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最简单的无意识形式:汉语口误的系统研究

 

一、理论简介

 

拉康的欲望图: 



 

一般交流情况中的精神过程的箭头指向:

Image title


图1

这个过程是一般的话语和意识的过程,威廉詹姆斯的意识流的过程。然而,詹姆斯提出意识为何在梦境等情况中断的问题,并且因此认为精神分析对意识中断的解释,是心理学的未来。弗洛伊德并没有透过语言学而建构起足够好的模型解释具体无意识的过程,只是给出了很多的例子;而拉康把弗洛伊德口误形成过程的精神过程,以下面的箭头指向来解释:

 Image title


图2

这是拉康分析的弗洛伊德的一个例子:一个卖彩票的吹嘘自己和百万富翁罗特希尔德是非常亲近的,结果说成:“我和罗特希尔德是百万亲近”。口误者的自我因为在组件话语的过程(原本是图1的1-2-3的意识的语义过程同时构成对应的词项III-II-I的过程。因为III是第一个单词,I是最后的单词,图中的III-II-I上的箭头是听话者听到的能指的先后顺序的方向。因为根据听话者最终听到的单词才能组建意义,所以拉康以III开头。),但是现在却因为无意识过程而打乱了箭头,构成上图。自我意识的过程被无意识的部分参与进来。至于这个部分如何参与进来,除了这里读出的无意识欲望,知道其参与意识部分的构成之外,还涉及这样的无意识欲望如何具体构成的另外的维度:无意识幻想或者弗洛伊德的力比多的维度,这是拉康欲望图高阶的模型处理的,这里我们只运用最简欲望图,讨论意识-无意识的关系部分;深入高阶的问题,是在涉及梦境等更复杂的无意识现象、或者精神分析进程深入后才会遇到的。

 

二、具体汉语口误例证

 

自我当前话语或者背景被无意识的部分直接参与进来,但这种参与总与当前话语参与的内容、人物或者其背景有关。虽然也涉及不同的内容,需要口误者的联想,但是由于其最简性,对口误者有一定了解的人,则经常容易猜出背后内容。

 

A下面的例子,是上述口误类型中最简单的,即无意识欲望就与当前话语参与的内容和人物有关,而非因为口误者或者对话者的背景,而和之前的相关事务有关。这种关联最为简介,最容易猜出来。

1 一个朋友提到领导dao干gan部,说成领gaodan部。就是说搞蛋的干部。但为什么会这样诅咒呢?其实透过研究,发现他无意识中认为领导都喜欢搞女人,表达对领导权力大拥有性福的羡慕以及进而诅咒的愿望。

2一个母亲跟朋友说:”儿子买东西,比较喜欢随心所欲”,说成比孝喜欢随心所欲。实际这个母亲是希望孩子如果比较孝顺的话,就不会这样随心所欲了。

3 有个物管工人,对同事说:“好多东西拿不动,就可以分开运yun输”后面这句说成,就可以分余yu-运yun输。他希望余下部分的东西分入自己手里。

 

 

 

B涉及背景内容,因为当前同事的话题及其背景被引入的较为复杂,例如:

1 一个大学生跟宿舍室友说:“有梳子你拿手弄一下头”,结果说成有梳子,你拿头弄。这里话语内容中并没有对话双方涉及的客体,“头”对于双方并没有好处。然而,是延伸的相关人物和背景才可能解释这个口误,原来,梳头是为了去和男友约会,这个男友是学生会的头。然而,这种时候的口误虽然不涉及当前内容,然而却涉及能指:即头。然而,并不是说之前的那些例子不涉及能指,在改动的口误形成处都涉及能指,问题是之前的内容因为局限在当前情境的双方对话涉及的客体,而由此立刻产生的欲念围绕这个客体,口误构成能指的意义均围绕这个客体,而能识别;但是,在背景的参与下,并非即时,此时构成的口误,更多涉及能指的纯粹关联,对话者无法立马知道。

2 一位播报员提到一个工伤的新闻,说道:“而且他还得不到最低程度的补偿”,但是说成“他还不得到--”此时没有对话者,就如同分析中一样,是纯粹的无意识参与,涉及口误者个人的背景,这时候,需要对方的联想,例如这个播报员其实最近加班,一直没有得到补偿(薪水或者放假),于是说成:“他还不得到--”不得到是主动的,而得不到是被动的,这样就诅咒了和自己一样吃亏但是得到关注的人,这种情况需要对方的联想,否则,完全可以是另外的意义,例如:有可能是某个仇人在类似的地方工作,实际他的口误应该写作是“他还不得道”,就是说,诅咒他的仇人如这个人一样受伤,甚至由此得道成仙。

 3 一个男分析者最近看一出剧集《新三国》,很喜欢吕布,这段时间的某天,去酒吧聚会,遇到另一个老同学带了自己的女友,然后同学想和他比划拳。他于是吹嘘说:“这点雕虫小技,难不倒我”。结果说成了,这点貂蝉小技。其实他看上了对方的女友,无意识暴露了他希望如吕布那样抢走董卓的女人这个心思。

 

 

C否定性口误,或者直接修改时间、数字:这种情况,虽然这也需要联想,但可以确定这时候的口误中的否定、时间和数字,一定具有某种欲望的功能,这是形式上最简的无意识防御构成的口误形式。

