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无意识与不分析

作者:徐业胜
小组活动,有成员经常这样表述:我的无意识内容是怎么怎么样的。也有成员说,既然无意识我们觉察不到,那不就是一个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吗?知道了就不是无意识,无意识我们永远不知道。
作为动力性的小组,最基本的一个理论支持就是,我们每个人都有无意识,而且无意识的内容还影响着我有意识的功能,这种影响我们自己不知道,不觉察。而通过小组成员的互动,通过讨论与分析,通过觉察与体验,我们可以把无意识的内容进行意识化。从而改变有意识的功能,从而使内心更和谐,减少自我挫败的行为模式。
无意识确实是我们不知道的,但是通过理解和分析,互动和体验,无意识的内容上升到意识层面,我们能够知道。而知道了,这个时候原本无意识的就意识化了。
这里我想说得是,一、自省是从理性的角度去探索自己的一种方式,可以从理性上知道自己的行为和举止和理想中的价值标准的差距,自省可能会有探索无意识的可能,但这种方式,往往纠缠与外在的价值标准,自省某种程度是希望调整自己更符合一套标准。这样的一种探索,往往被超我左右,往往被理性左右,往往被好与不好的价值信条左右。离真正的无意识内容意识化还是有距离的,但这个过程本身没有错,对于进一步了解自己的无意识,应该是有好处的。
二、真正的无意识内容意识化,似乎有点不可言传的味道。因为重点在于体验。体验更多的是感性的,是感觉的,而不是用头脑用思维分析出来的。体验的过程是身心完全震荡的一个过程。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过多的用理性分析的人,恰恰无法达到,过于理性反而是一个障碍。对于很多人来说,过于理性是一种阻抗,害怕看到内心深处的焦虑,害怕体验情感的焦虑,当然,这种焦虑和阻抗,本身就是无意识的,当事人很少有觉察。这也是自省为什么往往达不到无意识深处的原因。
所有无意识出来的过程,必须是放松的过程,也是放开的过程,身心打开,让内在涌现出来。从这处意义上来说,精神分析中的“分析”两个字,有着误导,往往会让人想到用理性的分析。如果用另外的词语代替,我宁愿将精神分析改成另一个词:精神自由。精神放松和自由了以后,内在的东西才能升起,才能突破种种关卡,自由表达。
有人说,精神分析也许要改成自我认识疗法。说得很有道理。在这个过程中,咨询师和治疗师担任其实不是一个分析者的职能。咨询师和治疗师应该做得其实不是分析,而是营造一个让人放松的环境,而所有无意识涌现的过程,就全部交给当事人了。
精神分析,其实,是不分析的。

2010年的老文章

发布于2015年6月28日 星期日 16:51:59 感谢(0)0收藏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