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内在批判者

当内里一部分告诉我们“我不好,我没用,差劲,失败,只是个废物,别人都比我好“时。

我发觉很难与这受伤的部分保持心理距离。

云霓写到:“我很希望得到你的帮助。我内里有一部分经常对我说:我不好,我没用,差劲,失败,只是个废物,别人都比我好。无论我做些什么,它都会出现在我的脑海里。它似一个核心信念,一旦被触碰就会带着周围连接着的不自在的感受动起来,让我感到羞愧、失望和无助,并另我哭泣、无所是从。遇到这种情况,不论我如何努力做到最好,我也难以在待人接物上做到一般人做到的。我知道这是源于我儿时我采用了当时以为是最好的生存方法。今天,即使我意识到这点,即使我内里有另一部分可以与它争辩,甚至告诉我这只是一个信念,我仍然发觉很难与这受伤的部分保持心理距离,因为它的感觉是那么的真实!我的猜想是:这些信念和信息都是来自我内在的批判的部分,而我,则比较认同那痛楚的部分。

我有时会探索那传递信息给我的部分,我相信它担心我若不接纳那些信念,我便无法生存下去。另一方面,我十分理解那些很强烈的感受,故此,我会确认它们的存在,我好像一副画逐渐清晰呈现,画中是一个不停哭泣的小孩,而我则尽力以成人的关怀去陪伴那小孩,然而,那痛楚的部分好像占据了大部分的我,以致我掉到里面,整个人伤心、哭泣。

有时,我留意到若我把注意力太集中在自己的感受上,确认它们的存在、感受它们的感受,这个过程会把我推进更深层的痛苦里,但是我知道,忽略或否定它们的存在等于无济于事。我很难相信我的咨询师告诉我这些经验之下藏着什么宝物!伤心,我根本不知道可以如何依靠这些经验让我向前。这些时候我卡在里面了!我该怎么办?“

咨询师:亲爱的云霓,听起来你那处的伤痛仍有许多,而且是很难度过的伤痛。我真的很欣赏你为自己做的一切,尤其是成人的关怀与滋润那受伤的小孩。

我有以下几点建议,但不论你做些什么,也请你保持耐性,因为这是治疗的过程,而治疗本身是需要时间的。

当你被卡住的时候。第一,我建议你避开那些核心信念。我并不是说它不真实,只是我的经验告诉我,有关信念的讨论不会带来什么效果。它好像是被谈及的痛楚,但不是真正的事情所在。

你有一部分说:我没用,另一部分则说,我知道那并不正确,不过即使知道不正确,你也不能做出任何改变,正如你所说:被卡在那里。

这个绳结的背后存在着一个根本的挣扎:一边是痛苦的部分,另一边是不想你痛苦的部分。痛苦部分越大,那不想你感受痛苦的部分更加感到绝望。是的,这全与过去有关,与儿时的你所经历的创伤所带来的不成比例的痛苦有关。

现在需要发生的是当时未能发生和缺席的一样东西----宽心临在,在你和你的照顾者的身上缺席了这样的东西,小孩需要照顾他们的人具备强壮、温柔的特质,帮助他们接载和过渡难过的感觉,没有这些特质,内里受伤的部分会被冰封起来,而它随时可能被任何东西引爆。

你需要为你的感觉营造这强壮而温柔的宽心临在!你不需要说:会好的。你只需要成为聆听者,足矣,你的感受需要让你看它当时的感觉有多糟糕,也需要你成为一名分享它真实感受的见证者。

它当时的感觉就是这么糟糕,或许是恶心、又或许是无助的感觉,你只需要留意,因为它自会展示给你看。

真的,这里埋藏了宝物,而宝物是:在压抑某部分的过程中,你同时也把你和你的能量一切捆扎起来,不过,你最后转向它并只是简单感受它的时候,你也寻回了你自己!

发布于2015年10月15日 星期四 10:29:54 感谢(3)1收藏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