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指号学与精神分析的象征主义争议:无意识及其解释的基础


本文原载于豆瓣专栏《无意识的再发现》第二章,本文的目的在于将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实践与江湖术士区分开来,同时对弗洛伊德以来诸学派的无意识之象征与解释这一议题的主要发展有一简要梳理。




认识你自己,很早就有人提了,此外,无意识也并非弗洛伊德的发现,

弗氏之发现,在于明确了去到无意识,得以认识自己的具体途径。

——雅克 拉康


2.1皮尔士的指号学理论简介


指号学(符号学)自20世纪中叶蓬勃发展以来,对人文各个学科影响深远,而且已成为当今精神分析各派兵家必争之地。本章将从最初的皮尔士的理论出发,展现拉康的基本思想,以及这里拉康对客体关系的批评。然后,透过当今美国和法国两位新客体关系学派的理论家所作出的指号学(符号学)研究,来定位拉康的符号至上的理论。这一章节,为进入拉康思想奠定着决定性的基础。


四川大学赵毅衡教授在他的《符号学原理与推演》一书开篇提到:人的精神,人的社会,整个人化的世界,浸泡在一种人们很少感觉到其存在却没有一刻能摆脱的东西里,这种东西叫符号(指号)。如前所述,也许读者还仅仅认为语言和指号(符号)是人类的工具,当一对情人、当孩子和家长、当我们和同事吵架的时候,此方做出的一个小小的行为均可以被对方误认为是某种信息,即透过该行为,指涉了某种其他的信息,被对方演绎出完全处理此方所能想见的可能,相互争执不休,有时候需要诉诸法庭才能了断。人的日常生活如果如此依赖指号(符号),那么精神世界又何尝能少得了它呢?


虽然前面已经提及指号(符号)的定义困境,但是每个符号学家都会以此开始。在皮尔士这里,则是他的三元定义开始的:指号(符号)是相对于某人,在某个方面,能代替(代表、表现)他物的某种东西。这一定义涉及到指号(符号)、不同于指号(符号)的他物(即,客体对象)、人对符号所作的感知、解释(即,解释项)这三个方面。皮尔士的所有符号学说都是从这一定义开始派生出去的。然而,不能小看这种三元定义,这三个概念:1指号(符号)=表现体(R),2客体对象(O),3解释项(I) 会相互关联,以此嵌套并且传递下去,导致象征可以无限衍义。注意,由于解释项也可以作为新的指号(符号)过程中的指号(符号),所以他将这个当下所言的指号(符号)过程的开头称为表现体(R)。皮尔士的定义可表述为下图:

Image title



图中R是指号(符号)的代表项,I是解释项,O是客体对象



但是,我们不能认为这三个概念是同一平面的,三者的关系或者相互的过程被表述为第一性(上图的1),第二性(上图的2),与第三性(上图的3)。这里非常重要,概念与相互关系得到完整定义,指号的无限象征衍义过程得到表述。根据卢德平先生的说法,“符号决定解释项,而客体又通过符号中介间接决定解释项。相对于客体对象,符号是被动的,而相对于解释项,符号是主动的。换句话说,客体对象是符号的成因,解释项则是符号的意义。抽去客体对象,符号就失去存在或成立的前提。在这一意义上,符号不得不与所表达的对象对应,去迁就客体对象的规定。另一方面,符号决定解释项,而本身并不受解释项的左右。符号与客体对象关联时,符号是变量,而客体对象是常量。符号与解释项关联时,符号是常量,而解释项是变量。反过来讲,客体是符号适用的对象,而解释项则是符号产生的结果,是符号的能力。”这样,我们看到皮尔士的严谨性,最初的三个概念,以及相互的关系都被得到了描述,并且这就构成了自身理论的基础。而这整个过程,即从符号到对象客体再到解释项,构成了指号(符号)认知的一个相对完整的过程,即他所称为的指号(符号)过程(semiosis)。这个过程不是封闭的,而是一个可以延续、递进、发展的开放过程。而且,表现体,客体对象,以及解释项均可以参与新的指号(符号)过程,使得指号(符号)表达的关系很快就复杂化了。原本的指号(符号)过程很快就会迷失在其他指号(符号)过程中。我们透过下图就能看到这种复杂性:

Image title



皮尔士指号(符号)过程无限衍义之图示



在这个基本的定义上,我们再回到语言的问题,以便进入我们的主题。对于皮尔士而言,他又根据指号和客体对象的关系区分出基本的三种指号(符号):像似指号(符号)、指示指号(符号)、象征指号(符号)。其他两个项目也由于第一性,第二性,第三性而分为三种。见下图:


