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给离婚带孩子的家长

离婚后,单独抚养孩子的家长中,母亲的比例高一些。这样的家庭,常被贴上“单亲家庭”、“残缺家庭”的标签。在一些城市、一些学校,这些孩子在入学资格上甚至会遭到歧视。孩子将来长大了,在谈恋爱、结婚的时候,往往也会引来他人的评判和怀疑。在接触他人的时候先入为主,持有偏见,固然是很不明智的态度和很不公允的做法。但是偏见的形成一定有其比较广泛的、长期的一致性,才让人得出一致结论。也就是说,所谓“单亲家庭”,一定有一些共同的特点,而这些特点,无论是环境上的,还是养育方式上的,容易在孩子成长过程中造成比较偏颇的影响。这里,我们先抛开其他的影响因素,着重强调一下,这样处境下的家长应该怎样做,才能最大限度地克服困难,避免可能的不良后果。

权威角色

在权威方面,单亲家长常常面临两种困境。一种是与另一个家长的意见公开、彻底的不一致。很多夫妻甚至是因教育孩子的理念和方式不一致而发生争执,这些争执进而成为导火索,引起多年积累下来的冲突和微小精神创伤的大爆发,最终导致离婚。既已离婚,就不再强求两人一定要达成一致,甚至公开地跟孩子说“你妈说得不对”,或“你爸根本就不懂”。另一种是一方家长彻底放弃对孩子的教育,“我不管了,全交给他(她)了。看将来能把这孩子弄成什么样。”甚至还有更恶意、更幸灾乐祸式的预测:“这孩子将来肯定被他(她)毁了。”

第一种困境是由两人的教育理念和方式不一致造成的。单亲家长可以这样应对:首先,无论是否与对方达成一致,你可以告诉孩子,无论父母给你的要求多么不一致,但目标和动机是一致的,都是为了你的健康成长,为了你快乐而有成就。就好像从家走到学校,可以骑自行车或步行走胡同去,也可以开车走大马路去,如果遇到特殊情况,你踢球伤了腿,也可以在一两个月内推着轮椅去。你可以对不同的方法和路径产生怀疑、产生偏爱,但不能对父母各自的动机和用心产生怀疑、误解、抱怨和愤怒。

解释清楚这一点后,你可以接下来说出自己的要求,以及为什么自己会提出这样的要求。之后无论孩子年龄大小,要听听孩子的意见:你喜欢这样吗?愿意这样吗?能做到这样吗?或者你有什么想法和建议?这里要注意的是,要真的倾听孩子的意见,并认真考虑如何将孩子的要求嵌入你的方案,而不是以降尊纡贵的姿态例行公事般地询问孩子,逼着孩子拉长声音、不情不愿地说:“好——吧,听你的!”更不能表面上询问孩子的意见,实际上是逼孩子说同意,并以此为由与孩子的爸爸(妈妈)对抗。

有一个故事,一个领导与两个下属坠落悬崖,三人同时抓住了一枝探出来的松枝。可是松枝只能承受两个人的重量,必须有一人选择松手,否则三人都会坠落下去。时间在消耗,松树在重压下嘎吱作响,三人谁都不吭声。还是领导先开口了,他说:“唉,这么多年来,咱们一起工作,你们给了我最大的支持。现在是危急时刻,我作为领导,要发挥榜样带头作用!我决定,我松开手跳下去!”两位下属听后异常激动,并由于多年的习惯,不约而同地为领导的发言鼓掌。于是,他们俩都掉下去了。如果你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因同意你的意见而下坠,那么,要真的听取他的意见,考虑他的意见。

对于另一方的理念、要求和做法,请不要假装不知道。因为你若不加以评论,孩子只好自己去思考和评论,那就不知道他会得出什么样的结论了。他也许会仿照你的样子,对另一家长的意见置之不理,冷漠以对。但这样做又会导致孩子的内疚,因为这种态度意味着拒绝,不仅拒绝了家长的建议,也拒绝了他的关心和爱护。他也许会很喜欢另一家长的某些理念,尤其是对他有利的,但因为与你住在一起,他只好压抑住这种喜欢,压抑住这种渴望;或者他有时会将这些理念作为与你争执甚至战斗的武器;或者他会表面听你的,而实际听另一方的。无论发生哪一种情况,都会对孩子的发展,对他的行为以及与父母的关系造成不好的影响。所以,你不如面对这些不同,接纳这些不同,与孩子一起,公正、客观地讨论那些意见的可能性和可行性。

若孩子的年龄足够大,若你的心胸足够大,你甚至可以鼓励孩子与另一家长直接对话,让孩子去分辨和比较。当然,最理想的状态是三个人能坐下来一起协商。但是,大多数情况不可能做到,或者做到了,但谈不出什么结果,甚至闹得更坏。而且孩子会产生幻想,以为可以利用自己的学习或行为问题制造机会,让一家人见面,希望父母能够复合。

