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看病

有关于看病,我还是很有发言权的。无论是躯体疾病还是心理疾病。
我从出生在医院,长大在医院。家属楼和住院楼并排。我常常从家里出来,去到住院楼找我的爸爸妈妈。那里有一条长长的通道,两边都是病房,医生的办公室,在中间。那时候的住院楼,在我的记忆里是温馨而充满笑意的,有些病人还会看见小小的我充满爱意的说:“这是邹医生的小女儿啊”。病人对于医生的感激由心而生,他们会不知道如何感激这个帮他处理病痛的医生,医生和护士的脸上也会因为病人的好转而出现笑容,这一切让很小的我就觉得,那种笑容,是世界上美好而温情的笑,虽然有些厚重。
三十几年过去了,社会发生的巨大变动,不是一两句话就能说得清道的明的。爸爸妈妈是退休了,家族里的医生们和自己的同学们依然奋战在医疗第一线。只是,我记忆中的那种:病人,与医生,之间的那种由衷的感激和谢意,犹如大火后的圆明园,说不出什么滋味了。其实,何止是病人与医生之间的关系到了此等地步呢?这已经是个社会性的共同关系,在所有的关系里,父母和孩子之间,夫妻之间,同学之间,朋友之间,同事之间.、师生之间,医患之间、律师和案主之间,导游和游客之间,等等…..都像是被远胜过八国联军的不知名的大火焚烧,剩下还有什么,我们都可以问问自己。
医生,本科五年,考执照一年,执照后五年考主治医生,再五年后考副主任医生,再多少年考主任医生,我也有些不记得了。并不想拿韩雪的事情来说点什么,只是想说,也许当个演员,至少可以越过这N年的学习、实战积累、再学习、考试等等。也许,一个长得漂亮的颜值高的人,从小就可以成为类似韩雪这样的明星(不否认明星背后的辛勤付出和)。
所以韩雪遇到的主任医生,至少是从业二十年以上的老医生了。现在的医院,在病人多如牛毛的时候,医生就像是流水线上的工人,病人相应的感受也就像是流水线上的人。医生也不想在这样的工作状态中。有很尽职的医生,一整个上午不喝水,甚至是电话都尽量不接,是因为不忍心看着外面像长龙一样的病号,可能要等到下午或者是第二天;有情商高的医生,会评估一下自己看病的速度和工作的强度,会让护士尽可能的告知病人一个上午能够接待的病人数量,这样提高病人对于等待的预期;还有一些医生,他们的确态度不好(原因咱们姑且不论),会让生病了的人感觉很难受,这也是一个职业群体里正常的比例,从来不是全部。
社会进入一个越来越细化,越来越万花筒的世界。以前的医生大都是全科医生,区分也是外科医生,内科医生等等。现在的医生,大都都是术业有专攻,分化的越来越细致。相应的,急诊的功能,门诊的功能,住院部的功能,病人们都应该有一些相对应的了解以调整心理预期。如果你是大明星,如果你无法忍受医生的公事公办或者机械化的态度,有一些Q版的解决办法:1、你可以去私立医院或者单独请私人医生。2、你可以看门诊而非急诊。3、你可以用你的办法去VIP看病。4、你可以降低你的预期,医生只看病,疏导情绪功能可能不具备。5、最后,或许,你也可以对那个机械化的医生笑着调侃一下?6、当然,你完全可以骂娘。
生病的时候,没有人心情好。也请尊重下每一个职业吧,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每个职业都有每个职业的难处,也有需要社会和个人各自去承担的部分。你心情不好的时候,有可能在某某VIP服务区被人用眼神秒杀;有可能被医生冷脸给冻伤;有可能在高级餐厅里被人忽视怠慢;有可能……好吧,心情不好的时候,很多事都可能发生。就请不要单独拿医生或者任何一个职业,独立于社会环境来说事吧。

发布于2015年7月02日 星期四 16:40:07 感谢(0)0收藏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