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哎,你知道心理咨询长什么样子吗?


      心理咨询是什么样的?进入咨询前,大家都会好奇想要了解这陌生神秘又重要的活动,可咨询又是一件极私密的事情。电影和电视剧里展现的片断常常是根据剧情需要的剪辑。从经历过咨询的他人口中获知的心理咨询是他人的,两个不同的人在一起创造出来的称之为五十分钟一小节的咨询,都各有不同。所以我想描绘,又必然不能描绘出咨询的全然的样子来,只为让你窥豹一斑。因为不同流派有差异,需要强调这里谈的都是与我自己受训和实践有关的精神分析、动力学派咨询的样貌。

     我曾跟督导工作的时候谈到咨询像穿越隧道的比喻,她赞好美。当一个人情绪进入低谷期,或抑郁、烦躁、无助绝望、焦虑不安,甚至觉得生不如死,那些强烈的负面情绪重重地压在心头,世界变得暗沉沉,生活工作人际关系变糟糕,似乎进入黑暗的隧道。这痛苦是难以与他人道,就算你和身边人讲了常常得不到理解反而会质问,怎么想不开?于是你孤独地在没有光的隧道里行走,伸手摸不到隧道的边,也没有什么可以扶。哎,有人吗?你试图与人交流,听到的只是自己的回声,还有自己叮叮的脚步声,每踏出一步都充满恐惧和怀疑,要不要就此放弃算了?你的心是冰冷的。接着你也尝试了很多办法,都无效,于事无补。然后你遇到一个称为心理咨询师的人,试着和/她说话,你质疑他/她,攻击他/她,不相信他/她会帮到你,但不同的是你会得到回应,那话语一点点地贴合你的心,有时候会有被击中的感觉,你说了很多现实里不敢说的话,你大脑里的乱七八糟、散乱的碎片被拼凑起来,自己的图像清晰起来。同时你心里的冰慢慢融化,神经渐渐放松,脚步越来越坚定,不知不觉你在隧道里已前进了很远,你相信前方有个出口,而且不远了。你真的看到了一点点光,越往前那光越亮,你不由加快脚步,冲向光亮的那一端。矛盾的是,你又不舍和咨询师分别,于是内心挣扎放慢了脚步。纠缠的告别后,你回到了光亮里阳光下,结束了魔幻的隧道之旅。咨询师和咨询的经历成为你心里的秘密,它们不会消逝,而永远伴随你。

Image title


       而后的工作中,我的一个来访在咨询中谈到,他/她好像是坠入了一个深洞,我是那个在洞口握着绳子的人。他/她抓住了我扔下去的绳子充满了欣喜,好像有了得救的希望。他/她一开始很被动,希望洞口的我有力地把他/她拉上去,但是遇到了洞里磕磕绊绊的石头,处境变得很危险。于是在沟通中,我们明白了这是个合作的事儿,她握着绳子往上攀,我在上面小心地拉住她。她恐惧紧张绝望时,停下来对话,在舒缓了之后继续。我们一起研究洞里的状况,如何处理鼓出的尖锐的石块,如何踏稳用什么姿势使得上劲。有时候我得拉紧一点,有时候又得松一把。我们会有冲突的片断,又有愉快取得阶段性成功的愉悦。他/她害怕我会放弃,他/她想放弃也是我最紧张的事。于是,就这么艰难地坚持着,不断调整,也可能前进几步后退一步。但回头看,一点点的努力积累带来的成果是离洞底越来越远。这合作的攀岩过程,你不可以放松,我也不可以。

     也许我还可以讲讲自己作为来访者所经验着的咨询的样子。在不合适的遇见后,终于找到一个面带微笑、让我感觉很受欢迎的咨询师,小心脏有点紧张而又倍觉温暖。在自由的讲述过程中,有失重的感觉,因为不会提前准备、没有控制、也无法预期咨询师的回应。他不会评价但总有回应,他不会字字珠玑但常有击中我心的诠释,有时候不是语言,是他的眼神表情在告诉我他在听,在努力地懂我,而且懂了。有时候他像爸爸、有时候又是妈妈。有一回我脑袋上磕破了口子流血,咨询时他让我靠近点给他看伤口,问我痛不痛、怎么痛,泪水决堤而出。身体上的痛可以被看到,心里的痛可能尘封已久早已习惯它的存在,会想不起来它的存在因为其已成为自己的一部分,想起来要讲也讲不清楚。于是我努力地告诉他,是这样的,那样的。

    每次见面是一周里雷打不动的固定项目。和咨询师之间创造出来的空间,允许沉睡的记忆和伤痛复苏,次第涌出。也许它们觉得安全才在这样的环境下出来吧,就像小草在春天才会发芽一样。 过完了甜蜜期后,后续电闪雷鸣复又握手言欢的桥断一幕幕重演。咨询的进程就像在画圆圈,先画外面的大圈,然后没有收口而是往里继续画圈,圈越画越小,越来越趋于中心,如同漩涡。在画外圈的时候,彼此有一定距离,很安全,在越来越了解越来越接近的时候,情绪的卷入越来越多,于是裹挟着慢慢下沉。有时我会推开他,担心他救不了我,要是一起沉没就完了,于是浮起来喘口气,感觉有力量后继再尝试下沉。如果想穿越那暗流涌动的深海,越关键的地方越危险,越多的焦虑恐惧…………..

Image title


     

      如果你继续问我,然后呢,然后这也是我想知道的,但是没有提前写好的剧本。

    (切勿以该文去衡量评价自己的咨询,你独一无二,你的咨询师也独一无二,创造的咨询过程也必然是不同的。)

发布于2015年10月10日 星期六 15:40:39 感谢(1)0收藏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