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留学心理问题完整版(与北青报发表的不太一样)

留学生越来越多了。不仅是出去念研究生,念MBA,深造,现在去国外上小学的,上中学的,上大学的也越来越多。人数多了,根据比例,特别出类拔萃的越来越多,“失败”的也多了起来。这几年各类媒体报道的留学生问题的事件,自杀的,被杀的,在国外杀老师、同学的,回国杀妈妈的……至于从抑郁状态到抑郁症,从压力、焦虑到出现躯体的疾病或者神经症甚至精神症,从适应不良到完全放弃,从踌躇满志到幻想破灭,就更多了。而这些问题的背后,深层的根源,是留学生们的心理健康问题:是否有足够的心理能量,是否有良好的行为习惯,是否能够自我鼓励和自我修复,是否能够独自去适应和应对新环境、新问题,等等。

    留学是一个过程,从前期的考察、比较、做决定,到留学前的种种准备,到刚落地时的适应期的度过,一直到留学结束前和结束后的职业与人生选择,要经历许多的事,遇见许多的人,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不仅是学了语言,学了专业知识,接触并了解另一个文化、另一种社会,更重要的是,无论是主动的还是被动的,我们自己在学习、反思、应对与回馈的过程中,更加了解自己,了解自己的文化、自己的特点,自己的能力,是自我成长的过程,也是塑造自己以及被塑造的过程。

     很多人最关心“问题”,留学生容易出什么样的心理问题?怎样才能避免问题?怎样解决问题?等等。在我使用的积极心理治疗疗法里,我们说:“健康的人不是没有问题的人,而是能够恰当的应对问题的人”。留学本身就是最大的一个问题,摆在我们面前。我们来看看,针对不同的年龄段,摆在留学生面前的、最大的挑战有哪些。

 

     对于小学去留学的孩子说,外在的变化,例如语言啊、生活方式与习惯啊等等,对于他们就不是个事儿。我有个朋友,孩子四年级去德国,一个学期下来德语就没问题了,现在家里急的是,孩子在家里不说中文。家长的愿望是两门语言、两种文化都要学、都要会。可是孩子有自己的选择。她大部分时间说德语,周边的路牌、广告、电视全是德语,她自然就浸了进去。家里说的中文毕竟有限,她要说中文就要花精力去回忆、去想怎么说,当然不如说德语来的自然、省力。我有好几个朋友,在美国,孩子上小学,周末还送去中文学校专门学中文,效果都不理想。如果小学就让孩子留学,他融入快,没口音,长大后与当地国家的同龄人之间没隔阂,人家不拿他当外国人或移民看,这些都是好处。同时,这也就意味着,家里养了个外国人,孩子越长与家长差别越大,孩子早晚会遇到身份认同的问题:我到底是中国人还是德国人(或英国人,等等)。家长和孩子的看法常常不一致。这个问题是有小留学生的家庭所独有的,要提前、不断的正视这个问题,沟通好,达成一致,以免有一天突然间这成了孩子生命中的一件大事儿了。

     小留学生在当地社会中遇到的另一个挑战是家庭环境与社会环境的差异。当地的孩子回到家,家长不仅可以过问和辅导功课,闲聊间很多与学习相关的内容就讨论过了。小学时期的孩子受这种日常点滴的影响是很大的。我们来看国内的小学生,用心一点的班主任很快就能猜到孩子们的家长的职业,因为孩子们在家里听到的父母的话不知不觉就记住了,并用在了自己的语言中。小留学生们缺少来自家长的关于当地历史人文习俗等的信息,无法“耳濡目染”。还是在德国的朋友的例子,他女儿被同学邀请去当地人家的生日会,回来后告诉说,同学的爸妈教她怎么用刀叉。假以时日,这些生活的细节,孩子逐渐会学到。有的孩子不介意自己的不懂、不会和笨拙,有的孩子可能就会比较敏感,因自己的与众不同而变得小心、压抑或者不安。这是家长要注意观察、及时了解的。

    小留学生会长大,由儿童而青少年而成人。他们的人生观、世界观和理念将与父母产生更大的差别。对于未来的规划,一家人一定要提早沟通。我有个朋友在英国,她说她们两口子是决定要回国养老的。那么孩子将来呢?跟着回中国?还是单独留在英国?若一家人对此有事先的准备和认识,到时候无论做什么决定,互相之间都会有谅解,而不至于父母抱怨孩子不孝,或者孩子抱怨父母自私。

