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Ey的动力精神病学:梦境与精神病的病理学

法国精神病学大师Henri Ey(1900-1977),是药物化学建立前最后的经典现象精神病学家。梦的病理理论处于一个至关重要的位置,原因在于,梦涉及到基本的精神病现象:幻觉与妄想的构成;同时,作为正常的神经生理现象,揭示了正常与疯狂的边界。

Image title


下文简介其《精神病学研究》第1卷第8章《精神病理学的“原初现象”:梦》。在开始之前,我们需要读者先理解Ey的基本精神疾病的分类,下文的分类都是和其著名的《精神病学手册》建立的分类一致的,因为,这些类别在DSM系统中已经变换了面目。 这里划分了十个章节说明慢性疾患: 第一章:精神失衡:涉及到的类别是性倒错,各种同性恋、恋物、酒精成瘾,毒瘾等等均划分在该类别。【这部分在下文没有考虑】 第二章:神经症(尤指神经症人格):主要是神经衰弱,睡眠困难等具有精神分析所谓的无意识冲突以及自我防御机制,但却没有显在的具体症状类型的类别; 第三章:焦虑神经症:以焦虑发作为代表的各种焦虑困扰的神经症; 第四章:恐惧症:包括各种形式的物体、客体、动物、以及坐飞机、火车、到广场、幽闭恐惧症; 第五章:癔症:转换性癔症、癔症性癫痫以及多重人格等典型的癔症症状划分在此; 第六章:强迫神经症:包括强迫性思维、固念、强迫仪式、强迫性格等等; 第七章:慢性妄想精神病:主要涉及各种妄想症、妄想痴呆; 第八章:精神分裂精神病:这里包含传统的四大类别的精神分裂症:青春型、木僵型等 第九章:痴呆; 第十章:发育不良:即国内所谓精神发育迟滞。【这与精神发育有关,也并非下文考虑的层面】

该章节分为三大部分,我们根据章节目录来简要介绍:

第一部分:梦的瓦解

1睡眠边界期的思维

1.1 睡后意识:Ey根据Satre的被捕获的意识的概念,讨论睡后不久所出现的形象以及各种颜色声音更容易进入意识,思维处于迷糊的状态;

1.2 睡后形象:特别值得注意的是这个时期的形象构成即不是客观的外界的,也不是现实的,而是在场的某种意识活动;于此相应的更深的意识外状态:睡前进入梦前的视、听、嗅、以及体感幻觉都曾有人记载。

1.3 语言紊乱:失读症和言语错乱都是在睡后醒来前很容易得到观察,在自习室看书犯困的人经常有这样的经验,我曾经多次经历这样的状况,本身以为还在继续看书却已经进入了睡眠状态,梦里自己仍然对着书本,而且一行行得看,但是字全是乱的,无法进行辨识。

1.4 情感性:在入梦的边缘状态,情感会变的较为浮动。

1.5精神运动性:这里核心在于瓦解的特征,表现在于迅速对躯体的精神运动的抑制,生理的24小时的节奏得到维系。

2 睡眠中的思维:梦

2.1 梦出现的条件

调查发现男性14%比女性33%的人每晚都有梦,10%男比5%女性几乎记不住自己的梦,另外,4岁以下的孩子无法区分梦境和现实(这点很重要!说明压抑的建构正是弗洛伊德提出的3-5岁的俄狄浦斯期{早期称为性器期}。)

这个部分,Ey给出了弗洛伊德以外的其他的参考,然而都可以总结为《释梦》所给出的梦的来源的部分:即,睡前白日残余的记忆,以及睡眠中身体的感知觉,梦思想中的智力活动以及弗洛伊德最重要的发现梦的意义。

2.2 梦的结构:

2.2.1意识完全从现实撤离,只能以形象来进行感受以及思考,梦中的人物,剧本作者以及演员全然混淆。

2.2.2梦结构的动力分析:

(1)抑制的消极方面有:时空框架瓦解,智力能力瓦解,意识功能瓦解。

(2)激活的积极方面有:虚拟的内部结构,尤其无意识的内容;虚拟的部分完全压制现实:怪兽、各种现实变体占据;其占据和构成的机制:移置凝缩戏剧化以及象征化。

3 梦与事件:

梦并非和真实事件无关,我们能发现梦境和我们的经历(过去和现在)如何奇特地扭结在一起。

4 梦的理论:

4.1最初的机械论者:生理感知构成所有梦的起源,同时也是妄想的起源;

4.2梦的精神发生学的理论:这里尤其是弗洛伊德的理论;