Image title


引自赵毅衡《符号学原理》



上文我们已经看到指号(符号)过程会以几何倍数地复杂化扩张下去。现在,我们仅仅限定在指号(符号)中的客体对象上,因为这是每个人作为主体观察外部客体的关系,也才是我们下文要讨论的核心。


如果这样任何物体都可以成为指号(符号),如比利时画家马格利特(René Magritte)所做的“这不只是一只烟斗”的画作所给出的。指号(符号)过程就会根据使用者的意志而具有任意性,这样,对于每个个体都可以对自己的世界中的各种客体对象以自己的方式编码。我们就看到两种可能,1,符码(code),如同间谍所使用的固定的密码、或者交通信号等具有的编码。这些符码是固定意义的,不可更改的,而且符码对应着一个具体的意义,不然间谍或者过路人的命就有危险;2,个人所使用的指号(符号)过程则倾向于无限,这是因为人认知这个无限的世界所必然导致的。拉康曾引用过一个例子,当一个信教的妇女跟人在公园约会的时候,发现认识自己的牧师从后面走了过来,她大声对身旁偷情的男子说,这森林里有狮子,你赶紧走吧。这样,主体即没有暴露,却准确地传递了信息给他希望听到的人。这里的狮子代表危险,而危险对于主体则是牧师,对于约会的男子也仅仅代表危险。虽然不知道为何,但知道肯定有某种危险。透过上面的指号(符号)过程的图示,皮尔士能处理任何可能的指号(符号)过程。


这是两个极端,这两个极端一个是约定的固定的符码,这是公共系统必须的前提,另一个是个体为了传达意义所随时可以利用的指号(符号)过程。如果指号(符号)过程会无限衍义下去,那么,三种基本的与客体的关系:即像似指号(符号)、指示指号(符号)、象征指号(符号)也会进一步三分,这让皮尔士非常头疼。然而是头疼造就了皮尔士,还是皮尔士因为研究而头疼,还说不准。因为,年轻的时候患上面部神经痛的疾病,饱受折磨,”皮“气也非常古怪,他本身是化学家,所以他对指号(符号)的如此强烈的兴趣估计与此有一定关系。为了明确给出这里的令人”头疼“的划分问题,我们先引用指号(符号)过程的下图来看到无限衍义的几何倍数的辐射性增加的模式。

Image title



引自《视读符号学》



每一个解释项(I)在新的指号(符号)过程就会成为代表项(R)。这样的辐射之后,如果再回来描述指号(符号)与客体对象本身的关系来对指号(符号)进行客观的划分的话,就可想而知,皮尔士面临怎样的工作了。然而,这些被他根据各种辐射下去的不同的指号(符号)过程的划分之后,却还由于我们人类的使用,而使得一切划分的指号(符号)可以重叠,如十字架可以代表上帝受难,也可以代表坟墓、灾难等等,这也成为他的工作难题。皮尔士生前患病的不行之外,其复杂分类,也让读者头疼,这使得他的著作在去世后才渐渐得到肯定。对于一个学者而言,这可谓双重不幸。皮尔士之所以划分与客体的关系是为了产生一门客观的科学。因为指号(符号)过程显然涉及主体,而如果涉及主体,就无法客观地描述了。不过,他的费尽心机打造的指号(符号)过程却对研究主体的拉康而言非常有用。


为什么呢?因为,如果作为集体共通所使用的指号(符号)过程被约定了,它就成为密码类的指号(符号)系统:如交通规则的系统;而如果仅限个体使用,那就不得不导致仅仅具有当时的使用者所使用的指号(符号)过程,这个系统就必然涉及个体的用法和意图,一切就变得随意,我们每个人都可以为了自己的利益而在日记中使用特殊的用法的词汇或者自己才知道加密的符码体系,以便不让外人偷看的时候能知晓其涵义,达芬奇、牛顿等在自己的著作发表前,都是这么来记录自己的思想,以免被窃取的。而且任何共通的集体的指号系统都是首先来自个人的发明。电影《达芬奇密码》想必大家都熟悉,涉及的就是这两种层面。破解的人希望找到最初设置密码者的用途或者来源,而破解后就能知道当今集体共通使用者在表达什么,以便预测下一步的去向。因为这是封闭的系统,才能预测。否则,也就无效了。但是,破解的人之所以能够破解,其前提是下文我们要阐述的,也就是在个体的绝对开放的因而也包含一切可能性的指号过程,与这个系统完成之后,导致的封闭指号系统之间的一个神奇的系统:语言系统。


