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为什么要心理咨询和心理咨询有效在哪

Image title每次做完心理咨询都很难受,几天都缓不过来,这是正常的吗? - 心理健康

题主和心理咨询师商讨的心理咨询目标是什么?

简单来说,心理咨询,特别是非意识层面涉及到对过去体验的情绪情感探索的,其实不是那种鸡汤样的好像打了鸡血(打了也是来访者自己需要,比如咨询目标就是希望更主动积极,然后在心理咨询过程中会展现出来),或者是情感宣泄后感觉痛快,但是可能治标不治本,还有一个就是很可能把导火线处理了,但是里面的炸药一直埋着可能爆发。 (但是这个炸药不一定那么坏事,也可能是动力,唯一可怕的是里面的破坏性情况)

为什么要心理咨询 (避免破坏性,增加生活丰腴可能性)

之前回答了这个问题 为何一个人在家午睡醒来会有被世界抛弃的感觉? - 生活

属于分离焦虑中的被抛弃感,婴幼儿在前十八个月有超过一周的分离,或则被寄宿或者母亲/替代养育者缺乏临场感(心不在焉)注意到物质而没有注意到心灵等都容易有这类情况。 (参考重大的不可逆的创伤和日常生活中累计的小创伤如忽略等导致)

这里面会涉及到早期的,真实感/不真实感,是否值得被爱,一个人的人格力度意志等等,表现会有展现在学业,事业,与他人的人际关系,特别是进入两性亲密关系发展前,发展中,发展后,还有与父母和孩子之间的关系纠葛上。

基本上,觉得什么不对劲,或者不舒服,甚至太舒服了,都是可以去心理咨询和探索的。

而觉得难过,身体上的无器质性病变(甚至某些疾病也被认为有很大的情绪情感,心理联系),痛苦难耐,知道应该怎样却无法等等,这些是建议去心理咨询的;常见的就是现在有很多科普的抑郁、强迫、焦虑等等各方面。 (抑郁,过去事情无法改变;强迫对当下的控制;焦虑未来可能发生的极度担忧等等 —— 当然,这样分也可能太粗暴直接,因为会有跟多主体的具体细节故事和重叠情况)

然后这里面也有一个问题,就是不一定是完全来源于自身,可能来源于对父母的体察和认同。 我们上一代的父母经历了很多创伤,而更上一代的生活对他们所造成的影响,和我们现在这代(三代人)生活的差异是巨大的。 过去家长所使用的那些策略在现在已经逐渐被丰腴的信息和自我觉察反省中考虑,那样真的可以(快乐)吗,我要过那样的生活吗,我想要怎么或者等各种主体感影响;如果能只是沉浸在物质的外部世界去追逐和满足,那也不错,但是迟早,个人内心一直以来那些蠢蠢欲动的会出来。 各种声音在某些阶段不可遏止的势必出来影响。 (也有之间的处理方式,比如现在流行的冥想正念等)

也有依靠心理咨询师的处理方式,比如认知层面调整,意识上面注意力的选择控制等,还有潜意识方面过去的那些无法承受的痛苦在自我保护下被潜抑的情绪情感。

心理咨询不只是关于你想的是什么,而是关于,你是怎样想的,怎样思考,怎样和你的情感在一起。对于自己怎样理解和与之生活的更好。

题主所感受的这些难受是在心理咨询(咨询几次?关系如何?对心理咨询师有哪些感受感想?)

过程中出现的,包括用刀划自己这种用身体的伤害来感受存在稳定自体的方式是第一发生还是在过去的人生中,比如青春期也有类似情况?

题主在知乎这里提问,表示在承载这些痛苦的情绪情感同时,也有了成年的理智观察和询问探索,寻求资源能力。

心理咨询,特别如果是三、四次以上,有的是六、八次,来访者和心理咨询师建立的关系比较深厚,心理咨询师是陪同来访者一起去处理那些过去潜抑的痛苦情绪情感,那些无比悲伤,带有毁灭性的冲动,那些无法承受要被淹没般的黑暗。 这个过程不是很舒服的,正式通过对那些存在但是被潜抑的过去的认识来更清楚地理解自己,也理解他人,拥有更好的现实检验能力,而不是通过现实他人看来没什么的小事轻易激发幼年的这些脆弱又疯狂的挣扎,婴幼儿般极端模式。

心理咨询的有效性

我们最伟大的天赋之一是理解能力,通过心理咨询师的帮助,走在觉察和理解自己与他人的康庄大道上,而非只是一个人(或者几位病友们)痛苦地自寻出路(关键很多时候在绕圈,缺失了生活别的可能性与乐趣,某些发展)。

有些人适合现实的目标和策略,和怎样一步步操作。

有些人(如果探索那些过去痛苦的话)是需要有比较强的表达能力,有意识想要改变自己性格,有深度自我认识的,乐于(至少是不讨厌)思考和反省。 所以这样的心理咨询模式,也仅适用于部分来访者。