4.3 器官动力学的理论:睡眠涉及神经系统的新陈代谢相关的活动,大脑皮质的电、化学改变,这是其器官基础;而日常精神生活的内容伴随这种生理过程而构成。(这是某种二元身心平行论的观点)

第二部分:精神病理的瓦解与梦的瓦解之关系

1历史追问

2 精神病以及精神神经症的“幻想”结构

A急性精神病,谵妄爆发

2.1 梦样混淆涉及7个方面:梦样状态(也称为梦样谵妄),戏剧性纬线(一些奇特和冒险性的碎片进入意识),情感的强烈卸载:焦虑、恐惧以及泛恐惧症爆发;行为的谵妄(由于病人处于无法真正入睡的状态,其行为也处于虚幻之中,与之对抗,或者加强);意识障碍(这构成了梦游这样的负面结构的产物);持续的失忆症。

2.2 梦样状态,谵妄爆发,昏沉状态涉及3个方面:去人格化的梦样症状:人格解离;解释性的梦样症:病人将自己的状态投射到外部尤其是社交圈子中;想象的梦样症状:虚构的故事出现,这些故事发生在过去,要么是很远的未来,此前的白日梦在现在占据病人的思想。

2.3 双相障碍的幻想状态:在躁狂态,思维奔逸,等典型思维活动和情感变得异常活跃;在抑郁态,病人处于焦虑的幻想状态,黑色的阴暗的幻想占据病人的思想。

2.4 急性精神病的典型演化:构成这里演化和组织的核心在于,病人认同于梦中的人物。然而,Ey认为,关键在于如何在慢性的精神病中发现在急性状态下发展出现的各种不同的类型的机制。

B 慢性精神病的演化

2.1 慢性妄想性精神病:这里主要包含妄想狂到妄想痴呆这类长程稳定妄想的精神病,Ey以拉康等的理论认为最初发作的核心时刻,决定这些妄想的演化与固定;

2.2 精神分裂精神病:思维言语的不一致,人格的瓦解,碎片化。一个病人事后提及:“我曾相信这一切都真的,这将梦的事物和我的回忆混合在一起,我曾认为我的邻居就是我的外祖母,而且我们给他喂东西,让他很痛苦。”病人的阴性症状来自于一切回到梦样状态,意识和行为被抑制,言语变得不一致,失去意义,人格退行。

2.3 痴呆:全面的瘫痪下产生妄想性幻觉,在梦样状态下构成一种更为原始的退行。

C 精神神经症

2.1癔症

2.2 强迫神经症

第三部分无意识,想象的炉灶

3.1精神生活的器官化与演变

a精神器官的发生学与动力学的结构:精神世界的构成源自于整合神经与非神经功能的身体,该整合是自我与世界的掌控联系的,这将使得我对世界的反应产生规则,要么被我所用,要么反对一部分自我。这种全面构成的结果是意识假设了无意识,而思想本身也假设了自动性,人格假设了特定的组织化,白日思维假设了梦境。这样的发生学的观点,应该揭示精神功能,即精神因果的形成,人格与意识结构的产生。

b梦的炉灶,想象的炉灶与无意识

精神生活的奇迹,就在于我们能够在白天计算、思想与掌控我们的情感,而疯狂,则与之相反,它失去了这些功能的全部或者部分。想象,构成的并非仅仅是我们的视觉的反射,而且是生活经验的反射。这构成我们的欲望,希望成为的状态。于此相对的,我的精神生活的积极的沉降,产生的发育的产物,意识活动的必然指称的内容,在我们生命中运作的思想产生的自动性,就是无意识。

c 精神活动的高级形式

无意识是一种具体的有效物,但具有虚幻的特质,使得过去进入对现在的适应行为之中。精神因此有一种结构和历史,因此不应该去到哲学思辨中认为有所谓的精神上的精神。

正是在能量系统、意识的炉灶以及自我的方向性三者为条件,人不再是自由的,这三者暴露了精神的内在结构。也暗含了正常的沉降作用(外部感知被沉降为记忆,而过去的人类情感的冲动被沉降为当前的意识活动)。这些是睡眠中进行的,也是精神病理过程中进行的。

Ey以下图表示精神活动的高级形式的整体关系:

Image title


上图中的D是摧毁性,是死冲动的产物,L是力比多,是爱若斯的产物,S是升华,而R是压抑。

无意识和意识的过程,本身涉及精神动力的积极(+)和消极(-)。意识活动是由无意识支撑,然而本身对情感的控制等则是消极的功能。它我作为核心能量库,涉及到的是死冲动和爱若斯如何支撑意识领域,构成基本的社会功能:由自我理想和超我支撑。