拉康根据索绪尔的预见性理论,以及本维里斯特(Benveniste)所强调的(见上一章),语言系统是唯一公用的但指号(符号)过程却开放的系统。也就是说,即包含主体的指号(符号)过程,却又并非封闭的符码系统。正是因此,《达芬奇密码》中的主角才能把尚且不了解的已经设定但不为外人知道的符码系统,透过个人的研究而抵达,这个破解的过程就如同当初设定者根据自己的知识和经验,具有无限衍义的可能下,设定密码的过程,语言是使得一切加密系统都可能破解的前提。它是二者的中介。为了交流,这个系统因此是约定而成的,也因此,语言系统的指号(符号)关系,首先是任意性的。因为,声音和代表的对象的关系是任意的,并且约定俗成的。而根据皮尔士上面三种指号的对象关系划分,像似指号(符号),如具象派画法所画的形象和具体的客体的关系,而指示的指号(符号)则是某种特征用来指代具体的客体:如烟指代了火这个客体。象征指号(符号)则是约定性导致的。人类所使用的信号等、符码等密码都是约定的,这样来到语言,不管是汉语,法语,英语,都是属于皮尔士的象征指号的范畴。这样,我们就可以回到弗洛伊德《释梦》第一章首先论说自己并非任何符码解梦:星相学、周公解梦、国内出版或者翻译的梦的字典均属于符码固定解梦,要么就带有解释者的任意性,而更加不具备任何指号(符号)过程理论的凭空解梦的方法了。正是语言系统的重要性,构成了主体的无意识结构。拉康因而才以语言学为纲领,打响了“回到弗洛伊德”第一拓比理论的旗号。然而,我们下文再讨论这些是如何在拉康的镜像阶段的理论基础上构成的,而是先回到之前所述的弗洛伊德与荣格的争议上,以便看到拉康的理论如何借用自语言符号学,但又并非这些学科,而是用之作为科学的工具试图澄清关涉精神分析临床的那些理论潜在的核心问题。


2.2 荣格与弗洛伊德涉及的无意识象征问题


荣格透过原型的概念去到集体文化中探求无意识的基础。后者批评弗洛伊德的一切都是性、一切都关涉”阳具“(phallus)的理论。对此,要深入的话,我们先来看一个充满性意味的巧克力广告的例子。


《为什么巧克力要优于性》的20条充分不完全理由: 1在巧克力这里,长度粗细根本不重要。 2就算软下来,巧克力还是能让人满足。 3“如果爱我,就要吞下它”,具有真实的意涵。 4你在驱车的时候吃巧克力是安全的。 5你可以持有巧克力,要多久有多久。 6你甚至可以当着你妈妈面吃巧克力。 7如果你使劲嚼它的坚果,巧克力从来不会叫疼。 8两个同性别的人吃巧克力不会被骂是下贱游戏。 9“义务”这个词不会吓走任何一枚巧克力。 10 你可以把巧克力放在办公桌上,而不会让你的同事觉得恶心。 11 你可以问一个陌生人要巧克力,而不被她扇耳光。 12 你吃巧克力的时候不会吃到任何毛发。 13 吃巧克力,你不需要假装些什么。 14 巧克力可不会让你怀孕。 15 你任何时候都可以把它放在嘴里。 16 好的巧克力到处都能找到!!! 17 你可以有很多巧克力,只要你能hold得住。 18 在巧克力面前,你不会18禁或者太老了。 19 当你巧克力的时候,不会吵醒邻居。 20 尤其,女性朋友,和男人们一样,可以获得巧克力。


阳具的隐喻现象到底是特例,还是怎样?弗洛伊德如何使用?与荣格的根本区分是什么?跟无意识又是何种关系呢?为了处理这些精神分析学关涉的象征问题,我们引用,约翰•佛瑞斯特(John Forrester)和阿尼•裴拓兹(Agnes Petocz)对此的专著,他们的研究给我们提供了阐述的捷径。


佛瑞斯特对弗洛伊德当年和荣格的象征与无意识关系的理论差异进行了比较研究,得出下图:


Image title



受荣格学派和弗洛伊德学派深刻影响的西尔贝雷(Silerer)总结了荣格与弗洛伊德的象征理论及其关系,为上面左边的图,其中具有弗洛伊德的退行维度和荣格原型基础上的去到未来的展望维度;而弗洛伊德自身的理论实际应该为右边的图示,A和B是两种象征的可能方式,其构成的两种思想的途径是可能的寓意关系,但不是绝对的,这样左边的象征就不能绝对影响右边的童年期固念/冲动的维度,而后者也可以独立产生“思想(1)”,尤其后者是弗洛伊德自由联想匹配的。


拉普朗西(Laplanche)和彭大力斯(Pontalis)的精神分析词汇对弗洛伊德的象征主义进行了深入的研究,区分为:


