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精神分析的普及?

A:如果介绍精神分析的书籍写的过于学术了,读起来很生涩,对于想了解精神分析的普通“国人”来讲,是不适合的。很难有比较好的传播。
M:慢慢就懂了,比如,在法国,中学生都要考哲学,电视台,广播都有哲学节目。国内需要时间,尤其需要从钱的拜物中抽离出来一点。
A:“慢慢就懂了”,等于是把问题抛给了读者的学养,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这点都很难改变。我常有这种感觉:很多擅于营销的家伙,肚子里往往没什么干货。而肚子里有干货的人,对于自己学问的推广,往往做的又比较差劲。我不懂精神分析,所以这个问题想请教你:对于懂精神分析的人,有没有可能写些关于精神分析通俗些的普及读物呢?
M:可“尽量”通俗,而且弗洛伊德一些著作挺通俗啊,大家要去看嘛,但有一点问题是国内没有多少好译本,我想也需要一些学精神分析的人认真翻译弗洛伊德。另外,我不知佛教禅宗有没有所谓的通俗普及的读物呢?
其实重要的一点,精神分析不能归到科学里,总有一些不可知剩余了。这是无意识的重要特征。
再者,段位高,讲出来就有可能更加通俗一些。
精神分析跟其它的话语不同,带着些边缘化的特征,很难普及,即使在西方。而且这个普及到多少人算普及呢?精神分析能不能进中小学?能不能在大学当作选修课程?有多少老师能清晰明白的讲精神分析?
慢慢就懂了,说得是需要时间的。
另外,不能忘记,精神分析首先是临床,精神分析临床的普及还早吧,中国的有水平的分析家也很少吧,况且心理咨询和心理治疗普及了吗?精神病学的老学究,固守自己利益搞出来的精神卫生法,我看是拖慢了普及的速度。
A:我是看到像李松蔚、武志红、动机在杭州等这些网络上比较热门的心理学作者中,没有成都拉康派的。我大概知道些成长为一个拉康派分析师的需要付出的心血,但这些人中,并没有一个类似他们那样的专栏作者出现,这是我觉得遗憾的地方。我说的普及意思也主要说的这方面,这种程度的普及。
你说的“精神分析不能归到科学里”和“本身的边缘化特征”或许是重要的原因,但武志红做的也是精神分析吧?
如果成都的分析家也来写些这类的普及专栏,岂不很好?或者因为拉康派的特殊性,有无法这样做的原因?
M:心理学的理论比较好理解和掌握,精神分析牵涉到整个文化,包涵内容很多,要想理解起来也不那么容易,需要花时间呢。弗洛伊德,拉康五十多岁时才著述讲演,耐心等等中国的年轻分析家吧。

发布于2015年7月06日 星期一 15:26:11 感谢(0)0收藏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