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从我接受心理咨商与整合的经验,看心理师的选择

  在美国圭谷工作期间,我总是喜欢利用周日,完成弥撤后的时间,开车载着来美国学习的修女去市场买菜,因为她们大都没有车子,我总是利用此机会向她们请较些生命的智慧。其中,有位修女正在超个人心理学院就读,我知道她即将毕业离开美国,心想也许以后再也没人为我解答生命的疑惑,她看见我的不舍,不经易回了一句:你也可以自己读。开启我心理咨商与整合的旅程。

  刚开始,我只觉得心理咨商是一门很好玩的专业,许多的自我探索,让我意识到许多潜意识,所以我利用下班后的时间,在超个人心理学院选修些基础课程,同时,也接受某位弗洛依德咨商师的心理咨商。咨商室座落湾区伯克利的一个小区,我每个礼拜需要开二个小时的车往返,沿途山峦辽绕,让矮小的咨商室显得不起眼,但却别有一番风味。

  首次接受心理咨商,难免紧张,但很快便被黄晕的灯光所温暖,我把握每次心理分析的过程,在他的协助下,我得以藉由散落的意识碎片,寻着轨迹探索潜意识,了解那些操制着自己的内在能量与动力,修复过往的创伤经验,我长期接受他的心理咨商二年,结束咨商的原因是,我的生命经验已超过他的能力所能负荷,他与我一起掉入潜意识,他却未意识到。

  接着,我在学校同学的推薦下,接受容格分析师Louis Vunsinick的容格心理分析,他的深度与广度,陪伴我七年的自我探索旅程。探索过程除了触及动力外,潜意识、文化、原型、梦分析皆是过程的一部份,心理师是提灯的老智者,个人的疗愈与整合层度,会影响带领个案的深度,与他会谈的过程中,他可以陪伴我探索到心理的最底层,最后一次会谈,他说:下次见面,我们可以在咖啡厅了。我由衷的感谢他。

  当时有多位老师是接受容格本人心理分析,且在超个人心理学院授课,但他们都再往生命的底层走,发展自己的潜能,不断的自我整合,迈向个体化的过程,他们大都有自己的专长,容格心理分析只是专业的一部份,甚至只是生命的过程,其中我的一位老师整合容格心理分析、梦、完形,发展出过程疗法,他们会自称自己是疗愈者,显少听他们自称是容格分析师,如容格所言:我是容格,不是容格分析师。

亲密关系
亲子教育
情绪压力
发布于2015年12月09日 星期三 12:17:10 感谢(2)1收藏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