A) 许多作者(兰克,萨克斯,费伦齐,琼斯)...在广义上,例如关于梦或症状,它们是欲望或者防御性冲突的象征的表达,也就是说它们以间接的、形象化的、或多或少难以破译的方式来表达后者(当欲望在儿童的梦中以一种较少或没有伪装的方式被表现出来的情况下,被认为比成人的梦较少象征的儿童的梦,因而是容易阅读的。)


B)弗洛伊德那里有一个象征主义概念的一个更为限制性的意思。主要指涉临床意义,即无意识的并具有一个个体种系发生的遗传的假设。在《性欲三论》中,弗洛伊德认为“任何生物的胚胎是对它的种系发生道路的重复”。由此,一个人类胎儿经历了两栖阶段、爬行阶段、简单的哺乳阶段等等,直到他形成人的雏形。于是,弗洛伊德把“生源定律”扩展至心理发展,作为其研究性心理发展阶段的方法论基础。儿童最初是从一些分布于身体的性感区受到刺激而获得快感的,这些性感区有嘴唇、肛门、生殖器,甚至周身皮肤。从自我摆弄获得的快感是自恋性的,但这种强烈的感觉以后会作为成人指向性欲对象的部分性欲。这些快感随着口欲期肛欲期到性蕾期等导致了个体心理发展,这样早年经历则是弗洛伊德所谓力比多的发展期的结果,但这里就具有某种特殊性,症状的象征中也是如此。


两位作者进而指出,这个理论上由于弗洛伊德没有明确给出这个个体的象征的种系发生及所谓的特殊性以明确答案,所以荣格才走向集体无意识。


荣格由此离开弗洛伊德之后,后弗洛伊德学派(包括上文提及的几位作者到客体关系学派)也继续发展了象征主义,我们先根据阿尼•裴拓兹的总结给出下图,来对这些作者的立场进行阐述:

Image title



琼斯对象征主义的贡献图



弗洛伊德本身从早期的狭义的性创伤与诱奸理论基础上的癔症记忆紊乱的象征理论:即认为真正的性的创伤导致了癔症的症状在无意识参与下形成,去到后来的个体种系发生的真正的象征理论上,见上文佛瑞斯特给出的弗洛伊德的图示。在荣格不同意后一图示上,去到原型的理论。并且,我们前文曾提到,克莱因建立的客体关系理论则透过内在客体表象的投射来建立自己的理论。一切外部的人物或者客体与主体当前所建立的关系都是来自我们在幼年时期内化的客体表象的投射。因此,内在客体从某种意义就是荣格的原型(虽然二者来源不同),是指号(符号)过程的原初参考物:即代表项(R)。


琼斯在其《论象征主义》一文中,首先区分出几种不同的象征主义,讨论象征物和无意识的关系:1无意识材质的代表,象征本身被压抑了,虽然其意义明显,然而由于情感的压抑,分析者并不能对此加以识别,但分析家能直接读取,是无意识材质的直接代表。2不可改变的意谓。一个象征可以代表不同的意谓,比如房间可以代表女人或者子宫,而这些不可改变的意谓和象征物的联系如何确定必须依靠背景。3依赖个人因素而确定的具有独立因素的象征。其意谓是各种偶然情况由个体选定的,无法由其他人得知。如果在分析中,这种类型必须依靠个人的自由联想才可能抵达。


对于第三种情况,琼斯批评荣格借用人类学的象征,而认为人类继承了这些就如同录像机一样。此外,琼斯指出语言学的象征问题,词语的多意性导致的象征:如拉丁语族中的教皇(papa)和拉丁语族中的父亲是同一个单词。其他的象征关系,也完全可以透过词语本身的关联直接进行。如英语的staff(棍子、官仗)与德文的Stab是一个词源,但是后者则具有棍子和阴茎两个意思。琼斯甚至指出阿拉伯人用500个词描述狮子的各种方面,但就是不用英文的狮子这个词;他们用5744个词描述骆驼,但就不使用英文的骆驼这个词。这些都说明人的所谓原初来源的象征靠不住脚。语言的差异也就直接导致了使用者的巨大的差距。而这些也大大超越了原型所建立的人类学的象征之外。实际上,在临床中,荣格从来不会运用原型,于此相反,该理论就如同Bion的网格图,是事后对尤其是精神病患者的妄想元素进行理解和安置所用,该观点出自荣格当年的学生,当今著名的精神分裂动力治疗大师Gaetano Benedetti。荣格与弗洛伊德的理论到临床的争议问题,非常复杂,我们只能以后另文再详述了。


