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共情的神话

Image title


      共情(empathy),也称神入、同理心,其概念最早是由人本主义创始人卡尔·罗杰斯提出的,主要涉及的是对他人想法、情绪的体会和理解,并站在他人的角度思考和处理的能力。共情力,作为建立咨访关系的基础,也是心理咨询师的入门基本功。但共情能力的建立,绝非易事。

      Teresa Wiseman提出了共情的四种特征,或者也可认为是共情的四个步骤:

  • 接受观点:接受他人观点的能力,或是认同他们的观点为他们的事实;
  • 不加评论:不去强加自己的观点给他人;
  • 体会情绪:体会他人的情绪感受;
  • 建立连接:与他人的情绪体验连接在一起。

      然后我们会发现,这四点中的每一点,想要做到都不容易。


自我的壁垒

      我们成长的过程,是一个逐渐建立“自我”的过程,这个“自我”涉及到我们对自己-他人-世界等的各种不同的认知,伴随而来的各种情绪体验,以及互动过程中的行为模式,这个相对稳定的模式又被称之为“人格”。两个互动中的人,因为先天禀赋的差异和后天养育的不同,而拥有完全不同的“自我”,正是对于“自我”的独特性的坚持,使得“我”之成为“我”,而不是“你”。每个人的观点,正是其“自我”的一种呈现,接纳他人的“自我”并不用自己的“自我”去评判,意味着我们需要放下自己的“自我”,有的称之为“小我”。

      对自我的执着,又称“我执”,在小乘佛法里面,认为是痛苦的根源,放不下自己,执着于自己的想法、做法等。破除我执作为佛教徒的一个重要的修行目标,被认为须证得佛果后才可以彻底断除。从这个角度来说,放下自我,是一个巨大的课题。


投射的虚幻

      一个已经被人说烂了的笑话:佛印说东坡为“我佛如来金身”,而苏东坡笑佛印为“牛屎一堆”,佛印则淡然:“心中有佛,所见万物皆是佛;心中是牛屎,所见皆化为牛屎”。

      用心理学的术语,我们称之为“投射”。相信很多人都有这样的体验:同一本书,在你的不同阶段去读,你会发现有不一样的体验。书没变,变的是你的内心。所谓“境由心生”,我们有什么样的内在,我们就看到什么样的外在。

      同样,两个人在交流的时候,多多少少都是带着各自的“投射”(又可称之为“移情”)在互动。两个完全不同的主体,因为相同的语词在各自的内心有不同的含义,就已经设置了理解上的第一道屏障。更不要说,因着各自的“未完成情结”而被激发的各种情绪体验以及行为模式的碰撞,而给彼此带来的各种扰动了。从这个角度上来说,真正意义上地去理解一个人,真的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情感的断裂

      最近网上有一个很火的一个心理学实验短片《Still Face Experiment》,讲的是母亲的情感回应对孩子的情绪平稳的重要性。当孩子带着自发的情绪体验的行为被真正地“看到”,可以帮助他/她确认自身的主体感和存在感,也可以帮助他/她更准确地体验别人的情绪(就像他/她自己曾经被体验过那样)。但是如果,孩子的情感需要和表达是被忽视甚至被践踏的,那么他/她将会过早地体验到他人和世界的不安全,内心也会更多地被诸如恐惧、焦虑、羞耻、自卑等负面情绪所充斥,为了避免不好的情绪体验,孩子会发展出各种防御机制,它们保护了他/她,但也阻碍了他/她去体验真实的自己。这种割裂的状态,必然也会阻碍他/她去真正体验自己的感受和他人的感受。

      在我们成长的过程中,要想被真正地“看到”怕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因为看我们的“他人”本身在很多时候就没有被看见过,而是以社会的标准和要求被塑造成适应社会的样子,然后又带着“集体无意识”和“个体无意识”的眼光来看我们。所以,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内心的真实体验被隔绝在外部的“面具”之下,可能会是一种比较普遍的现象,只是有的在挣扎,有的已然麻木罢了!从这个角度上来说,真实情感的触碰和连接,并不是那么一件容易的事情。


知音的难觅

      还是一个老掉牙的故事,话说俞伯牙在汉阳江口的月下弹琴,突然发现边上直直地站了一个人,一惊之下拨断了一根琴弦。原来是一个叫钟子期的打柴人,听得琴声美妙而不觉驻足。俞伯牙弹琴多年,有生以来,第一次遇到真正能够懂得自己琴韵之人,二人相见恨晚,结拜为兄弟,并相约来年再见。只是很可惜,等到俞伯牙如约而至时,却得知钟子期已染病离世,临终前留下遗言,要将坟墓修在江边,好再听伯牙之琴音。

      所谓“千金易得,知音难觅”,自古到今从来如此。就像前文所说,每个人都带着各自的“自我”和“投射”与他人建立关系,两个人内心很深的共鸣,必然是触动到了彼此都有的那份极深的情感体验,所谓“同一个灵魂住在两个身体里”,但这种概率是极低极低的。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真正意义上的情感连接是很困难的。


      说到这里,不禁有些黯然。难道共情,从本质上来说,就只能是一个神话吗?

      在《拥抱你的内在小孩》这本书里,作者谈到人格的三个层次:核心层是生命的本质,是爱与慈悲的温软;中间层是易受伤的脆弱情感,是我们经验的恐惧和羞愧等情感;第三层是保护层的防御机制,是一层硬硬的壳将我们与他人隔绝。或许,对于我们来说,重要的是,我们有勇气放下防御的盔甲、面对痛苦的情绪,并最终进入宇宙里爱的核心。此时的共情,便不只是一个“技术”,而是对于人性的一种深刻的理解与悲悯。

      这是一个很美好的愿望,但同时,也是一条终其一生的漫长旅程!

发布于2015年8月04日 星期二 14:26:31 感谢(0)0收藏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