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小男孩如何成为男人?——《王牌特工》与俄狄浦斯情结

这是一部充满英雄情结的电影,最有趣的是这部影片恰好能解读经典精神分析中俄狄浦斯这个古老的概念。

这部片子讲述一个神秘的秘密特工组织招募新人,老牌精英特工哈利推荐了一位意想不到的年轻男孩艾格西加入,这个原本是个街头混混的小子得到了一个麻雀变凤凰的机会,但他需要经过史上最危险的测试才能真正加入这个拯救世界的现代骑士组织,睡觉的时候遭遇水漫房间的危险,跳伞的时候没有降落伞,这些极限训练随时让他被淘汰甚至丧命。而在此同时,一名极度狂妄的科技天才范伦坦引发的全球性威胁正在蔓延,艾格西在危急关头迅速成长,直到最后拯救世界。

在这部片子中我觉得最有趣的就是这个神奇小子艾格西的蜕变过程。故事的开始告诉我们艾格西父亲就是一名特工,但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在执行任务中牺牲了,他对父亲的记忆就是那条链子,那个无论任何要求都可以提出的神奇项链。时间快速过去了十八年,这个孩子变成了每天在与暴虐的继父抗争却很难取胜,充满愤怒的街头混混。在艾格西身上,你会感到那个充满仇恨,玩世不恭但又充满无奈的小男孩。

在艾格西的青春期,我们可以看到他的“主要工作”就是保护母亲,他像是母亲身边的保护神,在继父侵略母亲时,他随时出现捍卫母亲。这时我们看到的是一个和母亲紧紧纠缠,而缺乏对真正父亲认同的男孩子。

直到那个颇具男人魅力的特工哈利出现,仿佛一下子改变了艾格西的命运,最重要的是突破了他对于父亲形象的认同,一个不仅外表很帅,身具绅士品味,还有强烈英雄情结,可以带领他打天下的男人出现了。在这个时候,其实很考验他在经历这么多磨难之后,是否还可以信任一个男人呢?剧中的他是可以相信的,并且可以在火车考验中挺过来,而没有选择背叛,不论是否实验,都足以考验他对其他人的信心。在返回看他的经历中,他的妈妈无论在什么情况下都会尽力保护他,这也是坚定了他对于好客体的信任。

爸爸在一个男孩子心中的位置尤为重要,在他没有办法时,会想到那个徽章,因为在他心目中那是父亲的象征,也是关键时刻能挽救他的寄托。关于父亲在男孩子心中的重要性,我们可以看到在弗洛伊德的著名案例里有一篇是小汉斯的故事,一个五岁的男孩子惧怕大马, 恐惧到无法出门。这个处在俄狄浦斯期的小汉斯,因为对母亲有强烈的依恋而对父亲怀有敌意,同时他对于自己拥有而妹妹好像没有的“小东西”充满好奇,再加上父亲在性问题上解释,让他更糊涂了,于是对父亲的敌意越发加强。

他内心潜意识想跟母亲融合,但是又害怕父亲的报复,也就是遭到父亲的阉割,于是焦虑产生,心理困难的隐患也由此埋下。以上的论述来自心理象征意义的解读,也就是男孩子在三四岁开始性启蒙时期对父亲,对男性充满好奇与惧怕,他想接近,但通常害怕那将是一个庞大的打击,于是充满恐惧。

在电影中艾格西五岁时,父亲去世,但没有磨灭的是他对于父亲这个英雄的崇拜与向往,而母亲也并没阻挠他对于父亲的向往,但他和母亲共生的阶段确实有点长, 艾格西对母亲超乎寻常的爱恋使他将力比多倾注在了母亲身上,而当他发现继父这个突然出现的威胁时,阉割情结开始发挥了作用,它切断了艾格西力比多的满足渠道,艾格西无法将它们重新投注到其他的客体上,而只有使它们被迫压抑进入潜意识,在内心反应上就是焦虑,剧中可看到艾格西大部分时间都焦虑地在家里折腾,经常处在保护母亲的战备状态里,在以深陷“照顾母亲”这一中心议题里而无法自拔。

就如同小汉斯担心大马出现威胁自己,被恐惧感深深淹没,哪里敢独自出门玩耍呢?这个困顿的局面,终结在艾格西有了新的榜样哈利,这个男人从纠缠中拯救了他,他看到了父亲真实的样子——正义,幽默,理想,绅士等等。从那时起他也开始拥有对于成为男人,成为英雄,甚至是拯救世界的梦想。

当哈利牺牲后,艾格西快速成长起来,他认同了哈利父性与责任的部分,并担负起新的英雄形象,在电影最后一刻,他妈妈在凿门出去救妹妹,而艾格西在一片枪林弹雨中去拯救世界。在那一刻,他可以真正从保护妈妈的小空间里走出来,去拥有男性更伟大的使命。就如同小汉斯的梦里所显现的: 当水管工给他换了一个新的、更大的阴茎。

这就意味着他将拥有和父亲一样的阴茎,他可以突破俄狄浦斯冲突,而拥有可以超越父亲的权利。艾格西在胜利时刻,拥有了除母亲之外的美丽公主,并且他可以回到家乡,用他所学到得那句经典台词和男人的方式教训了他的继父,这句话也是一个父亲可以教授男孩子成人的规矩与礼仪: Manners maketh man. 翻译过来就是:人无礼,则无以立。

个人成长
发布于2015年7月24日 星期五 11:18:28 感谢(0)0收藏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