有些来访者可能就是需要药物帮助,需要去找精神科从事心理治疗。

有些人并不想要探索,只要把问题解决,回复社会功能上该或者想做什么做好就行了,另外生活中有很多别的方法(刷网、美食、购物、影视、交际 ——排列不分前后)来充实人生。

用后精神分析师(就是不是经典精神分析,其实知乎上有些描述的都倾向经典)艾略克森所讲的,当来访者可以呈现基本的信任(和心理咨询师无话不谈),足够多的自主感(我可以选择,我有哪些选择和愿意并且可以选择),相对稳定的身份认同(比如我是谁,我是怎样的,我有从心所欲不逾矩,同时又有孩子气等)—— (换言之就是过了青春期前自我身份,儿童期自主,和早期信任、安全感等)那么这种时候心理咨询的目标更多可以到现实中的发展,比如获得爱情、工作和娱乐等领域的充分满足上存在的无意识的障碍的处理。 (比如说真相,个人理解的,家庭的真相,最终让我们更自由)

人格力度是否有足够的力度、弹性来容忍那些不愉快的发生。

心理咨询无法改变那些不愉快和痛苦的,我们人生的遭遇中势必有些是好的,同时那些坏的遭遇也是真的,只要正确面对都是让我们成长的养分。

心理咨询是对自己有更多的认识关爱与接纳,从过去的经验学习到新的智慧,即使是悲伤、痛苦的经验,只要愿意勇敢地探索,也能带来喜悦、正面的启发!

通过心理咨询可以彼此更了解自己、更知道如何处理情况和更明白这状态是如何被制造出来的,带着生命必然留下的伤痕过好生活,以崭新而丰饶的方式处理问题,丰富人生。

那些不愉快和痛苦永远都在,但是当我们通过心理咨询理解了之后我们的耐受性会增强,那些因为伤害退缩而丧失的更好的现实可能性和破坏性会降低。

每次做完心理咨询都很难受,几天都缓不过来,这是正常的吗?

如果一个人幼年的主体对于痛苦的感受大于快乐的,或则正陷于痛苦之中,那么这是正常的。

建议题主就这些具体感受和行为与您的心理咨询师沟通。 (建立信任) 做出选择 (自主感),包括是继续咨询还是选择是否更换心理咨询师(我们没法换父母,但是可以换心理咨询师,心理痛苦成本绝对比换恋人/伴侣要低)。

心理咨询就注定难受吗?

这个问题的答案取决于我们要承认在我们的人生中注定有好事-舒服的事,难受-痛苦的事情发生。

(比如大热天窝在沙发里面-难受,开着空调温度适宜-舒服;子宫里面吃喝拉撒睡自由,出生之后被管制等等)

题主的注意力在哪里,是哪些引发了这些情况。

还有一个问题是,很多人以为不受伤就是免受伤害,其实我理解是受伤以后免疫力的成长即使以后再受伤也还会长好。

婴幼儿听得懂他们的声音的时候他们不必哭的难受,可以沟通;但是这个世界上是有些事情会要伤心哭泣,需要愤怒争取等等的,如果早期剥脱或者降低了这些机会,那么在成年后肯定也会有各种影响,但是不是因果,而是可以看到些相关联的。

早期孩子痛苦的时候周围人因为自身的痛苦(无能感)而过早干涉了孩子本身感受和处理的能力,那么这些部份很可能就到了青春期后要补了。 青春期的叛逆其实是个认识自身的机会,可能比十分之一年危机或者中年危机等来说是更早的机会。

青春期的延续,可是中自体渴望成长的过程。

在这些其中是会有很多痛苦,和安全和过去等剥离的痛苦,自己要成长要昂首挺胸面对生活的痛苦等等,这些痛苦,走过了,可能就成了历练和意义。(尽管我本人超级不喜欢这种有点吃苦的说法)

心理咨询频率

我想起死机前答案里面还有写到关于心理咨询频率,如果题主如此痛苦,建议考虑心理咨询的频率,因为如果情况比较严重,同时来访者和心理咨询师双方认可,可以尝试一周几次,到目前研究,一般是一周五次比四次更有效,性价比最高的是三次,这是深度的心理分析,从建构人格角度来讲。

是会有来访者表示一周一次不够,那么可以一周两次或者三次,之后感觉稳定了在和心理咨询师协商一周一次,两周一次,一个月一次到结束。 (信任/自主感)

PS:昨天特意来提问的知友,探索所提的问题对你的意义,要比只是知道的问题的对错答案可能更重要。 然后,谢谢你昨天的建议,我尝试把这个回答变得科普些。


发布于2015年10月09日 星期五 12:16:00 感谢(0)2收藏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