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解析分析性团体心理治疗师的任务和作用-朱宏博、周湘

作者: 长春市心理医院朱宏博
北京渔歌轻飏心理工作室 周湘

关键词 分析性团体心理治疗;团体治疗师;任务与作用

分析性团体心理治疗的潜意识运行过程较个体精神分析治疗复杂,因团体中患者人数多,且每个人的成长经历、个性特征、关系模式、移情关系、阻抗现象、此时此地互动以及治疗师的反移情、治疗技巧等动力背景复杂,所以为了团体治疗良性发展,团体治疗师在工作中需要考量很多因素,需要团体治疗师掌握和完成一些重要的工作任务,可以避免失误,有效地利用和发挥自身领导者的作用尤为重要。本文结合临床治疗经验,对分析性团体心理治疗治疗师的治疗任务和作用进行讨论,供团体治疗师借鉴。
1概念的提出
分析性团体心理治疗又称为团体精神分析、动力学团体心理治疗,它是由团体、团体成员和团体领导者组成的一种心理治疗形式。使团体成员在安全的环境里得以将早年关系模式重现、冲突和情感外化在团体中,通过成员之间互动、反馈和回应,来探索潜意识的愿望、冲突和情感背后的意义,通过移情、阻抗的分析得以在意识层面理解,达到自我探索、接纳、人际学习、人格整合和获得修通的目标。分析性团体治疗是非结构式的团体,不预设主题,通过小组自由流动,使潜意识的内容浮现出来,呈现在小组中去体验和人际互动,最终达到治疗目标。团体成员由6~10人组成,在每周固定的时间进行团体活动,时间持续1~2年[1]。
2 团体治疗前的准备
团体治疗开始前的准备是团体治疗的第一步,团体治疗师需要招募团体成员(患者),并且与每一位候选人面对面进行访谈评估。筛选适合的成员,有必要对每位团体成员进行心理教育,内容包括团体工作的原理和基本信息;团体过程是如何运行;鼓励其尽可能多的自我暴露和投入团体;建立团体治疗的设置(规范)和期望,签订团体协约;治疗师介绍在团体里会做哪些干预等。团体前准备可以祛除误解、不现实的恐惧和期望;注入积极的现实期望。完成付费后团体治疗开始。缓慢开放式团体频率是每周1次,每次1.5小时,保持6至10名患者在团体中。平均治疗时间持续为3至5年。
团体治疗师像乐队的指挥者,首要的任务是建立和维持团体分析的设置。如同一幅画需要有框架,每个团体都需要有设置,团体可以在设置内工作和发展。
治疗师首要任务是建立和维护团体设置: ①需要在时间(何时开始和结束)、频度、规律地参加治疗、治疗时长、费用、假期中断、缺席时的付费等方面进行设置;②保密原则,即把团体内话题留在团体内;③不鼓励团体成员团体外社交性交往,如有团体外成员间接触需要带回并报告团体;④鼓励成员用语言表达头脑里的任何想法和感受,不鼓励用行动表达(付诸行动);⑤患者在团体治疗期间,未经团体内充分地分析,不能做任何有深远影响的决定,对此患者也要同意。
以上团体规范贯穿整个治疗过程,如出现违反设置的情况,需要发现并在团体内讨论和分析潜意识的意义。
团体治疗师维护设置的意义,还包括当团体出现违反设置的现象时,团体治疗师要及时进行干预和分析。违反设置的团体现象包括团体内、团体外付诸行动、患者在团体外有社交性交往、替罪羊、垄断话题的成员、过度退行、成员脱落等。团体内付诸行动现象提示团体治疗出现了阻抗或强迫性重复,包括吃东西、下地走动、身体接触、记笔记、接打电话或发短信和身体接触等。团体外付诸行动包括迟到或患者不来参加团体治疗等。这些团体现象如果没有及时发现和分析,会对团体发展有破坏性甚至导致治疗失败。
3 分析技能