这样,琼斯坚持在弗洛伊德种系发生和个体决定无意识过程的象征因素的讨论后,撇清了荣格提出的原型等问题,同样,也涉及语言本身对精神过程可能产生的影响,但并没有深入。


然而,如果我们仅仅进入语言,而发现在语言的使用中,随处产生着替代和比喻,这是语言学所谓的隐喻机制,尤其诗人经常使用。然而,如果象征过程仅仅是隐喻的话,就无法区分是意识的还是无意识的过程,这样语言的隐喻和无意识的关系并非直接的,也因此并非弗洛伊德《释梦》中的原初过程导致的。这样,后弗洛伊德主义(尤其客体关系学派)则透过上面图示中的广义化的象征主义的方式来阐释无意识。然而,这个走向为何被拉康认为是荣格原型理论的复辟呢?拉康如何透过指号学和语言学的理论重新安置琼斯的象征主义与无意识的关系的呢?但在这些之前,我们先看看客体关系学派的象征主义理论。


2.3 后弗洛伊德学派的象征主义问题


透过琼斯引入象征理论,拉康在指号学的理论上,对母子关系的讨论就可以深入。这是拉康在1956-57年的第四个研讨班《客体关系》中进行的。众所周知,对母子关系的深入讨论是克莱因学派的长项。透过好乳房(好母亲,好客体,理想客体)、坏乳房(坏母亲、坏客体),以及投射的机制,克莱因建构起个体无意识内在的客体关系。个体的精神现象都涉及到早年母子的乳房的关系投射出去,俄狄浦斯期的构成也由此出发。虽然之后客体关系其他理论家对此发展,但是这里的核心本质没有变化,甚至科胡特发明所谓自体心理学之后,以垂直分裂(历时过程的分裂,主要涉及压抑)与水平分裂(共时性质的分裂,主要涉及投射)。构建出所谓涉及自恋为基础的一元心理学,整合之后的自体-客体为基础的客体关系的二元心理学,以及古典弗洛伊德精神分析的俄狄浦斯情结的三元心理学。萨夫夫妇的著作已经被翻译到国内,他们整合了这些观点,例如:


Image title


《客体关系入门》萨夫,中文译本31页



这样作为自体客体结构下的个体精神过程透过投射与内投的机制建立,就很容易描述出来,母子的内投-投射的关系见下图,这是属于精神发生学的模型:Image title



《客体关系入门》萨夫,中文译本39页



母子的相互投射形成了个体的精神系统,并且由此也会参与到日常的跟他人的交流关系中,例如丈夫和妻子,这样精神互动的日常生理过程就产生了:

Image title



同上书,41页



这样,要讨论精神病理就很容易了。在回到指号过程来讨论客体关系甚至自体心理学与拉康的关系之前,我们再加入几个浅显的图示,来看到所谓的一人心理学:自体心理学与二人心理学:客体关系以及三人心理学:古典精神分析的关系。这个安置的工作是科胡特学派所做的,下面的图示来自:《自体心理学的理论与实务》台版:

Image title





这样的图示实际是根据精神病理来划分的,我们为此根据《汉斯柯赫与自体心理学》台版中的其他图示来说明自体到客体以及进入俄狄浦斯的精神发生学与精神病理学的图示来一窥相互关系。


Image title



下图给出了自恋部分的发展过程:


Image title


自恋的发展图示

编辑图注


我们看到,科胡特透过自恋的二元划分,得以和客体关系的理想化契合,并且仍旧保留一种自恋的病理,在另一轴线则是弗洛伊德的客体爱的发展,进入俄狄浦斯阶段。前面的萨夫的图示已经展现了当代自体与客体关系整合的理论。同样,这些发展期的固着会导致病理。很有意思的是,科胡特这里提出镜映的问题,这里使得我们再度能回到拉康。

Image title



前文的发展道路对应三个发展阶段。

Image title



在自恋的两种可能的分叉路口则都是透过和父母的镜像关系产生不同的创伤模式而固着下来



这样的发展阶段的理论,如果我们回到拉康的镜像阶段中自我的自恋的身体形象和母亲、他人的形象的互动构成,似乎也是相通的;然而,恰恰拉康强调是母亲的目光建立了符号的自我理想,而且镜像的自我产生了主语我的洞口,以便进入语言。这样,拉康区分出自恋的自我(moi,英文的Ego),以及理想的自我形象(ideal ego),二者是想象层面(未理解的读者请见《瓦隆与拉康的镜像阶段差异》以及上一章节邦果夫的图示);而在符号的层面,则是自我理想(Ego ideal)(肯定的理想位置),而其反面(否定)则产生了道德和超我,而履行这个自我理想的则是主语我,拉康的语言的主体。


