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在目光里寻找自己】

Image title

本文写于20130505 中法培训(第二次)后,至今记忆犹新,那个令人潸然泪下的午后……

第二和第四天分别由乐荷(乐呵)老师主讲,她的年龄步入中年,体态丰盈,偶尔流露出小女生的纯情和调皮

那些鲜活的自闭症和精神分裂的临床观察,让人的心情久不得平静,也头一回,听到动情处潸然泪下

对于案例,难免让人产生疏离感,跌入二次分析的怪圈,大家似乎更关注目的、解决方法、成因等,独独疏远了当事人的情感

因此,我更愿意把案例当故事听,那也分明就是一个个生命在发出自己的声音,寻找自己在世界上的位置,抱着敬畏之心,不去分析,而是去欣赏

第四天上午,一个故事的出现,让空气在那刻似乎失去了流动性,放慢在那里,有种浓厚醇香的味道久不肯散去

惊叹于故事中丝丝入扣的人性关怀,尝试整理下,可生怕减损了当初的感动

此刻写下这段文字的我,依然有股暖流淌过心房,请原谅我的拙笨之处,希望跟大家分享哪怕一点,只是不想让这个故事就此埋在我的记忆里

某天,一个5岁的女孩子由母亲带着走进我的分析室,从体态上不难看出她正经历着什么,跟很多自闭症的孩童一样,她不看我,自顾自站在窗口,直直的

那天阳光很好,透过窗户投进来一束,洒在分析室的桌边,她就那样站着,不说话,仅对这束光线感兴趣,把手挡在眼睛和光束前不停晃动,同时另一只手敲击牙齿,发出有节奏的叩叩声

我走过去,站在她旁边,想象着我的眼睛就是她的,然后看她的手以及倾听那个扣扣声,于是我发现,阳光透过手的晃动发生着变化,或密或梳,或浓或淡,而扣扣声的节奏和光线变换的节奏竟然是一致的

每次来,她都玩儿着她的阳光游戏,不说话,也不看我,大概几年就这样过去了

中间有过几次,她会慢慢移动身体朝向我,手部的动作并没有停,直到放到我的眼前,此刻,阳光在别处,而她似乎并没有失去它,霎那,我捕捉到了一些东西,那关乎所有和光线有关的东西,比如眼神里的光芒,于是我说,啊,你是不是看到了我眼睛里的光?

从那刻开始,她在我眼前这样做的次数越来越多,我们的目光交流也越来越多,母亲看着这一切,跟我说心里很不是滋味,因为女儿从出生开始就没有说话,更没有看过自己,但却和我有这样频繁的眼神交流,我说,别急,她这样做是在慢慢学习,总有一天,她会这样看着你的。

更大的转机和珍珠项链有关,有天,我戴了条,她看到后特别有兴趣,拿在手里一会儿拉直,一会儿攒在一起,把它放在阳光下,眼睛从来不离开,原来那项链会折射出各种光芒,有的细微光线如果不加注意根本看不到,但对她来说,这若隐若现的光足以吸引她用整个生命投入其中。

长达几个月,我都带着这条项链,任由她用各种方式玩儿,与其说玩儿,不如说她在和光线里的眼睛对话,于是,某刻,我说:是不是妈妈的眼睛里也有这么漂亮的光?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值得永远被记住,她停了几秒钟,放下项链,走到妈妈身边,把身体蜷缩成婴儿状,两只手握在一起,羞涩中带有试探和犹豫、不确定但又娇羞的瞥了一眼妈妈,那个眼光足可以在空中划过一条弧线,这条弧线足足走了十多年

……

故事可以停在这里了,也就是这里,让我泪如雨下

这个画面牢牢定格在了女孩子那惊鸿一瞥上

我们可爱的乐呵老师以及她的团队用15年的时间陪伴她的病人就是这样一路走过

一定还有更多更感人的故事,这个也仅是惊鸿一瞥

这是份在心灵深处相遇的工作,美就美在语言不多,或者看上去说的语言根本不和逻辑,但对病人来说,那是个福音,是个能懂自己的声音

眼泪为这份人与人的无私、真诚、承接、温暖、你的眼里看到我而流

眼泪还为这些降落在人间的天使而流,她们仅仅是折损了翅膀还不适应人间的规则

眼泪还为女孩子即便在母亲产后严重抑郁得不到关注(眼神的确认和承载)后依然用自己的方式活下来而流

眼泪还为那一瞥里包含的对妈妈的依恋与爱而流,就算妈妈过去如此对我,我对妈妈的爱始终都在

发布于2015年8月13日 星期四 20:24:05 感谢(0)0收藏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