例如:明年才高考,不要担心。说成明天高考;我什么都不知道,说成我什么都知道。我明年2012年就能完成了。(但明年是2016年,所以2012年一定意味着什么,而且他希望那个当时未能完成或者当时引发的某个事情可以完成。)

 

 

 

D专有名词与外文名词以及成语、固定用语:

还有一种特殊情况,就是专有名词和外文名词,还有成语或者固定用语、名言等,由于这些涉及字面意思和原有语言所含有的意义的差异,导致这里透过这种差异诱发新的意义:

1如专有名词:一个孩子跟妈妈说:我想玩呼啦圈,结果说成易拉圈,把易拉罐这个专名插入,其实他刚刚看到另一个妈妈在给孩子渴汽水。

2外文名词:一友在酒吧跟旁边的美女说,我喝了一mol的这种威士忌了。结果说成我喝了一木耳的这种威士忌了。木耳是网络用语,指代黑色的女性生殖器,衍生意义是女淫娃。因此,一方面他吹牛想要泡这个姑娘,另一方面,无意识中希望对方淫荡,能很快上钩。

3成语中,一个人因为算计对方,而在争执的时候透过合同来减少争辩,于是说道:“白纸黑字这不写明的吗?”结果说成黑纸白字,白纸黑字是固定短语,意思是铁定的,然而字面意思却和纸张,字,两种对立的颜色这些词义联系,这样,修改字面词项,实际是狡辩中焦虑地罪恶感表达了自己的无意识:“自己内心太黑”。

4或者另一种固定用语:某友跟领导有关系的同事争执薪水分配不均的事情,他说道:“你们都分的是西瓜,我却只捡到芝麻”,对方说:好,既然你这样说,那我们就谈谈什么是西瓜,结果后半句说成:什么是芝麻。说明对方想说的是:“我就是仰仗关系,给你“芝麻”,怎么了?”。

一个女同学跟另一个有争风吃醋关系的女同学说:“风这么大你晒什么被子啊”,说成“风这么大你刮什么被子啊。这里掺杂了”刮什么风,下什么雨“固定用语的前半部分,这个短语表示因果关系,其实她很早就想诅咒和奚落对方,就是说:看吧,就是你想晒东西,它才就开始刮风了。嘿嘿。

5黑话、方言的固定用法:一分析者,提到自己最近因为工作不顺而跟女友吵架提到:我可是个正儿八经的人。说成:“我是个正二流经的人。”他把正儿八经,掺杂了四川话:二流子(不务正业,不入流的人)。这是他父亲小时候经常骂他的话,当前工作上被女友奚落,虽然自己表面给自己打气,狡辩,但是这里的挫败也确是事实,这导致无意识中唤起小时候父亲的咒骂。

 6 我一个朋友会法语,有次跟我推荐一首情歌歌曲,parle plus bas(小声些讲)结果打成parle plus pas(不再说) ,结果我因此找了很久没找到。当我发现是parler plus bas的时候,我就理解他为什么有这个笔误了,因为他最近失恋了,那个女生不跟他讲话了。而这个歌曲的歌词是“小声些讲,因为这样我们更能理解你,关于爱,疯狂的爱啊,小声些讲,否则世人无法理解。”而对方之前提到不喜欢他的一点就是认为他爱的太强烈,对方觉得不适。


E 最近遇到的一个过失行为:

 最近发生了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法国因为很多人看书,书市除了二手小说很便宜之外,都比较保值。一般书按照原价出售,二手一般未绝版的书7到9折,也有5折左右,但更低的比较少,主要根据新旧情况而定价。这样就诞生了各种二手书市,网上也很多二手,如Amazon.fr和priceminister,而且除了很多小书店注册,如国内的孔夫子网站那样,而且也有很多“个体户”,买了自己本专业的书看完之后就顺手在上面卖掉,可见这些网站都很成熟,而且很方便,有的可以选择商议价格之后再购买。因为自己这几年购买了不少书,有的不再需要的于是开始在上面出售。所以之前就有在法国北方的心理专业的同学向我买书,跟我商量价格,还聊了好些专业方面的东西。

介绍这些是为了说明另一件有趣的事情。最近,笔者找到一本老书,叫做《阻抗与转移》,从店家的网名、店面以及出售量就知道是跟我这样的专业个体户,也是研究精神分析的。这是一本旧书,标价也相对便宜7.2欧,而且,这本书是可以商议价格的,因为比较旧,我也就不客气的议价6.4欧,因为4.6欧是邮费,这样正好凑整为11。对方同意了,然而,一周都没有寄到(一般是确认发货后两天后到),这一天,店家的反馈是书已经退回他处,原因:“我把你的邮编75001写成75007了,我会重寄,对不起。”鉴于是同行,我给他的回复是:如果1写成7,差额是6,这样就无法寄到,进而表达了对我从7欧多讲价到6欧多的不满。简单地说,这是无意识地进行了报复。我以凑邮费为理由讲价,那么,他就在邮寄上花了功夫。这真是一本涉及转移和阻抗的书啊。他看后,写道:着实如此,旋即大笑(hahaha)。

 

在梦境中,无意识充满生机,然而在白天却被我们的意识加以压抑, 无意识正是透过这些细节,展露着其威力。因而,精神分析的实践需要对这些细节进行“十分的”分析。

发布于2015年11月11日 星期三 05:30:26 感谢(0)0收藏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