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我们为什么爱“大白”(●—●)?

最近,迪斯尼的最新影片“超能陆战队”热映。影片主要讲述了主人公小宏痛失亲人,在充气机器人“大白”的陪伴下疗愈创伤,并联手菜鸟小伙伴组建超能战队,共同打击犯罪阴谋的故事。百度电影搜索一下综合评分高达9.5分,好评率97%。并且在刚刚结束的2015年奥斯卡颁奖典礼上荣获第87届奥斯卡“最佳动画长片”奖。

很多人评价影片好看,尤其是机器人大白的形象深入人心。更是在微信朋友圈等交友社区引发热议,人们纷纷感叹:“希望找到一个像大白一样爱我的人”,“我想要一个大白一样温暖的怀抱”,“想要找一个机器人男友”,一时间,大白那柔软的聚乙烯肚皮成了人人想要的怀抱。这,是为什么呢?

成长就是一场分离

每个人在成长过程中,都会遇到各种分离,而最初的分离便是从妈妈的子宫里分离出来,成为一个小小的独立的个体,离开那温暖的地方,离开那各种需要完全被满足的环境,经历分娩的挤压,承受脐带剪断的痛,突然发现自己的需要不再被即时满足了,从此要跟那种天堂一般温暖的和妈妈融合的感觉里分离出来,这是我们人类最初,最源本的分离的痛。

我们慢慢长大,我们经历了跟主要抚养者的依恋,然而我们的父母也有自己的需要,因此会有意或无意地让我们品尝了分离的滋味,再长大,我们经历了毕业,失恋,也许还有离婚,孩子离巢等种种分离,我们体会到了各种分离带来的痛苦和忧伤。其实,这些痛大多都是最初跟母体分离时感受的再现,激活和累加。最后不可避免的,我们还会面临所有生物都会面临的命运----死亡,最决绝的分离。首先是父母的死亡,我们从此知道,再也没有回头的路可以走,那两个人都不在了,曾经温暖的感觉更何处去寻?这是一种必须要自己一个人往前走的绝望。然后,我们还要面对自己的死亡,和这个世界,和我们的孩子,爱人永别,最后一次品尝分离的滋味。所以分离其实是贯穿我们整个一生的主题,是我们每个人都必须面对的命运,没有人可以逃得开,跑得掉。但是,分离又是我们成为自己必须要修的功课,没有分离就无法成为自己,没有心理意义上的分离我们便一直在父母的保护之下,没有成长。那么,我们该如何度过分离之痛?如何获得成长?

我们如何度过分离之痛?

任何值得我们回味的经典影视作品都必然暗藏人类存在的主题:或孤独,或死亡,或选择,或自由等等不一而足,在超能陆战队这部影片里,电影借助了一个打击罪犯的故事,借助了种种特技,将这条“分离与成长”的主题阐述地淋漓尽致,打动人心。同时,电影也借助了“大白”这样一个极好的过渡性客体,告诉我们如何安慰分离之痛,更好地完成一个人的成长。大白安慰了我们每个人被激活的分离焦虑,这也是大多数人爱上他的原因。

(前方剧透)

电影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兄弟俩泰迪和小宏,父母在小宏三岁的时候去世,这个时候泰迪应该十岁左右吧,兄弟俩被姨妈收养长大。哥哥是小宏的偶像,总能在重要时刻帮到他,比如救他摆脱赌徒的追击,带他参观自己大学的实验室,帮助他成功研发出微型机器人,在影片里,哥哥高度认同了父母的角色,给弟弟的不仅是保护,引导,还有心理上的慰藉。哥哥很懂弟弟的创伤,我想那一定是他心里其实也有一样的痛,他发明了温暖的充气机器人大白。希望可以在小宏受到伤害的时候随时有个人在他身边陪伴他。哥哥善良,温暖,充满爱的特质就像小宏生命里的太阳,引导他不要走偏,教会他爱人的能力,哥哥就是一个好的客体,帮助小宏完成和发展出社会功能和创造力。但是,小宏要想成长是不可能在哥哥的一直保护下完成的。在这里,为了英雄的出现和长大,影片安排了极端的分离方式,哥哥突然死去。在小宏的发明展示的那一天,为了挽救教授,哥哥冲进了失火的展厅不幸遇难,这个行为是哥哥性格特征的具体显现,但却让小宏突然间失去了最亲的人。通常,我们在遇到丧失的时候,有一些普遍的哀伤反应,比如抑郁,愤怒,无助等等,此时的小宏在悲伤中无法自拔,痛饮跟亲人永别的苦酒,不小心砸伤了脚,这时,大白出现了。为什么哥哥死了,大白却出现了?小宏该如何接受失去哥哥这个事实,并从中成长呢?

