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哭的“意识化”功能

徐业胜2010年的老文章

很多咨询中,在处理来访者早年经历的时候,哭,是一个必须经历的过程。
但是,很多人,都有意识无意识的不允许自己哭,那怕在一个温暖支持的小组里,那怕面对的是一个理解包容的咨询师,那怕这一哭可能解决很多困扰很久的问题。
当然哭不出来有很多种原因,
首先,哭是在坦露自己的脆弱,呈现自己的无助,如果面对的人不理解,或者不能让人信任,来访者当然不会哭,他怕被讥笑,他怕被伤害。
其次,中国的文化不提倡哭。对男性的要求更高,有“男儿有泪不轻弹”之说,在这样的文化价值束缚下,哭被定义一个人无能的表现,每个人都不想让别人觉得无能,所以我们不哭。
第三,当事人的经历中存在极大的伤害,但是这种伤害他自己否认了,所以不哭。这种否认更多的在无意识层次。当我们不能接受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一些极为令人焦虑恐怖的事情时,我们心灵有一套良好的运作机制,为了让我们能活下去,会自动隔离掉我们的焦虑恐怖情绪,让我们在意识层面感知不到,其中有一个办法就是否认。比如,一个因车祸失去孩子的母亲,每天会在吃饭时依然摆好孩子的碗筷,她在内心里否认孩子已经不存在这个事实,会暂时的把巨大的悲伤隔离,但是如果一直这样否认下去,可能就是精神异常了。
在我们成长过程中,我们的心灵处理很多伤痛,特别是巨大的伤痛的时候,会和上面这位母亲一样,把痛苦进行隔离。很多事情,我们似乎已经忘了,其实那不是忘,那是心灵选择性的隔离,而且被心灵否认和隔离掉的部分,会一直存在,存在在个体的无意识里,并且不知不觉得的影响个人的行为,很多人的表现出各式各样的心理问题,最终到心理咨询室来求助。
当然,很多人因为各种原因不会到心理咨询室求助,人天生就有自我成长的力量,这股力量会自然的引导他以各种各样的方式去成长和抗争自己心灵的枷锁。
但是不管是到咨询室,还是去自我成长,只要想在自我认识、自我解救的道路取得进步和成功,回过头来正视曾经伤痛的经历是必不可少的步骤。当我们有了足够了力量,就可以正视曾经的伤痛了,把这个未完成的心结从无意识的暗流中上升到水平面上,面对它,再次感受它,感受当时自己的无助,感受当时自己的伤心,感受当时自己的绝望,感受当时自己的无奈,并且,更为重要的,也去感受当时自己的无意识的荒谬的怪罪自己的解释,感受这个事情深深植入心灵的错误信念。而这个过程,哭是必不可少,或者说,这个过程由哭而来,哭着,眼睛红肿着、泪水滑落着,脸颊抽动着,往事一幕一幕的出现,痛苦无与伦与的纠结,而心中那个无助的孩子则在慢慢的成长。
这个过程姑且称做叫对往事的哀伤吧,就像对过世的亲人哀伤一样,伤痛,是为了更有力量。
我又想到《非诚勿扰》中乐嘉的哭,希望我们需要的时候都能像他一样,像个孩子一样,勇敢的哭出来。

发布于2015年6月28日 星期日 16:53:37 感谢(0)0收藏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