 

    选择中学留学的孩子大概可分为两类,一类是特别优秀的,北大清华已经不能满足他们的需要了,所以选择出国留学。另一类是在国内高考可能进入不了一类的大学,于是决定去国外读书。对于前一类的孩子,他们中的很多人已经习惯了“成绩好=个人优秀=被赞美被接纳被宽容以及轻易获得优待或礼遇”这样的公式。他们本人的大部分精力以及老师家长的引导和强调,都是在各类知识与技能的累积上。独生子女本来就缺乏同龄人间紧密的互动,对于同龄人交往中遇到的摩擦、挫折、愤怒、嫉妒等各类情绪,没有机会去面对处理,大多数时候选择了逃避到学习中,或忍耐、压抑、转移等办法,因此先天环境就没有“逼”我们去增长与同龄人相处的能力,自己在只专注于学习知识,忽略了关系能力的发展,很多学习成绩顶尖的孩子在处理人际关系上都有待提高。在国外,不再因为你成绩好,就会得到他人的无条件认可和接纳了,前面提到的公式不再成立了,你需要做些别的事而不是用学习成绩来获取友谊、关注、谅解等等,这会让很多孩子非常失落和困惑,进而就会产生不满,有的是对他人和环境不满,有的会对自己不满,自信心受到打击。我们都不会对这种状态感到舒服。有的人会找到正确的方向,那就是去磨炼自己的人际交往能力。但是这个不容易,这需要我们有勇气去尝试,有耐心去接受一次次的失败,还要有智慧去反思和学习,最后找到适合自己的人际交往方式。这个过程会是不断试错的过程,也会有负面的情感体验,所以孩子需要有很好的心理素质,以及有能够理解、接纳、支持并指导他的家长、老师或朋友的陪伴。也有一些孩子却不会选择这条路,他倾向于用旧有的公式去套用现在的处境,可以把自己人际关系的问题归因为他人学习成绩不如自己的嫉妒,或者选择更加努力的去学习,用更傲人的成绩来换取本该用其它办法来获得的关系和情感。这样的孩子一时不会有外在的不适的表现,因为留学的主要任务仍然是学习,成绩在考大学、找工作等方面还是重要的,所以人际关系方面的欠缺可能一时还体现不出来。也有的比较敏感的孩子,可能会因为人际交往能力和新环境中旧公式不成立而一开始就表现出了情绪上或行为上的困扰。无论是哪种情况,或早或晚,应对或逃避,人际交往能力的欠缺会影响到作为一个人的社会功能的发挥。如果能有及时的心理援助,或更早一些的发现、及时补课,孩子的留学过程就会顺利一些。

       对于第二种选择中学留学的孩子来说,自信可能是他们的敏感点。有的父母即便没有说,孩子自己也会得出这样的结论:我不够优秀。因为我不够优秀,父母要花更多的钱让我中学就去留学。这样的结论会导致孩子的自卑和自责,留学生活的学习与留学后自己是否能回报父母的付出,会给孩子带来更大的压力。对于这种孩子,一定要在留学前解决好他的自信心的问题。自信心的建立有赖于全面、客观的自我认知。这对很多成年人来说都是比较困难的任务。

      实际上,无论对哪一种中学留学生,青春期的主要任务之一就是自我意识的确立和认同,搞明白我是谁。这个年龄段的孩子还有一个特点,就是更重视同伴关系,甚于父母关系。在同伴的眼里反映出的我,是我更想要的关于“我”和关于“如何成为我”、“成为一个什么样的我”的信息和指导。同时,尽管青春期孩子的很多对父母的逆反行为让父母觉得孩子与自己好像势不两立。其实父母的建议和指导是孩子潜意识里需要的,作为参考、对照或者规范。如果孩子在身边,尽管有摩擦有冲突,父母的意见和指导是能传递到孩子那里的,留学的孩子则不然。我有好几个朋友的孩子是在国外上的私立中学国际部,都是寄宿学校。孩子完全投入了学校的生活。与父母定期的视频通话很少有深刻的内容,基本只剩下了报平安。孩子平时点滴的一些挫折和不舒服的感受一般都不会主动告诉家长。这里就有了一个两难的处境,家长主动问,可能会引起孩子的反感,家长不问,孩子又不说,就可能满足不了孩子成长的需要。

