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关于倾听(二十一)

(一)

我更年轻一些的时候,是如此地羡慕做人物访谈的记者。我猜想,每天去见不同的人,听不同人的声音故事,回家把它们用文字写下来,是多么多么美好和享受的事情啊(虽然成年之后……懂得理想和现实差距很大:)。

所以前一段有功夫的时候,我装模作样地做了两次采访。也专门买了些人物采访的书来看,我想知道好的人物采访是怎样的。我一直看不明白的是,人物访谈里面都是被访者在Blablabla说个没完,记者从中究竟起多大作用?看起来So
Easy!

然后我就去做了。采访的过程跟头流水。结果是第一次费尽心力做的采访终未能成稿。拿着那篇稿子四处讨教时,得到的反馈大多说,稿子里面的故事不够,而观点太多。

我陡然意识到,因为那个被访者是我熟识的一个朋友,因对其生活熟悉,我对他这个人的兴趣,全在他的观点上。而因此本该是讲述他的故事,变成了我的一种表演。

(二)

我隔三差五会做口译。口译也是件有趣的事情。它看起来机械、单调、重复,而做起来它却是门艺术,而且富有感情。因为你需要和说话的人共情,磨合,然后将TA的话用你的语言不着痕迹地表达出来。有意思的是,翻译甚至有时候不关乎精准,却关乎情感。

从前听得一个年长的翻译讲,说翻译这个职业不光鲜,亦需忍耐。它最好的工作结果是没有人留心到翻译的存在。因你需将焦点转向场内的主角。而若人们在演讲结束后,记住的是翻译的个性,那这便成了翻译的一场表演,却脱离了演讲本身。

(三)

然后我想回到我的老本行,心理咨询上面。

有一次我们做倾听训练。基本要求是这样的,两个人一组,一个人说,一个人听。说的人,随便说什么都好。听的人不能说话,只能认真地听,用自己的非语言表达,来给予对方支持。

刚开始的时候,我们做三分钟,后来慢慢延长时间。结束时候我们问有多少倾听者真的一字未发?房间里面寥寥无几。

问倾听者说,出于什么样的目的,你会说话呢?

有人说,因为说话的那个人太尴尬了。我想帮帮他;有人说,我太理解他了,我着急要表达;有人说,我想帮他说下去。

你是怎样帮他说下去的呢?我们问。

于是有人举了个例子。说,她讲到她大学谈恋爱,然后我就问她,那你高中时候呢?她讲完高中时候,我就问她,你初中时候呢?讲完初中,我就问她,那小学时候呢?于是我们不尴不尬,激情四射地讲完了这几分钟。

然后我们问那个女孩子,这些是你刚才想说的吗?女生有些害羞,说,其实,我是想讲讲我大学那个男朋友,感叹一下世事无常。

你看,连倾听这件看起来so easy的事情,却不小心,就会把别人的谈话变成自己的表演。

我们太容易拿着自己的人生经验,咨询经验,相似的“模式”去解读每一个生命,用自己的投射去把对方/来访者框住。然后谈话/咨询就不可救药地,会变成我们自己的表演,和说话者/来访者再无关系。

不幸的是,我们还常常得意洋洋,不知道其实已经错过别人原本准备好的,更不同、更新鲜的世界。

简里里-心理咨询-成长笔记

发布于2012年1月01日 星期日 08:00:00 感谢(0)0收藏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