哥哥真的不在了吗?大白反复地告诉小宏一句话:泰迪还在这里。为什么这样说?泰迪明明已经死了呀!大白作为一个医疗机器人告诉小宏,人在丧失亲人的时候需要做的事情,需要有朋友的安慰,需要倾诉,需要拥抱。大白试图满足阿宏的各种需求使他的情绪指数提升。大白联系了哥哥的朋友们,帮助小宏找到了微型机器人的地下工厂。在大家不敌疯狂的教授坠海之后,不仅救起大家,还把自己变成个取暖器,供大家依偎取暖。这个场景感动了无数男女,那个在哥哥死去时被激发的分离之痛,观影者跟随小宏,一起被大白慢慢治愈。

大白的身上到处都可以看到哥哥的影子,小宏几乎要把大白当成哥哥一样的存在,但是大白是哥哥吗?不是。小宏为了复仇,在大白身上加上了自己编写的程序,此时大白是象征爱的哥哥和象征恨的小宏一起创造出来的,爱与恨该何去何从?同时,这部给儿童看的影片对于反面角色的刻画还是比较柔和的,教授放火烧了展厅原来是为了抢夺小宏的微型机器人去复仇。他也是一个在丧亲之痛中充满仇恨的父亲,女儿在格利的远距离传输实验中丧身。影片把正反面的两位主角推到了相同的境地。正义与邪恶又该如何自我救赎?


如果没有大白和朋友们的帮助,小宏也许会和教授一样在仇恨中犯下罪行。幸好,大白和朋友们一直在那里,帮他看清,像哥哥一样守护他。在这里我们可以看到,虽然哥哥已经不在了,但是他的精神实际上在大白和朋友们身上得以显现和延续。大白和朋友们不断问小宏一句话:“你这样做哥哥真的会高兴吗?”,这实际上是在帮助小宏不断将哥哥的形象和精神内化。最后小宏在大家的帮助下,想出了办法,击败了教授,并在传送门即将损坏的时候冲进去就出了教授昏迷的女儿。在象征层面上完成了跟哥哥一样的行为,哥哥已经活在了小宏的心里。小宏选择了爱,选择了善良,正义和勇敢,这不正是泰迪吗?哥哥真的就在这里!在小宏的心里,身体里,灵魂里,在大白身上,在朋友们身上处处彰显。就像影片里大白的身体在异次元里越飘越远,却留下了象征灵魂的芯片,我们可以感觉到如果失去的亲人可以被我们内化在心里,那么失去的其实仅仅是一具躯壳而已。因为亲人的特质可以在自己和他人身上不断感受到,并时刻让自己得以滋养和成长。小宏和他的小伙伴成了英雄,并且最终,代表邪恶的力量--教授被捕,眼睁睁地看着女儿被救活从自己身边被推走,悔恨地低下了头,那一刻,他心里有对自己造成伤害的忏悔,而这,是爱带来的改变,是从哥哥那里传承的爱带来的成长。

所以,为什么我们那么爱大白?除了他温暖的抱抱,搞笑的行为,贴心的照顾,坚定的保护,还有,不要忘了,他就像一个孩子们跟妈妈分开时会随身携带的妈妈的毛毯,帮我们在分离的痛楚中稍微好受一些,他像毛毯一样有妈妈的味道,妈妈的功能,可以让孩子任意改造使用(小宏可以自己编程改造大白),他还可以像毛毯一样保护孩子不冷,并给孩子像妈妈一样温暖的感觉,让孩子不致于崩溃,可以忍受孤独一直等到妈妈回来。大白和哥哥的朋友们,在小宏最痛苦的时刻,便充当了小宏的毛毯,一直到哥哥在他的心里回来,一直到小宏可以即使丢了一次毛毯(大白的躯壳飘走),也有能力自己再去寻找和创造新的好客体。

在这个意义上,我们,心理咨询师,就是来访者们的“大白”。

亲密关系
行为问题
发布于2015年11月20日 星期五 14:25:40 感谢(1)1收藏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