为什么是语言的主体?为什么拉康的镜像阶段并没有如同科胡特那样建立一人到二人乃至三人的心理学?因为指号的本质如同上述,就是三元的!母亲在与孩子互动的过程中,虽然幼儿尚且没有建立精神世界,但是母亲首先进入了三元的指号世界,也因此,母子和母亲联系的孩子之外的任何一个人(即具有父亲功能的人)至少是三个人。所以母亲才会离开孩子,并且孩子接受三元性,因此,对于拉康,至少是三人心理学。同样,母子的互动中,已经建立了最基本的指号过程,因此,在客体关系的好坏乳房的象征术语对于幼儿建立的同时,实际是两种指号的建立,因此,对于尚且不会说话,还没有进入镜像阶段的前镜像阶段的幼儿,这里乳房代表了基本需要,其来去是否满足自己的需要,已经产生满足还是痛苦而建立好坏的辨识,即乳房-好-坏三个指号。透过指号学,我们发现克莱因学派的真正基础是指号过程的建立。上述萨夫的图示也必然以此加以理解。这种过程即便在最原始病理的自闭症(根本不会说话的,吃东西都会吐出重度自闭症)那儿,也会发现这种最基本的指号过程,因为道理很简单,没有这最基本的联系生命基本需要的指号,孩子就无法识别基本需要的食物,必然就死掉了。所以皮尔士的理论虽然让自己深陷客体分类来命名指号类别的困难,但是其设计精神过程的指号过程,则给出了个体与外部客体的最基本的三元关系。


2.4引入指号学理论的客体关系理论家的学说


随着拉康对指号过程的强调,实际上,客体关系学派也有新的发展,引入了指号学的理论来阐释象征主义和无意识的关系,例如加拿大多伦多大学精神病学教授、多伦多精神分析学会的训练分析家的Maria Carmen Gear和法国客体关系学派集大成者安德烈.格林(Andre Green),后者乃一绿(Green)林好汉,跟随拉康前10年的研讨班,后拂袖而去,还在著作中不断批判拉康,我们在其他地方曾对他加以专论:见《无意识之搏动》第三部分。

Image title



Maria Carmen Gear



然而,这二者也与拉康理论根本不和,我们如同上文一样,先给出其他近似学派与拉康理论的差异,由此可以看到拉康如何迈过重重阻隔,对无意识再发现做出其不可磨灭的功绩的。透过这不断的对比,我们也希望能让读者真正理解晦涩的拉康,其文本背后之良(药)苦(口)的用心。而本文以此指出拉康对各学派之批评,也并非与国内主流的客体关系与自体心理学的动力心理治疗师为敌,恰恰是以深入发展国内精神分析理论与实践为首要前提,在更为坚实的理论基础上,进行本土化,方能避免仅仅作为各种相互争辩的西方理论的国内代言者,真正发展贴合汉语世界文化下的无意识实践的精神分析理论。


先看看Gear如何利用指号学,在《修通自恋:对其施虐受虐结构的治疗》一书中, Gear利用了法国罗兰.巴尔特的指号学理论来对客体关系的理论进行深入。目前巴尔特全集已经翻译为中文,他是皮尔士和索绪尔二派合璧的指号学大师。然而,为了减少不必要的工作, 这里,作者仅仅引用她文中对克莱因的象征主义进行指号学描述,进而建构客体关系中最为基本的施虐受虐的指号关系的理论的。

Image title



指号结构图示



这里的能指和所指是索绪尔的指号概念,索绪尔是二元理论,能指如红灯,代表了所指禁止,或者在语言中树子的声音(即能指)代表了树子的所指(它对应的词典中的意谓)。上图是在指号(符号)学中,经典的交通灯的例子,行人或者驾驶员看到红灯这个能指,就会知道这个意思是禁止通行,而如果是绿灯,则会认为这条路目前安全,是可以通行的。索绪尔的指号单位能很好描述指号过程中指号与意义的关系,因此简化了一些过程,如皮尔士的三元理论能描述行人和驾驶员对指号的识别过程。这里之所以不需要皮尔士是因为交通灯对所有人都是一个意思,是固定的符码。因此,指号过程不再是无限衍义,所以可以省略而以索绪尔的理论更方便地描述。这里要说明的核心是一个基本的指号(符号)系统最基本的单位是两个指号。而且是对立的,在一个封闭的符号系统,对立二元就是区分意义产生动力价值的关键。这样红灯才和其他颜色的灯区别代表危险,而其他的则代表安全,可以通行。我们这里忽略黄灯的过程。然后,这样Gear可以给出她对克莱因的好乳房坏乳房的指号(符号)过程:

