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身体的诉说

作者:徐业胜 2009年的文章
林女士是实习医生,最近多次出现了一个症状—牙疼,而且疼得奇怪,并没有什么肿胀和发炎迹像,只好用止痛片处理。
一天晚上,林女士牙又开始疼痛,她翻着自己的实习日记,忽然发现了牙疼有一个规律,每当有些病人住院过程中出现病情加重,要求特殊的治疗,或者希望转到更好的医院,但是病人家属因为某些原因不同意而使病人得不到最有效的治疗时,她总是会牙疼。
牙痛总是会在遇到这样的事情时发生,牙疼和这件事有关系吗?林女士和我交流,我说每次遇到这种病人和家属无法协调的时候,你有什么感受,她说除了理解与无奈,她觉察到自己还有气愤,生气。当然,这种感觉她不能表达,家属的决定都有他们自己的原因,作为实习医生她也没有权力干涉别人,这种感觉只好憋着。
我说,牙疼也许和你的愤怒有关系。带着这样的思考,当晚,她没有像往常一样吃止痛片,第二天,她忽然觉得牙痛基本没有了。
林女士的经历让我想起一位同事的经历。有一次单位组织考核,因为涉及到具体操作,分成多次考核,每次考一项操作技能,每次考前等待的时间,我这位同事总是会拉肚,但是只要考完了,不用吃药,他的拉肚自然就好了。
从事咨询工作久了,这样故事见到的越来越多。
一位十岁的男孩子,只要父母关系不好,吵架增多,他的强迫的症状就会加重。
最有意思要属一位高中女生,基本每次上体育课都会晕倒,经医生检查,什么问题都没有,最后在咨询中,不断出现一个主题,她对体育老师的爱慕,但是她不能接受自己有这种想法,于是从意识中把这个想法压下去,让自己感觉不到,但是她的身体却会不失时机的表达,于是,晕倒就出现了,不仅得到了老师的关注,每次老师还会抱着她跑到校医务室。
我们的语言不能表达的,我们的身体就会替我们去表达。
想到一位邻居的老太太,一辈子为家庭和子女忙碌,忙完了儿女忙孙女,家里成员,唯恐对谁照顾得不周,从不提自己的需求。但是有个唯一的爱好,喜欢跑医院,不是喉咙不舒服,就是腿脚酸胀,西医查遍,再到中医就诊,医生给出的答案都是,没什么问题,开点药吧。药丸吃了一堆,效果甚微,于是,老太太又开始到处搜集民间偏方。儿女都说她,吃药比吃任何补品都开心。其实,细细想来,老太太只不过是需要一份关注罢了。
在和朋友的聊天中,也聊到一些情况,比如父母比较严厉的,对孩子只有要求,而情感上的关心很少的,孩子往往会容易生病,甚至会周期性的生病。因为一生病了,父母的关注就多了。
一个女士还讲了她女儿的故事,自从她们家添了一个弟弟,她们4岁的女儿就不断出“故障”,不仅变得比以前更缠人,凡是需要父母跟着,而且失误频频,经常打碎家里的东西,最明显的事情是,本来已经一年多不尿床了,最近又开始尿床了。我说这也是一种表达,害怕失去父母的爱,所以要出“故障”,以求父母更多的关心,就像学校里的“捣蛋”分子,恶作剧里后面的往往是希望得到老师的关注。
一个朋友,也谈了自己的经历,他的工作离开不电脑,有一断时间工作太忙子,便做了一个梦,梦见笔记本电脑丢了,细一品味,这个梦的信息,不过是在提醒,太累了,需要放松一下。
当我们不能让一些情绪、感受出来的时候,我们的身体,就会帮助我们去表达,很多的心理症状,包括很多的身心疾病,都是这么来的。一旦我们能够允许自己为自己考虑,能够容纳自己一些“自私”的想法,能够去适当的满足自己的一些需要,症状就不会被需要了。
心理健康的定义其中有一条,一个心理健康的人要能够适度的适当的满足自己的需要。当你意识到自己的需要,当你能让感受出来,当你你能把感觉变成语言,身体就不用以种症状向你诉说了。

发布于2015年6月28日 星期日 17:59:15 感谢(0)0收藏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