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入冬失败,谁之过?

原创/邹娜玛


写这篇文章的念头缘于深圳再次入冬失败——直至11月26日,今年深圳的冬天只是象征性的降了一天的温,对于居住在这个移民都市的北方人,此时此刻无论是身体还是心理都需要回到熟悉的冬天。


于是各种段子打着“期待冬天”的幌子四处跳跃,矛头直指深圳:“这个冬天到底还要不要来了?”在舆论铺天盖地的引导下,人们在闲暇之余也会煞有介事掰着指头想一想,继而不乏附和的问一句:“是呀,深圳你到底肿么了?”


这些疑问也勾起了我无限的联想,大脑迅速启动快退模式,回到十一年前的今天——那是我在深圳度过的第一个冬天。




已是十一月底的光景,阳光肆意、漫天地洒在绿叶上,透过啤酒椰的树叶漏下来刺得眼睛几乎都睁不开来。当时的我穿着两件薄衫,埋怨着这无处可躲的太阳,想念着家乡清冷而有雪的冬天:双脚踩在松软雪地上的陷落印记,听着雪地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整个人都缩在厚围巾长羽绒下,尽情地体会寒冬与温暖。




然而自从来到深圳,这幅画面就再也没有出现。十一年的岁月更替让我明白:椰林婆娑、四季如夏原本就是深圳的常态,深圳冬天的太阳从来就是这么的火辣辣、明晃晃的存在,他何时需要对迟迟不降温、从未造雪去解释、去抱歉?他只管以特有的热情和温暖给来自四面八方的人们以庇护。


深圳的暖冬,就如同家乡的大雪、北方的冰封自然而然地存在,他从不需要对谁交代,这特么就是深圳!




存在,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实在,包括物质的存在和意识的存在,包括实体、属性和关系的存在。人的意志本身是一种存在,人的思维里虚幻的东西也是一种存在,属于意识的存在。


不能活在“深圳冬如夏”的存在是否意味着一定程度上人们已活在客观存在之外?如此这般人们把对外界的期待和欲望隐藏在报怨的表达里,譬如:


城市里,北方的冬天更好。为何北方冬天漫天飞雪,你连降温都羞涩?

恋爱里,别人的男友更好。为何别人男友生日送花,你从来没送过?

婚姻里,别人的丈夫更好。为何别人老公接送孩子,他从来都不接?

家庭里,别人的孩子更好。为何别人孩子全面发展,我家孩子偏科?

工作里,别人的单位更好。为何别人钱多事少离家近,我却截然相反?

……


当我们被一叶障目,就再也看不见其他的存在本身,有如花开不败的深圳、不离不弃的男友、独一无二的孩子、付出与承担并重的工作……于是在忽视万物本身存在的前提下,刻意追求并不存在的存在。


家庭中,家长们让孩子成了四不像,既没张三家的特长、也无李四家的优点,还不像王二麻子家的麻子,无奈之下把孩子带到了咨询师面前“修理修理”,企图把孩子打造成省心、听话、情绪永远“正能量”而且只会学习的机器。


婚姻里,另一半寻寻觅觅许多年,却总是只可远观不可近玩。把对方反反复复缝缝补补依然不合心意,既害怕独处孤单又担心相处太难,于是指定对方到咨询师面前“整改整改”……


孩子本身的存在、工作本身的存在、另一半本身的存在是否就如深圳暖冬的本身存在一样,已难以抵挡人们内心想象的篡改、媒体刻意片面的放大和看客人云亦云的附和,为一叶障目,不见繁花盛开。


如此种种忽视本身存在的修正能改出琴瑟和鸣吗?


深圳已入冬,只是不降温。这种客观存在,是谁之过?坏了谁的规矩?又需要给谁一个交代?


编辑丨獴哥

图片选用网络



亲密关系
行为问题
发布于2015年11月29日 星期日 22:15:51 感谢(0)0收藏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