团体治疗中团体成员谈论的内容并不总是聚焦在团体此时此地,而是常常谈及过去发生的事件或现实生活事件。此时治疗师需要在合适的时机进行干预,根据S.H.Foulkes神经症网络理论,分析性团体治疗中会呈现病人的三个领域,亦即[2]:原始家庭网络,塑造了他和他的反应,并一直影响着他;生活于现有网络的方式,或者许多重叠或严格分开的网络;在治疗场景中通过移情和重复再现这些反应的方式(此时此地)。所以需要治疗师将这三者循环做连结,聚焦此时此地。当团体互动内容偏离团体时,团体治疗师需要将团体互动内容与团体平行联系起来,发现潜意识背后的原因。使团体成员在此时此地获得矫正性情感体验、领悟和修通。
3.1治疗师需要带领团体进行“均匀悬浮讨论”
团体分析师/治疗师在团体进程中的态度被称为自由悬浮注意。团体治疗师观察着团体并问自己作为一个整体的团体和不同的成员身上正在发生什么以及什么样的关系正在团体内发生。团体领导者需要使用自己的反移情。他知道人是受其过去经历决定和塑造的。当他知晓一个人的过去经历时,就有能力去认识他的本质。因此,在团体进程中非常重要的步骤是需要优先将个人过去史和内化的关系体验联结起来,它们是如何在团体治疗的进程中再现,然后在反移情的帮助下启动一个深入其中的研究项目[3]。在团体设置下有许多处理冲突的可能性;团体中的所有成员创造出团体“分析性第三者”(Ogden1994)[4]。
3.2治疗师需要对团体过程进行潜意识解释
团体治疗师在团体治疗中需要在合适的时机呈现团体现象,帮助成员看清楚团体发生了什么,对团体主题、团体移情、团体阻抗、团体潜意识的意义等进行解释。结合团体此时此地情境,既可以对个体解释,也可以对团体解释。帮助理解此时此刻表演背后的原初情境和强迫性重复。
根据Grotjahn 的说法,团体内的移情动力学和标准心理分析中一对一的关系式有很大不同。Grotjahn 认为团体中存在着三种可能的移情关系[5]:1、针对团体治疗师的移情,多数情况团体治疗师被移情为父亲或权威人物;2. 针对团体中同伴的移情,这是基于在其家庭内所体验到的指向兄弟姐妹的那部分;3. 针对作为整体的团体(母亲)。假如团体足够好,这些移情关系将会得到分析并且对于每个团体成员而言,将会获得一个纠正性的治疗体验。
4任务和作用
(1)任务。团体治疗师将治疗焦点放在操作的任务,包括[6]:处理界限;连结成员;找出主题;处理情绪;应用比喻;促进洞察。团体治疗师为了推进团体治疗进程,在治疗中需要选择合适的时机进行干预。干预技术包括:提问;提供给团体反思;解释(团体现象、移情、阻抗、潜意识意义等);自我暴露;维持团体完整性、设置和进程;设定团体规范;促进(搭桥)的评论。团体治疗师需要在既往经历、此时此刻、移情三者之间循环连结。描述团体生活中的此时此刻,团体作为一个整体,作为一个舞台,在团体中上演(团体内、外付诸行动)[2]。治疗师要把握团体动力的方向,及时将成员自我暴露后的话题引向水平暴露,引向大家共同的话题,让大家互动,让互动成为学习人际交往的契机[7]。团体成员所表达的个人议题也代表团体整理想表达的。如果把团体情景比作团体表演,那么治疗师即需要结合前台的表演,也需要结合团体背景来解释团体潜意识的意义。(2)作用。团体治疗师允许自己成为组员移情和投射的客体,团体治疗师成为成员们幻想的对象。团体成员会对治疗师产生移情,在分析性团体中治疗师是领导者,是权威的象征,所以常常被移情为父亲。治疗师对个体或团体所做的回应具有潜意识意义。团体治疗师以团体视角利用自己的反移情工作。团体治疗师需要有节制的态度,不提供暴露个人信息,帮助移情和投射在团体里展开。团体治疗的作用需要团体成员投入、积极互动和反馈。此时治疗师保持节制,不急于反馈和解释。必要时才会做解释和干预。团体治疗师在个人参与以及职业节制中获得一种平衡。但是不能过于沉默,因为过于沉默会给小组带来很大的焦虑。
