里就好了,不用说给对方听,在行动上表示他自然会明白——这只不过是一相情愿的美好幻想罢了。女人总以为男人能完全明白自己的意思,一旦发现男人的反应跟自己预期的结果不一样,就会伤心失落。其实,在情感交流上,如果女人少一些婉转回环,多一些直接,让男人清清楚楚地接收到你的心意,让他体会到你内心的感觉,就能避免信息的误读和误解。

[纠错建议]
这个事例中,艾莉很心疼丈夫,她需要主动表达出自己对丈夫的关心。其中最主要的就是表达出她对他的感受。例如她可以用第一人称,陈述句的方式向对方表白:“我看到你越来越瘦,我很心疼你”,“我听到你今天又要加班,我很担心你”或者“我为你煮了鸡汤,我很想看着你在我面前吃的样子,会让我觉得安心一点”等等。虽然有人会觉得肉麻,觉得太直接,但比冲着丈夫发火,或者让丈夫“猜谜语”,其优势是显而易见的。艾莉的丈夫听了这样的话,心里自然会暖暖的,能接受到她的关心和爱意。

[她声音]“善意提醒是唠叨吗?”
叶静和丈夫林辉商量好,周末开车带她去农家乐玩。这天,小两口开开心心的出发了。刚开始很顺利,快到目的地时,林辉在同一个地方绕了好几圈,也找不到地图上标记的农家乐所在地。叶静知道他迷路了,想提醒他:“你再看看地图,是不是你看错了。” 林辉不高兴地说:“没有看错,你放心,我们很快就到了。” 叶静继续说:“要不,给问路台打个电话问问,让他们帮你查一下。”林辉突然喊道:“你唠叨完了没有,跟你说不要担心,我会找到路的,你少说两句会哑巴吗?” 最后,他们到了农家乐,但大家却都提不起劲玩了。叶静不明白,她不过想提醒丈夫,为什么他会发这么大的火?

[他想法]
大多数男人认为,不论做什么事情,能证明自己可以达到目标是十分重要的,即使是像开车找路这样的小事。他们希望证明自己是有能力的,是值得别人信任和让人有安全感的。所以,当男人遇到麻烦,并没有请求帮助,而女人主动提供给男人建议,企图提醒或帮助他时,她的建议很可能会伤害他、得罪他,他的反应也会很激烈,因为他会觉得自己在女人眼里很糟糕,很没有用,很失败。通常在这种情况下,他们需要的是女人充满耐心地接受他,而不是提建议,提醒或是批评。

[纠错建议]
叶静知道林强迷路,之所以提醒他,是想跟他表达,她很爱他,不想看到他的紧张。但在那种情况下,林强只会解读为:“你不信任我的识路能力,对我有不安全感,”而产生很深地挫败感,所以才会发火。事实上,他找不到路的那一刻,心里很需要鼓励和关爱。这时,叶静应克制自己给他提醒和建议的冲动,除非他请求帮忙,否则就一直假定他能解决他自己的问题。她可以安静的在车里坐着,不讲话但表现出轻松,或者这样表达:“亲爱的,真谢谢你帮我找路,我知道你一定能找到,我对你很放心。”这样,林强心里会感激叶静善解人意,接受他开车迷路了但相信他能找到出路。他对叶静也会由此多了几分爱意。

[她声音]“有事为什么不说出来?”
建国这几天觉得工作压力很大,心里很烦闷,回到家就一个人在房间里待着。文秀看着这一切很心急。这天,建国一身疲惫地回来,把包一放就进了书房。文秀紧跟着进去,说:“你老拉着个脸,好像别人欠你钱似的,别老在房里待着,出来咱们聊聊。” 建国也没有什么好气:“我想一个人静静。” “让自己安静有什么用,有什么话就说出来吗,说出来不就好了。” 建国听了突然喊到:“你真是没完没了,说够了没有,你不走,我走!”文秀被建国的举动吓了一跳,愣在哪里,心里想:“我到底说错什么了?”

[他想法]
在面对压力时,男女的心理诉求不同。女人需要陪伴和倾诉,而男人则需要给他一个不被打扰的空间,一个人安静的思考对策。当男性有情绪的时候,女性要做的是先让他一个人安静会儿,如果他想表达,就学会倾听。女人请耐心一些,多给男人一些时间,在最大程度上让男人产生被尊重和被关注的感觉。

[纠错建议]
这个事例中,建国无法改变工作上的压力,回到家里后就想一个人安静的待一会儿,让自己慢慢地接受这个现实。但文秀没理解,她出于好心,认为只要让建国说出他的压力,他就会开心,结果却弄巧成拙。其实,当建国说想一个人安静时,文秀应给他足够的个人空间。然后她可以找个两人在一起的时间,用第二人称的方式表达她看到了他的压力,比如可以说:“你觉得委屈,而且有压力,但又不得不这样做,确实不公平。” 这样会让建国觉得妻子在关注自己,能看到自己的情绪,内心很安全。如果他这时愿意表达情绪,文秀只要耐心倾听,他表达完了,压力感也就自然消失了。

[她声音] “怎么突然就没胃口了?”
惜君对丁哲在生活上照顾的无微不至,小到衣服搭配,大到食物营养安排,都帮他打理好。丁哲脾气也好,太太安排什么都接受,只要她开心就好,虽然有时候他有些不乐意。这天他感冒休息在家,很想吃荷包蛋泡速食面。惜君答应给他做,但考虑到速食面没有营养,于是花了些时间在厨房给他做了骨头汤和小麦粉面。结果,当她把面端给丁哲时,丁哲只看了一眼就无精打采地说:“我没胃口啦。” 惜君很委屈,说:“我可是用心做的,你怎么这样。” 丁哲顶了一句:“我又没有让你这么用心做。” 惜君一听,气愤之极,当着丁哲的面把面倒进了马桶。为这事,两个人冷战了整整一个礼拜。

[他想法]:
当爱上一个人的时候,都想把最好的给对方,让他/她开心和幸福。但是,为什么女人总喜欢站在自己的角度,以为自己给的爱就适合男人,却忽略了从男人的立场看看,他想要什么,自己可以为他做些什么。有时候,男人拒绝女人的“好意”,并不是因为没有领会到她的意图,而是因为,男人觉得这样的“好意”并不适合自己。

[纠错建议]
这个事例中,丁哲想吃速食面是想偶尔转化一下口味,让自己找到新鲜的感觉。丁哲信任惜君,让她去厨房做,内心期待的是不久看到惜君端速食面来。当他内心的期待落空的时候,会很失望,还会有自己不被重视和不被尊重的感受。这种感觉丁哲有很多,平日忍下来了,这天不过是集中爆发了。惜君如果在进厨房前跟丁哲核实一下:“亲爱的,你刚才说是想吃速食面对吗?” 并能从厨房端出一碗简单的速食面给丁哲的话,丁哲的反应会变得很愉快,同时又能体验到被照顾的美好感觉。

发布于2015年6月18日 星期四 16:44:39 感谢(0)0收藏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