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排行最小的不利之处

 家里至少有三个孩子,才有老小。孩子永远是最小的时候天真可爱,稍大有了自己的自由意志,并要尝试发挥,就会与周边的人起摩擦,惹父母烦。所以,家中一大群孩子站起来,永远是最小的那个更招人喜欢。当老小出生,家里的经济状况普遍好转,或者父母年龄大了,知道疼孩子了。种种条件都造成老小成为家里最受宠的孩子。

与独生子女的受宠不一样的是,老小的得宠会招来一或几个兄姐的嫉妒,理论上他也应当尊重兄姐,必要时接受他们的照顾或领导,所以他还不能任性而为,如何处理好与家人的关系,何时讨好兄姐,何时在父母那里告刁状,何时撒娇耍赖,何时收敛装乖,是老小自然的功课和本领。

对孩子的长久伤害

    1)看重关系和感受,容易内心纠结。与老大形成对比的是,老大会更关注目标的实现以及实现的路径和方法,偏理性;老小会更看重关系和感受,偏感性。如果两者能很好地结合,一定会顺利地应对很多人和事。过度注重感性因素,会被关系和情感所干扰,不能决断,不敢舍弃,逃避冲突。然而世界上的事不可能十全十美,让所有人都满意。本来是为大家着想,却因优柔寡断而事情办不好,或事情办好了,但却为舍弃投入过多的惋惜情愫,不能担当,则要么落他人埋怨,要么自己纠结,是很痛苦的。

    2)服与不服。最受宠,意味着得到最多的关爱,也就意味着被给予的多,被约束的多。作为最小的,家里谁的话都得听,谁都可以开口说上他两句,关心也好,责令也罢,老小处于被动接受的地位。而得到宠爱意味着他有更多的安全感和自信与自由,他又非常想行使和享受这份自由。我有一个朋友,是家里的老七,最小的女孩儿。现在她自己在北京,她最烦的就是接到家人的电话,二姐、三哥什么的,大家都很惦记她,看到新闻说北京大雨或污染,都会给她电话问候一下,并叮嘱一大堆怎么保健,怎么注意,让她觉得这些关心是对自己的贬低:“我都这么大了我还不知道吗?”“从小就管我,这么远了还管?”虽然心里有这些不情愿,可她表现出来的态度总是答应,说“好,知道了”,很顺从的样子。我问她为什么不能直接说出自己的想法,告诉姐姐们她可以自立了?她说,不能拂了她们的好意,她们是关心自己,如果直说会伤了姐姐们的心。

    我的好几个来访者(排行老小的)都有类似的特点,成年的她对来自别人的命令、说教等极为敏感,又不敢或不能去反驳。有的时候,又会突然用很激烈的方法去表达自己的不服。当她口服心不服的时候,别人是能察觉到的,所以她常常听话做事,还得罪了人,别人说她怪,她自己也觉得不舒服。

3)眼高手低。作为老小,家人的人生在她面前上演,哥哥姐姐们的求学、求职、婚恋,老一辈人的婆媳关系,亲子关系,手足之间的互动,亲戚间的往来等,都落入老小的眼中。因此,很多老小觉得自己洞悉了人生和世界,带着观看得来的间接经验,执拗地投入到人事中去,对亲身的体验不能接纳,对看来的“理”坚信不疑,最终变成了一个很“轴”的、不能灵活变通地应对社会的人,则必定会适应不良并造成一定的心理问题。

    4)自我中心,过度期待他人。我们从小是如何被周边人对待的,容易形成我们自己对待的模式,也易于让我们长大后仍然期待从他人那里获得类似的对待,我们自己的言行态度也会在互动中去暗示/吸引他人给予我类似的对待。

    我有一个朋友是家里的老五,由于从小身体较弱,她得到了全家的呵护,任何家务事都不用她干,也不用她来操心。有一天,家里的水表坏了,其他人都有事,就要她去房管所修理队去说一下,请人来修。到了那里,她很友好地一间间办公室问该找谁负责。她知道自己是有求于人的,拿出了她惯常的微笑、示弱的语气和可爱的表情,在家里和学校,她这样的态度是一定会得到对方的耐心帮助的,可是这里的人一个个老爷一样,没有好脸色,没有好声口,有的说“不知道,别处问”,有的说“那边有个门,自己找去”。好不容易找到了,屋里有好几个人,她刚张口说话,就被人喝斥:“等会儿。没看见这儿这么多人吗?”她当时心理委屈得不得了,一方面恨这个单位里的这些人,本应该你们提供的服务,倒要我来低三下四地求你们,一方面也抱怨自己的家人,让我来干这种事!这种事怎么能让我来干呢?让我这么难堪!

    被过度宠爱的老小,由家人的爱筑起了一道屏障,阻碍了他对社会的正常了解和接触,他自己也会形成对社会和他人的错误认知,或者美化社会、期待他人,如上面的例子中,我的朋友认为公事公办很简单,房管所的人应该是热情友好的,等等;或者把社会想象得太过阴暗、可怕,对他人也不能信任、不敢接触,与自己的家人相比,认为他人冷漠、自私、恶意等等。这些偏颇的认知和观念定会导致他的社会行为偏颇,处处不如意。

    我这里说的自我中心不是自私自利的意思,而是指对他人、对环境的认识不足,不会去观察外部的世界,想当然地以为世界就是他认为的那样。所以,尽管他是怀着善意,一片好心,有时也不免让他人误解为此人自私自利,只想自己,不关注别人。形成这种观念的老小,虽是父母宠爱,周围的人也都说父母如何地爱你,很多人却不能真诚地拥有对父母的感恩之心。一方面,在外面的挫折会让他埋怨父母没有教他或没给他机会;另一方面,父母作为他人,也会被他错误地期待,不能随时随地满足他的一切需要,而父母的尽心尽力与不公平的宠爱,又使他无法表达不满,压在心里更难受。

    5)过早经历父母的去世。有不少排行老小的人在未成年时就经历了父母一方或双方的离去。家中一片旗云惨雾;亲友们都在说“留下这个可怜的孩子还没有长大”;哥哥姐姐和尚未去世的父母会加倍照顾他;他对死亡的困惑不敢说,不敢问,也找不到合适的人去问;他会给自己这样的任务——他要学会自己照顾自己了,他还要去为家人考虑;他会时刻担忧另一位父母的健康,害怕再失去......我的几个有这样经历的“老小”来访者,无一例外都受到父母去世事件的打击,负面影响一直没有消除。共通的特点是,他们普遍更敏感、脆弱,内心有很深的孤独感和恐惧,整体态度更悲观,对人生/生命的意义的看法也比较灰色。他们会特别害怕死亡与分离,有的会因此而躲避与他人的亲密关系,变得孤僻冷漠,有的则变得焦虑、缠人,有的则“今朝有酒今朝醉”式的狂欢,沉溺于暂时的华丽聚会中。 

我们应该怎么做?

面对排行老小的的孩子,父母们在养育过程中应该注意哪些事项?

1) 不要溺爱。

2) 让孩子自己去尝试,给他吃苦、犯错的机会。

3) 不必刻意强调兄姐们对老小要“让着”,尽量做到公平,不对老小另眼看待。

发布于2015年9月14日 星期一 21:18:52 感谢(0)0收藏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