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请你来演一场戏——浅谈投射性认同

很多人小时候应该都玩过“过家家“的游戏:你扮演妈妈,我扮演爸爸,他扮演宝宝;或者我是警察,你是坏蛋,他是法官等等。游戏的乐趣在于既要投入自己扮演的角色又不能太当真,学习体验角色的行为之后还能知道自己真正的身份——玩耍中的儿童。当然,有的小朋友还是会“入戏太深”,玩着玩着就变成了真的“警察抓坏蛋”——好人就该打坏人,一场哭闹在所难免。。。。

小娇从小就是父母的掌上明珠,享受着无微不至的照顾和宠爱,在学校也是同学里的“白雪公主”,很多喜欢她的男生鞍前马后的围着她转。自从在大学里有了男朋友,小娇就再也没自己拧开过任何瓶盖,更不用说打饭洗碗洗衣这等俗事了。。。一次在地铁安检口,独自出行的小娇被要求打开随身的矿泉水试喝一下,当她发现瓶盖是密封的,一下子蒙住了,说自己拧不动,安检员叫来了男同事帮忙,小娇却死抱着水瓶不给,工作人员警觉的以为那瓶水有安全问题聚拢了过来,小娇哭着解释说“你们拧的水没有爱情的味道,我不喝,我要我男朋友拧的。。。”电话里,她向工作中的男友哭诉了一切,要他马上赶来给自己拧水,男友表示自己有事很难离开,小娇委屈的喊道“你一直对我都是最好,可现在却这么无情!我这么无助你都不管,你根本就不爱我!”两小时后,男友从班上赶来给小娇拧开了水瓶,面对再次尝到“爱情的味道”的女友,他被领导同事责怪的气恼一下子变成了怜香惜玉的内疚,“都是我不好,以后再也不会让你带没拧开的水出门了。。。”

大家都会猜到这源自一个真实的事件,主人公小娇和她男友的爱情故事若不是如此的“惊天地泣鬼神”,也不会这样的广为流传。童话故事中,怜香惜玉的白马王子似乎总能克服重重困难和挑战,去拯救娇弱无助的美丽公主,这种角色的安排和故事的结局完美的满足了演员们的期待,就像童年的“过家家”游戏,玩着玩着就入戏了,玩着玩着就长大了。。。。

心理学上有个名词叫“投射性认同”,这是精神分析客体关系理论的重要概念之一。所谓“投射性认同”,就是一个人诱导他人以一种限定的方式来作出反应的行为模式,具体说,一个人把别人不知不觉的代入自己“过家家”的游戏中,让TA不自觉的去扮演自己设定好的角色。在这个过程中,双方都是舞台上的演员,只是被投射的人的表演不是自觉自愿,而是被诱导和强迫的,就像入戏太深的小朋友,忘了自己的真实身份,只能以角色安排的言行去和对方互动。

在上面的故事中,小娇和男友就各自扮演了“无助的公主”和“拯救她的王子”的角色。当然,和真正的过家家不同的是,男友是个“被扮演”的角色:首先,小娇将自己内心中依赖他人的想法“投射”到男友身上,她们的恋爱关系恰好为这种投射提供了绝佳的条件;之后,她又通过“你不管我就是不爱我,就是无情”等逻辑和判断,让男友接受成为一个无微不至的拯救者的角色;最后,尽管男友有着很多现实的困难,也会感到气恼和压力,但他还是成功的扮演了“拯救公主的王子”,做出了小娇期待的和角色安排的行为——至此,一个完整的“投射性认同”的演出便完成了。当然,整个过程都发生在无意识里,当事人并不真的知晓他们在做什么。不过,识别这种依赖型的演出并不难:凡是有人以各种形式向你表达“如果你不帮我的话,你就是没良心”“如果你不关心我,我就活不下去了”,甚至以大哭大闹、自杀相威胁,都是采用依赖的投射性认同,迫使别人扮演拯救者的角色。可往往那些“心软”的接受者虽感到来自对方的压力和榨取感,最后还是不得不就范,被动陷入当事者无底线地索取和求助中,成为了当事者情感控制的对象。

老牛是一家上市公司的高管,他年富力强,精力充沛,深得董事长的器重和赏识。平日里,他最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依我看,这都不是问题。”在每个业务洽谈和公司决策的会议上,老牛一向雷厉风行,快人快语,强势的工作作风不仅给客户们留下了深刻印象,也让团队的员工们在敬佩之余感到了不少压力。一次年终绩效评审会议上,面对一个个绩效不佳,战战兢兢的部门经理们,老牛忍不住又一次发飙了:“你们说是市场大环境不好,政策变化影响大,依我看,这些都不是问题!都是借口罢了!当初制定指标的时候,我能不知道么?我在这个行业做了几十年,什么风浪没见过?公司给你们提供历练的机会,就要努力突破自己的局限和习惯,不要老找外部原因!你们哪怕有我十分之一的干劲和眼光,都不至于混到现在这样。。。。”经理们低着头,感觉在老牛面前自己缩小了无数倍,甚至有些怀疑自己是否还能胜任这个职务。特别是绩效最差的那几位,痛恨自己的无能,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而在此之前,他们几个是老牛花重金从对手公司挖来的重点人才。