     我有一个来访者,他高中去澳洲留学的时候是九十年代,通讯并不发达,与家里的联系很少。他面对自我意识和身份认同这一任务时,采取了“信念”这个方法,首先设定自己作为一个有教养的中国人受到西方良好教育,所应该具有的品德和行事原则与标准,并坚定的执行。这些信念和标准确实帮助他在惶惑的时候去果断的选择,在失意的时候是他的安慰,在成功的时候是鼓励。他的坚定帮助他一个人完成了学业并找到了很好的工作,而且得到外人的认可和欢迎。他的问题在于,成年后,那些当初保护他、支持他的信念和坚定的态度,反而成了阻碍,隔离了他与现实世界的接触,也是他用自己的标准去评判和要求别人时攻击别人的武器。

      还有一些中学留学生是寄信在当地人家、homestay,或家里委托了监护人的。这个年龄段的孩子与自己父母都沟通不畅,与监护人或寄宿家庭成员相处也是一大挑战。只有少数会有外显的冲突,大多数虽表面上没什么,孩子在适应期的内心冲突是蛮多的,有的能最终找到解决办法,有的就不会。有些办法虽一时解决当前的冲突,例如忍让、保持距离、顺从听话等,时间长了也未必是好的办法,甚至会形成孩子将来性格上的忍耐、冷漠等特点。我这里要再次强调一下,留学带来的这些“挑战”,是一个人成长的机会,通过适应和应对不同的人会找到不同的办法,形成一定的行为模式甚至性格特点。存在的就是合理的,没有标准的“好”的“正确的”行为和性格。例如,忍耐的人是让别人喜欢、愿意亲近的人,但忍耐的人可能自己会感到压抑。前面所举的例子中,一个人能建立起自己的信念和标准并坚定的执行,是多么不容易、多么值得觉得啊。大多数人都能用自己成长中习得的行为模式比较顺利的过完一生,我们关注的是那些过度了的、极端的例子。所有留学的人都会遇到这些问题,但不是所有的人都会出问题。如果我们提前有所认知、有所准备,就更不成问题!

      小留学生和中学留学生由于正处在成长的早期,不同的就对和适应方式会对他们人格的形成有很大的影响,大学留学的孩子理论上讲应该在心智上都比较成熟了,虽然在实际生活中很多十八、九岁的孩子们的社会行为能力实在是称不上成熟。留学生自己和家长可以先做一下评估。现在大多数留学生的费用是由家长出的,学生和家长能否在留学前的各类事情中达到很好的磋商,已经是在为留学后的沟通交流做准备了。经过自己和家长的评估,如果认为自己在沟通、情绪、自我认知等方面需要提升,那么一定不要存在侥幸心理,以为到了国外自然就好了,锻炼锻炼!有的孩子被扔到水里会自己学会游泳,有的就是遭遇没顶之灾。即使您选择不作预先的心理行为的准备,至少做一个万一有问题的预案,例如找谁求助,允许孩子休学等等。

      如果留学生是成熟的,那么他面临的就不是前面说过的成长中的问题。而是这个年龄段的人所遇到的具体问题,主要是爱情、生涯规划和“成年初显期”的问题。

       大学生谈恋爱在今天是很正常的,甚至是“必须”的。留学在外的大学生要注意的是,要区分这是真正的爱情还是补偿和替代。我接待过的大学留学生案例里,只有一例没有恋爱的困扰。在孤独的异国他乡,我们需要亲密的关系提供给我们的陪伴,并在这个陪伴中附加上更多的要求和期待,令爱情不堪重负。在我们脆弱的时候,我们也容易沉溺于一句好话或一个笑脸而匆匆地做决定。我有一个来访者,一直清楚她与男友是互相需要陪伴而不是爱情,这份亲情反而让她很纠结,时而觉得虚伪、太脆弱,时而又表现出超过年龄的“看得开”、“过一时算一时”,其实搞的自己很难受,对方很难受,双方都从关系中获取更多痛苦而不是快乐。另外一个来访者正相反,特别投入的爱上了对方,无奈父母不同意,男友也不是很上心,毕业后两人的未来都茫不可知,所以男友也不敢给她什么保证。这让她从两人的关系中体会到的是茫然、困惑、不确定与不安全、分裂与反对,困难重重,而不是甜蜜、稳定、支持、力量。

