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遗尿症与神经性尿频

先给大家讲两个案例。一个是五岁的男孩,才两岁多就知道大小便,不尿床了,但最近一个月却几乎隔天或隔两天就尿一次床。家长带去医院检查了膀胱、尿路等,都没有问题。睡前不喝水,督促排便等也做了,都不见效。另一个是三岁半的女孩。上幼儿园以来,每天都数次说要尿尿,老师领去厕所却没有尿或只有一点点。在家里就没有这个状态,家长带着去医院检查了,并无任何器质性的原因,诊断为神经性尿频。

 

    排便是孩子最早有意识地去感受并控制的一个行为。很多孩子甚至很多成年人在遇到重大的冲击时会大小便失禁。孩子声称要排便是大人无法拒绝或拖延的指令,也无法查证。有句民谚就是“懒驴上磨屎尿多”。这些因素都容易使排便成为最方便的借口和最可行的通道,以躲避或暂缓现实的处境或压力 

 第一个案例中的男孩,是从小与母亲姥姥一起长大的。父亲工作忙、有钱、外面还有家室。母亲因此与父亲和奶奶不和。在五岁的时候,父亲出现要离婚,而且孩子要求归父亲,由奶奶抚养。母亲是比较软弱、无能型的、不甘心又无奈。大人尽管做出了努力瞒着孩子,但孩子还是知道了,私下问过姥姥,却不敢跟父母提起。后来,父亲母亲沉吟不决,干脆公开了讲,用母亲的话说,“天天逼问”,还说要让儿子自己做选择。母亲说:“不放手儿子,儿子肯定没有父亲能享受更好的物质条件;放手给父亲,又担心肯定不幸福。孩子表面上是很平静的,一切都显得很正常,甚至没有害怕、没有哭的迹象。但是晚上开始尿床。  

第二个案例中的女孩儿,母亲是独生女,不会管孩子,父亲是从小受父母严格管教的。现在虽过得不错,但对童年的被管束还是不能释怀,发誓要散养孩子,给孩子自由和快乐。上幼儿园前,孩子在家里喷水枪,在床单上画画,吃饭时不吃饭,睡觉时不玩累了不睡,是常态,谁都不说,也不许说。上幼儿园后幼儿园老师是相对比较严格一些的,但在一家正规大型的公立园中,绝不至于打骂孩子。可以想见孩子的种种不适应有多严重。一开始,她要上厕所只是个借口。借此获得关注或暂停/离开事故现场。慢慢地,她开始真的觉得有尿意,只要一紧张不适就要去排便。这个问题的本质,不是幼儿园管得严、老师厉害,更主要的是孩子没有发展出于年龄相匹配的社会能力,造成对环境不能适应。 

从上述两个例子可以看出,外界持续的紧张性的刺激是造成遗尿症和尿频的原因。偶然的尿床和尿频不必惊慌,可能是玩累了,睡得太沉了,喝水多了,等等。但是过分的情况下,一定有压力事件环境诱因。孩子发病年龄一般在10岁以下,个体的心理咨询或治疗要么无效,要么只是有所缓解,彻底解决必须是环境和养育方式的巨大改变,或者去除了紧张型刺激,或者孩子的社会能力增长了  

有经验的幼儿园老师可以把神经性尿频矫正过来,她们一方面不责怪、压制孩子,另一方面帮助孩子适应集体生活,遵守团体规范,在幼儿园能玩得开心。但是,家里如果没有相应的变化,就算尿频的问题解决了,迟早也会有其他问题出现。

发布于2015年9月14日 星期一 20:31:21 感谢(0)0收藏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