5小结
团体分析师/治疗师在团体分析前以及团体治疗过程中承担必要的角色和任务。团体治疗师需要在不同团体间、不同个体间、不同精神病患者间及不同文化背景间穿梭转换角色[2]。因为团体分析师/治疗师所承担的角色和任务,需要治疗师对团体工作状态和潜意识主题进行评估,对于团体过程和团体现象进行干预,使团体进程正常推进维护团体安全感。团体治疗师要利用反移情解释团体潜意识意义(移情、阻抗、关系模式等),帮助个体和团体整体对团体进程中呈现的人际互动进行理解和领悟。由于团体动力的多维度、复杂性,团体治疗师所考量的因素内容更多、较个别治疗更困难。团体治疗师维护设置的意义,还包括当团体出现违反设置的现象时,团体治疗师要及时进行干预和分析。违反设置的团体现象包括团体内付诸行动和团体外付诸行动、患者在团体外有社交性交往、替罪羊、垄断话题的成员、过度退行、成员脱落等。团体内付诸行动现象提示团体治疗出现了阻抗或强迫性重复,包括吃东西、下地走动、身体接触、记笔记、接打电话或发短信和身体攻击等。团体外付诸行动包括迟到或患者不来参加团体治疗等。这些团体现象如果没有及时发现和分析,会对团体发展有破坏性甚至导致治疗失败。
团体治疗与个别治疗不同,不是团体治疗师承担主导责任,团体成员在团体治疗中也承担着责任,借助团体成员投入,开放、积极的人际互动、彼此镜映、反馈等来将潜意识、人际关系模式呈现出来,促进团体的发展,也会达到人际学习目的。如果团体成员能够做到的,治疗师的位置会相对靠后和节制。观察团体的进行,对于比较成熟的团体,小组成员会更积极地促进团体在潜意识层面工作,团体成员会通过自己的表达方式说出团体的主题。关注此时此刻的互动,将此时此刻互动与早年经历和现实关系进行连结,促进反思,获得领悟和修通,这也是团体治疗的特点。团体治疗师在进行中的团体,当出现违反设置、偏离主题、付诸行动等阻抗,特殊团体现象时进行必要的干预。以此保护团体氛围或者存在以及进展。分析性团体心理治疗在治疗过程中潜意识的动力复杂,治疗师需要考量的因素很多,为了维护团体氛围和促进治疗进展,团体治疗师需要掌握工作任务、干预技术,发挥领导作用尤为重要。

参考文献
[1]朱宏博.心理动力团体治疗的临床应用[J].中国医药科学.2012,(12):197-199.
[2]S.H.Foulkes.(1964):Therpeutic Group Analysis,London
[3] (美)亚隆(Yalom,I.)等著;李敏,李鸣译.团体心理治疗:理论与实践[M].北京:中国轻工业出版社.2010,8
[4] Ogden,T.(1979):On projective identification.Int J Psychoanal 60,357-373
[5] Grotjahn,M.(1977):The Art and Technique oof Analytic Group Therapy,N.Y.
[6] 唐慧芳,孙肇玢等译.心理动力团体治疗[M].五南图书出版公司.2001:89
[7] 蔺桂瑞.团体治疗中几个重要关系的处理[J].心理教育.2013,02(631):52-54

本文已发表在《中国初级卫生保健》杂志2014年6期,转载请说明出处!

人际关系
职业生涯咨询
发布于2015年6月27日 星期六 11:16:59 感谢(0)0收藏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