     选择留学,大多数人看中的是留学经历带给人之后的职业提升。对于大学留学生来说,毕业很快就来临,自己要有一个什么样的职业规划,甚至是人生的规划?表面来看,留学给孩子带来更多的选择,更高的起点,这同时也意味着更多的困惑,更多的放弃。选择就是放弃其他的选项。回国还是不回,两个选项的差异太大,反而让我们在做选择时更踌躇,更不敢轻易做决定,也就增加了我们的焦虑。起点更高,意味着限制了我们的选择,因为一旦选择了低的工作,我们不仅自己不甘心,也会担心别人的议论。随着海归的增多,现在的就业市场也发生了变化,有不少海归去选择“低”的工作,“低”的工作还不要海归的情况也比比皆是。前面提过,留学带来的变化太大了,是人生的方向的转变,所以留学生要考虑要选择的已经不止是职业的问题,而是人生的方向和选择。这带给我们更大的压力和焦虑。

     对于已经进入社会的成年人,选择出国攻读MBA或进修等等,比前面提到的小留学生们有更明确的计划与目标,也具备了更多的生活经历和能力。前面提到的挑战对于他们来说可能不成问题。如果他们对未来改变的期待太大,对未来改变的期待太大,我们的世界又变化的太快,超出了他们的规划,那么理想与现实的冲突、期待落空的失望、甚或绝望将是他们生活中的一个难关。如果他把留学带来的个人成就与个人的自我价值等同起来,那么成就上的挫败将是自我的创伤。

      前面是根据不同的年龄段列出了留学会带给留学生的挑战。下面列出的是每一个留学生都会面临的具体问题。

     首先是孤独。就像被移植的植物,虽然他在新环境还会得到养料、土壤、水和阳光,虽然他仍然在生长、发芽、开花,但它的根系需要时间与土壤紧密的连接。人是社会动物,我们也需要与他人的连接、联系。初到外国,我们被连跟拔起,与他人的接触和更紧密的关系是需要时间的,也就是说,我们必须体验一段孤独的时间。这一段时间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感受,也会有不同的办法去应对。无论多么孤独,有两个关系是一直存在的,一个是我与我的关系,一个是我与世界的关系。也就是一个人的自我接纳和一个人的信念、信仰。这两种关系如果是健康稳定的,这一段孤独就很好度过。

    其次是经济问题。留学的费用很高,无论是富裕的家庭还是贫穷的家庭,如何花钱是留学生自己决定的。我有一个来访者是一个官二代,同时也是富二代,虽然家里告诉他不用担心钱,但他在消费的时候总是要算来算去,很纠结。有一个孩子是普通人家出身,他在法国,就尽量俭省,很少买蔬菜水果。还有一个来访者,属于中等偏上的家庭,她的问题是消费过度。他并不买特别贵的名品,但她控制不住总是购物,买回一大堆的东西,累计起来每个月都要把父母汇到卡里的钱花光甚至透支。

    一般的家庭中,无论是家长还是孩子,都会去考虑将来的回报与现在的付出,这个问题经常现实的摆在留学生面前,不是家长让孩子不要操心孩子就不操心的。花钱买东西是每天要做的事,因而会成为一个突破口,成为解决心理冲突的替代。我上述的那个购物成瘾的孩子,在购物的过程中她体验到了决断与控制,即自主选择并获得结果。她动用自己的智力去比较,因而买到了性价比高的东西,让她很有成就感。在购物的过程中,作为消费者她得到了被关注、被服务、被讨好和宽容的感受。有这么多的好处,她当然迷上了购物。她的家长带她来找我咨询时,希望我能改正她的乱花钱的行为。通过分析,他们明白了如何让孩子获得主动控制权、选择权、成就感和被接纳的情感关系,才是关键的所在。所以,有些经济问题我们不能掉以轻心,它并不是纯经济问题,后面有未满足的心理需求和不恰当的行为方式。

