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根本不曾忘记,只是在那一刻选择了原谅

古淑青

        曾经在儿子一岁两三个月的时候,把他送回老家20天。再去接他时,他好像完全忘记了我,好像根本不认识我。他不让我靠近,紧紧搂着姥姥的脖子,我心很疼。而我能做的,只是在一旁等着他,做各种努力想让他记起我,给我这个当妈的那个妈的位置。

        从那时候一直到今天我都认为那20天的时间他真的忘了我,直到半夜把他尿,他才又重新回到我的怀抱,自那一刻起他再也不让其他人抱,包括姥姥。

        我一直坚信那是因为他的身体记得我,所以在那半梦半醒之间又记起了我!直到今天我才明白,他根本不曾忘记我!只是他生我的气不允许我靠近他,只是夜里把他尿的那一刻,和那一刻夹杂的各种感受融化了他的愤怒,使他在那一刻选择原谅我!

        试想,我们作为陌生人或者姑姑叔叔这样的角色,在侄子侄女们小的时候隔上一年半载偶尔回去去看看他们,他们都记得我们,如果他们喜欢我们,我们去了他们就很高兴,会对你报以灿烂会心的微笑。他们怎么可能忘记生他养他细心照顾他的妈!

        作为外人,我们离开小娃娃,他们会高兴的跟我们再见,那是因为他的妈妈还在他身边;可是作为他深爱的妈妈离开无力抗争的幼小的他们,他们那份无以言表的痛苦是没办法消解的,所以他们哭。一天哭两天哭三天哭四天哭,可是他不能总是这么痛苦这么哭啊,他们让自己不哭不再如此痛苦的唯一方式就是启动防御! 

        防御是被启动的,用来防卫痛苦!

        再有,不要总坚信自己认为正确的说得通的就真的正确!我曾坚信忘记和身体记忆,根本不知道有原谅发生!

        还有,你永远不知道曾经多少次多么深地伤害过孩子,可是,只要他确信你是爱他的,他都会无数次的选择原谅你!

        其实,你我也一样!

        诊疗室里也一样!

发布于2015年9月23日 星期三 22:42:27 感谢(0)0收藏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