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情

咨询师写李健 | 多少年以后,如云般游走



李健是我很喜欢的一位歌手。而事实上,我却是直到《我是歌手》才真正认识到他。当年的《传奇》,我以为王菲就是原唱,而曾经的“水木年华”,在我的脑海里,也仅仅只是“水木年华”。

李健吸引到我的,不仅仅是他的歌曲,更是他由内而外所散发出来的人格品性。

在《我是歌手》的舞台上,当其他的歌手为了能够晋级而尝试用各种不同的风格吸引观众眼球的时候,只有李健自始至终坚持自己的本色,唱自己想唱的歌,唱自己擅长的歌,不为取悦他人,只为呈现自己。这种特质,在2002年离开“水木年华”组合时,或许已经呈现了:在水木年华最当红时期,李健因为音乐理念差异的原因毅然离开,开始了8年的沉寂。

这样的坚守,没有一定的人格力量作为支撑,是很难做到的。记得他在一个采访里说过:哪怕在最低谷的时候,都从来没有对自己的音乐表示过怀疑,只是需要时间慢慢渗透。


 

那么,如此的人格力量是来自于哪里呢?

童年,是人格发展离不开的话题

在成长的过程中,咨询师常提到“攻击性”的概念,按照温尼科特的说法,“攻击性”并不只是破坏性,更是一个人内在的自发性和力量的呈现,最初是无好无坏的,这也是一个人形成“真实自体”的原动力。

孩子在成长中,是需要释放自己的攻击性的。

李健曾谈到过几件童年往事:一件是他很小的时候,原本父亲答应带他去动物园,结果给忘了,然后他就一个人赌气去了,并在大孩子们的帮助下,翻墙进去玩儿了,父亲知道后,非但没有责骂他,反而觉得他挺有出息。另一件,是关于他小时候的淘气,经常跟别人打架,虽然被罚站被告状,但父亲只是带着他去道歉,而没有受到过度的责罚。还有一件,就是他十几岁的时候,想学吉他,虽然父亲有些犹豫,但母亲还是毫不犹豫地拿出两个月的工资来,给他买了一把当时很流行的红棉吉他。

而在我们成长过程中,很多创伤来自于养育者的“不允许”:不许乱跑,不许弄坏东西,不许打架,不许违反大人的意志……被要求做一个“乖”孩子,一个让大人省心的“好”孩子。

但是在这种“好”和“乖”的超我要求下,我们也慢慢地丧失了自己的自发性和原创性,而变成了他人意志和评价的产物。只有当自己的言行满足了他人的需求时,自己才觉得是能够被认可和接纳的。那么,等到成人以后,势必就像个陀螺一样,被外部评价标准弄得团团转,而丧失了自己的真实存在。

从李健的成长经历来看,他内在的“攻击性”在他生命早期的时候,得到了很好的释放,并且是被充分允许的,从他父亲对待他翻墙进动物园和打架的态度上可见一斑。

而这种内在的原动力和自主性,只要能够释放出来,再加以恰当的引导和升华,是可以将“攻击性”转化到建设性的活动中(李健在采访中表示,读书以后,在老师的鼓励下,他自然而然就不打架了,而是积极地投入到了建设性的学习当中)。

可见,不用害怕孩子的“攻击性”,这正是他/她生命活力的自然呈现,允许“恶”的释放,才有力量转化为“善”的果实如李健,这股力量,在他遇到音乐以后,得到了充分释放的舞台。

音乐是他的挚爱,他通过音乐这个媒介去表达自己内心被触动的部分,并和有着相似的内在的群体建立起一种连接。他不需要伪装自己去讨好别人,因为在他早年的经历中,他的自发性和自主性已经是被充分允许和接纳的,这份允许和接纳内化成他人格的一部分,不论外界风云变幻,他始终都能够对自己充满信心并忠于自己的内在。

当他做自己热爱并擅长的事情时,工作于其而言便不再只是赚钱的工具,而成为了他/她自我绽放的途径,赚钱不是因而是果,顺逆境便也不太会成为其坚持还是放弃的影响因素,便也最终能够抵达自己真正想要的彼岸。

童年之外,另外一段不可忽略的亲密关系

谈李健,也就自然会谈到他的妻子孟小蓓(被李健柔情地称之为“小贝壳”)。郎才女貌的爱情故事,是一直被广为流传和让人称羡的。记得在一篇采访中读到李健对妻子的一段评价,说是:喜欢她说话的方式和内容。并且谈到另一半时也提到,不喜欢过于强势或过于依赖的。

从孟小蓓的个人履历和微博中,我所看到的,是一个独立(清华的社会学博士,从事科研工作)与温润并存的知性女子:她有自己的见解,有生活品味,多才多艺,清新淡雅,充满爱意……据说,李健在和朋友聊天时,经常会提到“我太太说了”,言辞里是满怀柔情与欣赏的,而在孟小蓓的微博里所提到的“各种先生”(休假先生、出差先生、咖啡先生等,不一而足),也是充满了相知相契与浓情蜜意的。

李健的姐姐也曾谈过,李健和妻子有着共同的低调品性。我想,在低调的背后,是有着共同的生活理念和价值观作为支撑的:对物质生活的随遇而安,对功成名就的淡然处之,安住于自己的内心过自己想要的生活。

反观他和“小贝壳”的爱情至少在我看来,好婚姻的基石来自于:两个独立成熟的人格、相似的价值观、彼此欣赏。

写到这里,我的脑海里蹦出法国作家安德烈·纪德的一段话来:我们每个人在他人身上真正能理解的,只是自己能产生的情感。或者在某种程度上,李健的存在,是激发了我自己内在相似的部分,而我笔下的李健,其实又是对于我自己生命存在方式的诠释与坚守!

谨以此文,写给李健,写给我自己!

2015年12月06日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

F5fca1219d3d499aabaa3becdd0fa78e下载简单心理
享受优质服务
立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