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靠近心灵的地方

我有一间小屋,那里按照我喜欢的样子摆放了两个清爽而素净的布艺沙发、一个单人的靠窗、一个双人的靠墙。中间一个木色的小几,茶水和一只不慌不忙一步一步走着的闹钟。一株叶子肥大油绿的绿萝、静静地站在沙发旁聆听。阳台上一盆长着黄黄绿绿、深深浅浅叶子的幸福树,迎着朝霞、沐着黄昏守望着幸福。我喜欢待在我的小屋里,读读书、发发呆还有就是接待我的来访者。而这三件事都是我喜欢的事情。

我将这三件事比在一起,而细想想他们确实有共同点,因为此时离心灵最近。

我很喜欢来访者这个称呼,是的,他们就是来到我的小屋的访客。来了、喝杯茶、坐下给我讲他们的故事,走了却把故事留给了我。仿佛一阵风雨过后,留下树叶飘散的湖面和泛起的阵阵涟漪。我坐在那里,仿佛鹤发童颜的千年老妖,听了这样多他们的故事而平白多活了好多年。

他们的故事大多是不幸的,痛苦的、愤怒的、哀伤的、艰难的、矛盾的、困惑的。。。仿佛快乐、幸福将他们遗忘。

我见过很多脸:有的很脏、有的很丑、有的扭曲得变了形、还有的让人害怕。。。可当我在离他们心灵最近的时候,却发现这些不是真实的模样,这些都是面具。一层一层取了去,再洗洗脸,却露出一张张的孩子的脸:有的是婴儿、有的稍大些。有的在哭、有的很害怕、有的很无助、还有的稍大些的被关在笼子里。。。我心里想着他们一定是在某个时候非戴上这个面具不可,就一直戴着忘了取了。也就不觉得难看、不喜欢而只是感到难过。也许可以提醒他们一下,取下来或者换一副,也有的也许还得戴着。

我也时常被他们所感动,当我离他们的心灵最近的时候。我仿佛看到一颗种子,不幸落在了最干旱的荒漠里,哪怕只下一场雨,他们也要破土而出。他们不幸长在了最恶劣的环境里,哪怕长得面目全非,他们也要存活。他们的挣扎、不屈和坚持让我油然心生敬意,生命的力量也深深的让我折服。

我也惊叹和欣赏他们的智慧和领悟。他们像被石块包裹的宝石,只需打磨,璀璨的光华再也无法遮掩。

他们需要被看见、被理解;需要阳光、雨露;需要帮忙移除障碍;需要勃勃地生长。我竭力提供这些。但有时我也会出错、也会没有看见和理解。我也会因此而责怪自己。

他们来了,又走了。有的来去匆匆,我们失去了靠近和一起前行的机会,我为此感到遗憾。有的我们可以一起走得久些,走得远些,而往往他们也会因此长得更好、更强壮些。我为他们的成长感到欣慰和高兴。我也会感到伤感和难过,因为成长也伴随着分离。虽然不舍,却也为他们感到高兴。

我喜欢我的小屋,喜欢读读书、发发呆、更喜欢听我的来访者讲他们的故事,陪他们走过一段人生,看着他们长大,目送他们远离。我也喜欢变成千年老妖平白多活几十年。

发布于2015年12月09日 星期三 17:35:12 感谢(0)0收藏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