Image title



施虐者和受虐者的自我运行图示



这是在Gear所谓精神符码(code)与机制的章节中给出的,利用巴尔特的符码化过程(注意并非指号过程!),Gear透过所谓恐惧的记忆痕迹(FMT)与欲望的记忆痕迹(DMT)建立了和好乳房坏乳房的象征关系,从而,一切引发恐惧的都会回溯到FMT的能指上,就如同遇到红灯,也就是克莱因的坏乳房,而一切引发我们欲求的就会被自我的功能回溯到DMT的能指上,就如同遇到的不是红灯。而且,这种基础由于内投的机制内化到精神器官中,例如:受虐的母亲就会透过最初的母子指号内投而造就施虐的自我功能,相反则是受虐的自我功能。这样, Gear很容易地把克莱因的躁狂和抑郁位置定位在自己的理论下,我们知道后者是克莱因认为的精神病的核心,而且所有个体(不论是精神病还是神经症)或多或少都有这样的核心。


作为受虐的个体透过其与施虐的个体的行为或者语言,投射了自己内在的受虐结构,而这样施虐者就能透过对方发出的能指而接受一定的信息:是快乐的还是不快乐;相反,也是同样的道理。这样,大家就发现客体关系的理论似乎就具有了指号学的基础。


然而,我们跟随拉康提出以下的疑问,首先什么是记忆痕迹?为何记忆痕迹能如同红灯绿灯的封闭系统一样和外部的任何个体或者对象产生痛苦还是满足的欲望?这个过程是什么?因为,如果是红绿灯的封闭的符码系统,就如同前面我们介绍皮尔士理论的那样,就必然所代表的客体有限(即Gear图示中的意谓),然而,似乎Gear暗示我们快乐和痛苦是主观的,因此,情感和记忆痕迹紧密结合,而如果外部的一切的客体或者事件引发主体的感受就会回到对应的记忆痕迹。就是说,情感是开放的。


然而,Gear透过基本的对乳房需要来说明产生这些的危险的不快与满足的欲望的情感,让我们困惑,因为如果基本的需要建立了人类的欲望的指号基础,而情感作为开口是主观却一直随着绑定着所谓的两类记忆痕迹。这样,对于分析家而言,分析者的情感代表的符指却无法判断,因为其意义是开发的而不是封闭的符码。一个癔症可以为了试探分析家是否关心她他而哭泣。但即便这种情况我们也能判定对方由于过于需要分析家而遇到的是坏的客体。这样,就成了一套无敌的缩减一切为好坏客体的解释性的理论。我们看到该理论虽然运用指号学,却在方法论上换汤不换药,仅仅对克莱因的理论的局部进行了指号学的描述,而情感部分留着大大的开口,也没有改变临床实践,因为分析家仍旧根据反转移的情感来判定分析者的情感,进而进行解释。而如果情感是开发的指号系统,不是记忆痕迹的符码,分析家如何能判定自己以及对方的情感的意谓?恰恰,这违反了皮尔士的开放的指号(符号)必然无限衍义过程,分析者的一切话语和行为总能“神奇地”透过分析家所谓的投射机制下的“反转移”得到确定,是无限缩减的反象征化的过程,这却没有任何指号(符号)过程的基础!这也是为何拉康认为客体关系学派透过好坏客体来缩减一切无意识机制为固化解释,是新的原型理论复辟的原因。


这样,拉康在1958年的《治疗的方向及其力量的原则》一文如此质问当时的主流分析家们,加以层级批评,首先质问:今天谁在分析? “如果我们显示出我们是和我们摆弄的人一样的泥土做成的,那么我们会表明出怎样的一种高等级的心灵呢?”拉康此处给出辛辣的讽刺,如果分析家和分析者一样都是上帝造就的泥土,那么凭什么我们摆出上帝的姿态,在会谈中高高在上摆弄分析者呢?而且如果是的话,“我们会表明出怎样的一种水平的心灵呢?”这里拉康在讽刺自我心理学派提出的“对分析者的情绪的再教育”。如果自我心理学派提出分析者具有的是情绪的问题,而且由此分析家的工作就是让他们维系某种“稳定”或者各种“标准”情绪的话,这个人就处于某种上帝的位置。这里拉康于是继续提到分析家的这种把自己置于“高等级的心灵”的位置上,这排开了分析的原则,而且这正是分析家的反转移的核心!(该文第三段开头)


拉康接续的文风似乎开始肯定反转移,实际则还是拿着棒子:“反转移并非没有用的,反转移就避免了这种高等级心灵的假面”,否则,分析家就真的处于上帝的位置,因此拉康说反转移不是没有用的,有什么用呢?拉康在下一段指出——这使得分析家们:“扔开了假面。”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如果提到反转移,那么这些心灵教育者们就和分析者一样具有转移,而这个被称为超越弗洛伊德的东西而在当时被认为是核心,而认为超越了弗洛伊德,拉康因此说,反转移避免了心灵教育者的假面,但仅此而已,因为这些人根本不懂转移的本质,所以“它炫耀说它超越了它其实不懂的东西,它从弗洛伊德的学说中只取这么一点点,足以使它觉得它就它的经验所讲的与这学说不一致就够了。