在职场中不难发现,有一种人总是盛气凌人,他们强悍,干练,经验丰富却又咄咄逼人;他们是天生的领导,在与人的交流中总会显示出他们“天上知一半,地上全知道”的厉害;他们什么都懂,无所不能,能讲很多高深的哲理,能在第一时间发现你的缺点和错误,并使你感到自己是如此的软弱和无能;在这种人面前,你总是感到自己是下属,自愧不如以至于战战兢兢,生怕自己的意见或行为被他评判和否定。。。。

没错,这又是一种投射性认同的表演——权力型的投射认同。使用这种角色扮演的人,会不断的迫使他人感到软弱和无助,怀疑和否定自己,从而实现自己的权力欲和控制欲。他们内心往往深藏着自卑的恐惧,极度害怕被别人看不起,为了补偿这种自卑,就要做出很自负的样子,并将自己不能接纳的自卑感投射给别人,通过外在条件适当的理由和暗示,接受者认同了原本不属于自己的自卑感,以为自己真的如此失败和无能,从而成功扮演了一个软弱无助,低下自卑的角色,和投射者一起完成了”无所不能的领导”与“失败无能的属下”的扮演游戏。

阿倩成长在一个不幸的家庭,爸爸每次醉酒后都会殴打妈妈,在惊恐中长大的她发誓要嫁给一个从不喝酒从不打女人的男人,绝不重蹈妈妈的覆辙。天随人愿,阿倩的老公三顺是个温和的中学教师,没有任何不良嗜好。可日子久了,俩人也会有些小摩擦,三顺感觉阿倩发起脾气来越发不可理喻,总是说出一些尖酸刻薄的话刺激他。一开始他选择了沉默和回避,不愿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琐事而大吵大闹,可次数多了,再好脾气的人也会有爆发的时候。一次吵架三顺愤怒的表达了自己的不满,阿倩似乎更加的不依不饶,她暴怒的指责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质问三顺是不是要打她。三顺觉得她简直完全无法理喻,警告阿倩不要逼他,阿倩反而更激烈的说到“你打呀,我看你敢不敢,你不敢就不是个男人!”三顺瞬间大脑一片空白,一记耳光重重的打在阿倩的脸上。。。。阿倩完全崩溃了,她简直不能相信眼前这个男人居然真的打了她,童年的噩梦居然在自己身上重演了。。。。

不幸的人不断的经验到不幸,往往是因为他们总是把自己置于不幸的角色中。阿倩内心中蕴藏着对父亲强烈的愤怒与不满,以至于她无意识中认为所有的男性都是潜在的施虐者,自己则像妈妈一样承担着受虐者的命运。虽然她选择了温和谦让的三顺作为伴侣,但内心无意识中的戏剧角色会强烈的呈现在她的生活舞台上。对男性的恐惧让阿倩的语言充满了攻击性,而三顺的愤怒又唤起了她早年对施暴父亲的强烈愤恨,此时,一个愤怒的施虐者的角色就被阿倩投射到了三顺的身上,愤怒中的三顺理智暂时退场,无意识的接受了这一角色,于是,阿倩童年的悲剧就再次上演了。。。每当我们指责和抱怨别人如何虐待我们时,是否也会反思一下我们是如何教会了他们这样做的。

当然,生活中“投射性认同”的游戏还有很多:有的人通过不断的讨好和迎合别人,来获得他人“情不自禁“的感激和认可,只有这样,他们才能从他人身上找到自身存在的价值。还有的人,总是习惯的将自己放在被忽视被损害的位置,他们总是愤愤不平,感觉别人都亏欠了他,到最后他总是能让别人感到内疚并做出更大的补偿。总之,这种游戏总是和”固定的角色扮演“有关:好人vs坏人;依赖者vs拯救者;施虐者vs受虐者;丧失者vs掠夺者。。。。被投射的人无意识中入戏太深,就会忘了这些角色从来不是也不该是他一定要扮演的,而是当事人早年经历的一段关系中的角色,特别是那段关系中充满了不幸和伤害时,悲剧就会在当事人和另外的人之间重演。

识别被投射的方法也很简单,就是仔细体会自己和当事人互动时的感觉和行为变化,如果发现自己一反常态的感受到本来不是属于自己的特征和想法,或是对当事人的态度隐隐有一丝被强迫的不情愿,这种压力本身就是被投射的最好信号。在那时,清楚的明白什么是自己真正的意图和角色是最重要的,否则就会把别人的想法和意图错当成自己的,从而陷入投射认同过家家的游戏里。

亲子教育
发布于2015年11月17日 星期二 16:59:28 感谢(3)3收藏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