    第三是文化冲突问题。很多人都熟悉“文化震惊”(Culture Shock)这个词,它指的是生活中某一种文化中的人初次接触到另一种文化模式时,所产生上的思想上的混乱与心理上的压力。由于生活习惯、语言、文化风俗及价值观、世界观的不同,必然发生冲突和适应的过程。文化冲突常有两种形式:一,主动形式是,为了达到某一目标,满足某个需求,我们采取了某个行为,这个行为在中国是能够被理解、被配合的,因而能达到目的。可惜,在新的国家就不奏效了,这会让我体验到挫败、怀疑、愤怒、困惑。二,被动形式是,对于他人的行为,我们赋予了不同的意义。我们的赋意引导我们对对方的行为做出判断,导致我们产生不同的情感。综和我们的判断和情感,我们决定与对方是什么样的关系以及采取什么样的应对行为。例如,和同学一起吃午饭在我们看来是关系好的象征。当我邀请一个同学一起午餐时,他拒绝了我,于是我感到失落和伤心,认为他拒绝了我的友谊。但在对方那里,好友并不一定意味着一起午餐,他的友情表达方式是另外一种,而且他并没有每天按时午餐的生活习惯。是我并不知道这些背景,于是我误解了对方。

    有些文化冲突是可以通过改变认知来扩展自己的视角,进而消弥冲突。也有很多文化的影响是建立在我们的潜意识中的。我们只体验到冲突后的那些情感,却未必能意识到这是文化冲突造成的。如果我们能保持开放接纳的态度,“不同”不意味着对错、好坏,我们的情绪首先会平静下来。在接纳自己、接纳对方的基础上,加强沟通,就能很好的应对冲突,并逐渐消除冲突。

    家长和家庭在留学生的心理适应期起着重要的作用,无论是什么年龄,父母是我们与生俱来、斩不断关系的重要他人。父母和家庭永远是我们的大后方,如果从小与父母的互动是健康、正向的,那么我的大后方是稳定的、安全的。我在外面的世界累了、伤了、烦了,这里永远无条件的接纳我,给我充电、让我养伤,我可以暂避风雨、休养生息。有了这样的后方我才敢于也愿意探索外面的世界,远走异国他乡。可惜,我接待的所有留学生案例中,都有一个不够稳定、安全或不够值得信赖的家。有的家长特别担忧焦虑,家长的不安传递给孩子,无形中增加了孩子对国外新环境的恐惧。有的家长透露给孩子的是“破釜沉舟、只能向前”的信息,孩子的安全基地被关闭了。背水一战的孩子有可能更加的恐慌,也有可能更加的怯懦,不见得都英勇向前。“断路”的形式有很多种,有的家长是为了面子,跟亲朋好友面前荣耀的夸奖孩子在国外如何好、如何前途光明,孩子哪里还敢说什么不好的?有的家长是因为付出的钱和时间,让孩子必须坚持到底。有的家长是明示或暗示孩子,国内的学校不好,以你的资质只能留学。等等。当遇到挫折和困难时,大多数孩子会第一时间想妈妈、想家,隔着千山万水的视频或电话,常常不能令双方沟通顺畅。孩子此时不需要家长的具体指导,他更需要的是父母的情感支持。可惜很多家长辨识不清孩子的需求,也满足不了孩子的情感需要。“给他们打电话也没用”是我常常听到的孩子的话,这里包含了很多的失望和无奈、无助。

    写了这么多,希望你不要被吓到!选择留学,您一定有充分的理由,我们要做的,既不把留学看成通往天堂的金光大道,也不把它看成荆棘丛生的险途。我们要做的是,有勇气正视留学所带来的挑战,做好准备、迎接挑战。

    在我接手的留学生案例中,他们分别在法国、德国、挪威、瑞典、芬兰、加拿大、美国、俄罗斯、澳大利亚、新加坡、日本和香港等地留学。出国年龄有14-16岁高中生,有二十多岁大学毕业甚至工作后出去读研究生的,大多数还是本科生,男生女生都有。出国前他们都做了充分的准备,语言、目的国的文化历史风俗习惯、金钱。有几位还在当地就有亲戚或者父母的好友做监护人。

    总结这些案例,首先我们要冷静客观全面的看待留学,做好心理准备。最好的准备是把自己准备好。当我拥有良好的社会行为模式和情感关系能力,当我们有正向乐观充实的信念,我走遍天下都不怕。我的家人若也能灵活的做出调整,和我一起迎接留学带给我们全家的变化,我就更加如虎添翼。最后,重复这句话,送给担心留学心理问题的学生和家长:健康的人不是没有问题的人,是能够恰当的应对问题的人。祝你顺利地度过留学生活,登上人生新台阶!

发布于2015年9月14日 星期一 20:56:40 感谢(1)1收藏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