我们看到Ey之所以如此关注意识过程,乃在于精神病人梦的功能被瓦解的缘故,这种瓦解涉及的是意识无意识边界的瓦解,下文虽然强调意识的解离问题,然而,均出自这样的思想:因此梦才具有核心的精神病理的价值。

3.2 梦的瓦解与梦境

梦是这样的一个事物,是我的思想的本来形式,是我在睡眠状态中唯一经验的生活。

以此参照,精神结构的各种变形代表着我们称为瓦解(解离)的消极的紊乱。

3.3 精神病过程的动力学

a急性精神病:意识解离的不同层次的阶梯

最为内在的阶梯是混淆-麻木的结构:特征是迟钝、贪婪、没有或者几乎没有梦境的睡眠、意识混浊的情况明显,被动而且虚无。

梦样混淆的结构则是最接近于睡眠的梦境的病理状态,在前文中我们已经明确地详细地加以描述,此处不再赘述。

梦样结构或者梦样状态,是以意识的幻想性组织化作为特征,我们更愿意称为想象和解释性的去人格化的梦样状态。因为它代表的是意识的紊乱,自我的整合困难,以及在客观的和社会的现实基础上虚构的投射或者幻想的渗入。

胸腺的结构:这对应着意识对于躁狂或者抑郁的组织化。我们称为双相的事物是原初胸腺紊乱的紊乱。激越状态以纯粹的焦虑属于这个阶梯。

这些不同的层次的阶梯划分对应着的是意识领域的或多或少的瓦解。

b 慢性精神病:人格的变异与意识的解离层次

记忆紊乱、联想紊乱、以及方向性紊乱等等都对应着消极的紊乱,这种不可能性赋予了幻想的产物,直到它展现出这样的情况,即没有毫无妄想色彩的精神错乱;慢性妄想性精神病经验的就如同梦的积极的工作,睡眠的信使发出的信息侵入到人格的系统以及生活中。

3.4精神神经症过程的动力学:癔症的积极结构是情感的复杂化形式,透过精神发生的机制,我们能发现这种戏剧般的变化和这种癔症结构的关系,精神分析的所有实践展现的正是这些部分;在强迫神经症的情况,精神活动的脆弱在于进入到要求一定的精神张力的精神形式或者行为的不可能性。两种相对立的思想占据和抑制了他的整个精神形式和行为。

3.5睡眠-梦境的现象与精神病的消极与积极的紊乱之一般性理论

消极的紊乱密切联系着神经的病原过程以及睡眠,意识的感知受到的紊乱均属于消极紊乱的部分;积极的紊乱则如同梦的状态,与睡眠分离,形象和无意识的世界展现出来,并且指涉了人格的方向性。在幻觉和妄想中,我们能发现这样的梦样的意境和内容。

简单的评论

我们需要强调的几个要点,即该理论诠释了精神整体,尤其意识功能和自我的差别,这个差别是很多精神科主任医师都会犯的错误:劝告病人说这些是妄想。这只有一个结果,即瓦解的意识功能被精神科医生假设为自我的功能,而病人的自我透过精神病医师以权威说服自己感受到的意识功能的瓦解,导致病人不得不将意识功能的瓦解产生的迫害妄想和医师这个权威联系:因此精神病人经常认为是被政府研究新型武器,尤其是大脑武器,所以才吃药去做实验,精神病医生其实都是精神武器的科学家。

另外的要点是需要区分感知觉和精神系统的关系,意识的紊乱和感知觉没有必然关系。在查理博耐综合征中,都是盲人产生视幻觉;同时,读者还需要区分的是,音位的概念,因为大多数幻觉开始于言语性听幻觉,注意听幻觉不一定是言语幻觉,这里的区别在于言语幻觉涉及语言的紊乱,是一些破碎的音位,而纯粹的听幻觉是感知类(但不一定和感觉器官有关,因为同样有听觉查理博纳综合征:聋子产生听幻觉):如一些蜜蜂翅膀的声音,和音位:窃窃私语而且话语模糊不清,如夹杂了外语一样具有本质差异,言语幻听是思维的紊乱,正是上面的Ey强调的部分。

由于兴之所至,我们顺便提及两种类似的现象,即幻肢错觉以及幻肢痛幻觉:前者是截肢的患者感受到自己已经不存在的肢体被迫地在运动的错觉,后者是消失的肢体在痛。前者是运动性幻觉,后者是感知性幻觉。均和具体的肢体的运动或者感知器无关。这些都指涉了高级精神功能和躯体神经的本质区分。

发布于2015年11月11日 星期三 05:49:28 感谢(1)0收藏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