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英文论文写作:故事和姿态(二十三)

周一上午去给个讲座做口译。早上闹铃没响。于是偌大的会场,将近二百人坐得整整齐齐,眼睁睁看见我蓬着头发,狂奔到讲台上。 我呼哧带喘,讲座的老师笑着对我说,last minute, huh? 这个老师长得特别像樱桃小丸子的爷爷,光头,又很可爱。老头儿说,今天我们来讲讲如何在英文的学术期刊上发表文章。 我心头一惊,哇晒。我原以为是讲心理治疗的,原来是讲学术的。 1、Introduction 我一直到大学毕业都对读学术论文没有太大的兴趣,尤其是中文的文献(当然这其中的原因有很多是自己才疏学浅,可能没看到好的文章)。但更多的原因是,就像我一开会就觉得要犯困,听领导讲话就走神,提到文献我就坚定地认为它们无趣、无聊,没有意义,而且常常没什么逻辑。 小丸子爷爷讲的很有趣。他挥舞着双手说,中国人写introduction都写错啦! 中国人喜欢先追溯一下上下五千年,再俯瞰一下祖国大江南北,东家长李家短。字数差不多了,说,嗯因此我要研究这个问题。可你看完一头雾水,五千年长短,南北河山,为毛你就要研究这个问题? 他说,Introduction的意思是,你要用逻辑,去讲一个故事的开头。讲给这个杂志的专家评审、编辑,让他知道你发现了什么问题,为什么要解决这个问题,打算怎么解决它。 “Story! Story! Story!” 我那天站在一个学术的讲台上,看见这个发表了数百篇文章,自称是科学家的老爷爷,大声地喊,“故事!故事!故事!”的时候,我觉得特别神奇。 原来不止拍电影、做话剧、演讲写作要会讲故事,连如搞科研也一样:你要有个好的故事,有个逻辑,把它有趣的/有吸引力地讲出来。让人们一开始就能全神贯注,跟着你的逻辑,有个有趣的体验。 于是我想,大抵这世界上的事情都一样。做任何一件事情,甚至看起来枯燥的事情,你都要用心地,去讲好一个故事。你要把你的对象,无论是老板、客户,还是期刊的评审和编辑,看作是活生生的人。你用你的“故事”,去打动他们。 2、Limitation 课间的时候,有老师来问,说西方人对我们中国的什么感兴趣呢?我写什么才更容易发表呢?小丸子爷爷笑,说,哇我们对中国的任何事情都感兴趣。只要是做的好的研究,我们都感兴趣。 咱们中国人特别擅于/喜欢揣测别人的喜好,咱们……热情嘛。可是常常一不留神,就把自己放在一个和对方不平等姿态上,或低三下四,或居高临下。 写文章也一样。举个例子。 学术文章的结尾,一般要写limitation(局限)。意思是,你要坦诚写清楚,你做的这个研究的局限在哪里。 小丸子爷爷再次挥舞着双手说,中国人的limitation都写错啦,不是写的不好,是根本就写!错!了! 他举例说,中国人写limitation,常常有两个现象:一种是在找借口。比如说,“我这个被试不太符合要求,不过我已经尽力了”。另一种是,“谦卑”地贬损自己。说“我这个实验真的做的很不好。实验设计的有问题,方法有误差,结论有问题。真逊”。 小丸子爷爷说, No No No, 你不是一个学生的姿态去跟评审老师说,你看你看我已经尽力了,不要苛求我;亦不要跑到另外一个极端上,跟全世界的人去说,哎是啊是啊我真的很差劲哎。 你要知道,当你在写你的学术论文的时候(拍电影/演讲/文章/搞研究,等等等等你的作品),你是一个付出了大量努力的工作者,你为这个世界带来了新的思路。 而投稿的过程,不过是你把你作为一个专家的作品,展示给另外一个专家(专家评审、编辑)看。你说服他,你这是个好的东西,值得被更多人看到。 这是一个姿态的问题。 你不必掩饰来显示自己的无辜,亦不必自贬以示讨好。你是值得任何一个人尊重的,更值得自己尊重。

发布于2012年1月01日 星期日 08:00:00 感谢(0)0收藏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