这种幻想会导致孩子故意行为不端。所以,虽然这是理想状态,但带孩子的家长若无十分的自信和把握,请不要尝试。你只要做到解释清楚自己的要求,并尊重另一家长的意见和要求,考虑孩子的实际情况,严格执行确定下来的规定,就可以了。

第二种困境是另一方(在这里假设是父亲)完全不管孩子,甚至幸灾乐祸地等着看笑话。带孩子的家长此时一定要冷静地处理自己的愤怒和不公平感,单独处理这些情绪,不要让它们影响到你的权威。这种情况下最受干扰的其实是孩子,他会有强烈的被遗弃感,而理由呢,是自己不够好,是母亲不够好,或者是我们两个都不够好。一方面,孩子会下意识地接受这些看法,自责并责备着母亲;另一方面,孩子会反抗这些看法,而最常用、最直接的反抗“工具”就是:“你,父亲,才不好,才是一切悲剧的罪魁祸首。”在这样的结论下,三个人都是输家。因此,在这种情况下,更需要母亲冷静、客观地分析、解释和引导。父亲的放弃一定有他的原因,母亲和孩子可以去猜测这些原因,甚至可以通过沟通,了解父亲的意图。要注意的是,猜测的原因应该是正向的、建设性的,因为父亲和母亲在希望孩子“健康快乐、拥有幸福的明天”这一点上是一致的。还有,猜测时最好多列出几种可能性,让自己和孩子有更开放的胸襟。

伙伴角色

在伙伴方面,家长容易产生“相依为命”的情结。尤其是母亲,在这种状态下,常常选择放弃自己的生活,既当爹又当妈,最终形成不是孩子依赖母亲,而是母亲依赖孩子的局面。而孩子必然要扩大社会交往范围,他必须逐渐在家长和家庭之外,与同学、朋友、异性交往,成家立业,等等。因此,单亲家长从一开始就要明确,孩子将来是要飞走的,并且是真的飞走,而不是像风筝一样,还要留根线在你手里。你当然不能嫌弃、厌烦孩子,但更不能用你们的爱、关系与互动缠绕他、窒息他。

伙伴这个角色所要求的与孩子的情感互动,对于家长是一个极难应付的挑战!在这种状态下,无论孩子还是家长,都处于情绪多少有些失衡的状态。两个情绪失衡的人在一起,更容易引起情绪的激荡和冲突。雪上加霜的是,家长往往认为这种负面情绪是不好的、是示弱的,于是选择掩饰和压抑。但是因为不能完全明确为什么要掩饰和压抑,孩子会对自己的负面情绪产生责备和拒绝,因而产生自卑和羞耻感。因此,家长如果不能应对和处理自己的情绪、情感和孩子的情绪与情感,至少可以选择坦白地承认和表达,哭一场、骂一顿,然后告诉孩子自己心情不好,不是因为孩子的行为或成绩等引起的,总之与孩子无关,是自己的发泄。这样,孩子也能够学会坦白自己的情绪,不去怀疑、不去自责,尤其关键的是,不会借题发挥。

向导角色

作为向导,由于家长过多地卷入与孩子的日常互动和对孩子的日常管理,有时家长会变得“近视”,不能冷静地观察和思考孩子的未来。在这种状态下,大多数家长,至少在一段时间内,对未来是焦虑的、悲观的、被动的。家长如果能认识到自己的状态,虽然改变起来困难,但至少可以不把自己的未来和孩子的未来混在一起,不把自己的情绪和孩子的规划混在一起。如果家长自己对当好向导的角色没有把握,可以考虑提供足够的资源,借他人的智慧给孩子以引导,例如名人回忆录和传记、历史读本、哲学读本、名家的散文以及小说等。如果家长能够在这个围度上关注,但不关闭,并持乐观、主动的态度和灵活、坦然的心态,就不用担心孩子是否会走偏,同时也可以让孩子有自己探索的空间和动力。

榜样角色

作为每天与孩子在一起的家长,其榜样作用最直接、最现实,所以更加要注意自己的言行。离异、个人带孩子,如果还有工作的压力,那么生活的艰难程度确实要高于常人。在这种情况下,最值得关注的就是自己的冲突反应模式和情绪表达方式,尤其是自己面对问题和冲突时的应对方式,直接影响着孩子如何看待自身的不利处境以及如何应付。这考验的是家长的生活智慧和生活能力。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未尝不是家长的一个机会,是时候先停一下脚步,好好回望、整理一下过去,清点一下现在,该扔下的扔下,该补课的补课,未来掌握在你手中。只有超常的压力,才能把炭变为钻石;只有千锤百炼,生铁才能成为精钢。这是需要家长自己来承担的责任,抱怨另一方、抱怨命运、抱怨家庭;期待孩子以及他人的理解、同情和包容;等待孩子长大了会懂事,会有回报,恐怕都不会让你满意、快乐。你的态度决定了孩子的态度,你的行动影响到孩子的行动。是愁眉苦脸做一个怨妇,还是挺胸抬头做一个主人,是你的选择,也是你作为家长的责任所在。

发布于2015年9月14日 星期一 21:09:52 感谢(0)0收藏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