这样,从情感的指号学基础之违背,回到反转移的问题,如何又有反转移,在客体关系中乃投射所致。然而,却为何仅仅是分析家接受对方的投射?答案是分析家接受了分析清理了无意识的冲突和压抑。这个答案使得我们再度质问何谓无意识?而这是本专栏的副标题,也是拉康一生进行理论实践所开进的道路。


如果无意识仅仅是内投和外投的相互过程,我们抛开前面的表象和情感以及记忆痕迹的潜在问题不说。问题是何来的压抑?克莱因提出原初的超我,然而,如果抛开上述信号等一样的符码与记忆痕迹的固化关系后,仅仅以危险的内投,实难让我们满意。即便我们不追究,其他的疑问依旧,续而,是否精神分析结束,分析者成为分析家的那一刻,自己的情感就得以排空,因而只是等待分析者来投射那无意识的情感?分析家如同海绵排空等待吸水一样?而分析后,分析者也成为新的海绵?难道分析后所有人都成为海绵一族?如同巴林特先生滔滔不绝的“原初的爱”所给出的分析后分析者均认同分析家?拉康因而,将反转移、压抑到它们与无意识关系的定义都在当时会场上向客体关系学派的分析家们抛出。

Image title



法国客体关系大成者格林先生



这时候,我们就轮到绿林好汉格林先生上场了,格林先生不愧跟随拉康到60年代,他透过指号学对客体关系理论进行的革新就明显优于上述的Gear女士。

Image title





在格林先生去世前不久的,2011年4月出版的《从指号到话语:精神分析与语言的理论》新书中,他运用了皮尔士的第一性、第二性、第三性的指号过程对应无意识、前意识与意识,即所谓:原发过程、继发过程和第三过程。除此之外,他详尽处理了冲动与表象在无意识的原发过程(皮尔士的第一性)的关系,在意识的语言组织过程中,即继发过程(皮尔士的第二性),透过自我和主体(借自拉康的术语)与外部的客体的关系(皮尔士的第三性),完成整个精神的指号过程。

Image title



编辑图注


这里的自我和主体的区分非常拉康派,因为主体即镜像阶段拉康的主语我,直接联系语言系统,即上图中的信息-密码的关系部分(即雅各布森的语言的信息交流理论,这里直接受惠于拉康,因为拉康在55年的第三本研讨班《精神病》就借用了该理论),而主语我透过和镜像的自恋的自我的关系,才能和外部客体联系,这里涉及的是格林先生的内部和外部客体的划分,也是精神的客体,这里明显是格林对客体关系理论的整合。最后,下面冲动和表象的关系,则是格林先生并不同意拉康的能指处于无意识的,而同意弗洛伊德的冲动与表象的关系,后者就如同上文的Gear所谓的记忆痕迹,而冲动与表象的关系产生了情感,后者是弗洛伊德详尽处理过的。格林先生描述为下图:

Image title





这样,从情感和冲动表象的关系,从无意识到意识,从主体进入和使用语言的开发的指号系统,以及镜像的自我联系精神内在的客体进而是外部的客体。格林先生承前继后,似乎处处得意。读者可能会感受到作者当前肯定不是什么好话。但是,大家必须认识到,上述的理论在象征主义的部分上,已经在很大程度上超越当今国内所引介的客体关系的范畴(从客体关系到英美客体关系的改良主义的科恩伯格学派),而且透过指号学(符号学)去到法国客体关系掌门人格林的理论了,这已经非常超前了。并且,我们也对无意识的基础,和象征主义有了非常深入的探讨,而且直接关乎临床实践,以及分析家的解释。


格林先生已经运用了皮尔士的三元指号(符号)过程到弗洛伊德的第一拓比理论,并且由此联系拉康的镜像阶段论,并由此衔接了继承索绪尔结构语言学的雅各布森的开发的语言系统的交流理论。而且,格林先生在该书中提出运用上述理论足矣,而且反倒是拉康剽窃了皮尔士的三元理论来建立了他的所谓修改自索绪尔的能指的术语定义。绿先生丝毫没有意识到他踩到的红灯。我们仅仅就弗洛伊德对无意识的定义来提出一个问题,那就是压抑是什么?在格林先生的完美奉献图示背后,这个问题仍旧没有完满回答。

恰恰,格林所谓的拉康剽窃皮尔士,如同拉康的镜像阶段与瓦隆的镜像阶段论一样(见我们此前相关专栏讨论),仅仅形似,而实质完全不同。对此,我们下一章节透过拉康《被窃的信》中L链的理论来一步步阐释。

发布于2015年11月11日 星期三 06:10:34 感谢(0)0收藏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