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共情,从表达自己的感受开始

(一)

16岁那一年,我特别想在班里开设一个知心信箱,虽然同学们每天开心地说笑打闹,但我想人在开心的背后,总会有一些外人不知的忧愁需要一个释放的出口。我想倾听和帮助别人,后来明白,其实我是想通过帮助别人来先帮助自己。

也是在那一年,一本《绝对隐私》记录中国人情感经历的口述实录火了,这本书的作者——北京青年报的记者安顿,讲述了她最初心底的触动:那是她去民政局采访,看到一个男人和妻子办完了离婚手续,男人出来后,在民政局门口点了一根烟开始抽,他微蹙眉头,心情不妙,安顿当时很想知道这个男人在刚刚结束的这段失败婚姻中经历了什么、感受是什么、设想的未来又是什么,带着这份强烈的好奇,她递给了他一张名片,说:“如果你以后愿意聊聊你的经历,可以随时找我。”没想到,后来他真的成了她的第一位倾诉者。

比起之后看到安顿笔下那些男男女女真实生动跌宕起伏的人生命运,她对一个“人”和TA身后故事的那份好奇心,最是于我心有戚戚焉。

 

(二)

后来一路稀里糊涂朝前走,伴随着升学、工作、辞职、恋爱、失恋,还有与一些旧人旧事的失联,和一些新人新事的相逢。生活中有很多新鲜好玩的东西,也有很多让我感到特别无可奈何的事情,有时听着钟表指针滴滴答答地转,时间却像停止了,空气也凝固了,无力感时常袭来,内心经常觉得不舒服。

会有人说:你太多愁善感了OR你太敏感想多了吧?

我曾一度是一个情绪波动比较大的人,很多时候不太能表达自己的感受与需求,把想要的说成不要,把爱的说成不在乎,在不高兴时也会脱口而出“我没事儿”。后来理解到这些特点形成已多年,负面情绪也积压了许久,探索这背后的原因需要很耐心很持久,付出很多努力只为了一个目的:我想做一些改变,有更好的体验,感受到更真实的自己在哪里。

近年,我开始花一些时间学习心理学,关注心理咨询如何作用于一个人。我想知道人深层的抑郁和痛苦是怎么形成的,如果已发生过的历史不可更改,不开心的人能不能有开心一些的生活方式,人要怎么样才能知道自己是谁、想要什么以及如何做或许可以达到相对满意的状态。

 

(三)

在一次咨询师小组交流中,我谈到自己只有在看电影或看小说时情感才能更好地得到慰藉,通过文艺作品的交流才能表达自己。另一位咨询师真诚又一针见血地告诉我:那可能是你和你最真实的情感有隔离,所以你会觉得通过看文艺作品才能表达和感受到自己。

对啊!电影和书中那些人物在哭泣、在诉说、在难过、在欢喜,我借助他们来表达自己,而生活中,却罩着一个厚厚的壳,自己出不去,别人也不容易走得更近,感受自己的喜怒哀乐悲恐惊也都是隔着这个保护层。这样难以触摸到自己最真实的情绪,想对他人表达也是格外艰难的。或者,不知道如何才能更准确地表达自己,被别人感受到。

我的一个督导师跟我说,你可以感觉一下不容易表达自己背后的原因是什么,可能这是你的一个心结。

在某一次团体督导中,当时一个咨询师通过谈她的案例,讲到自己的感受和案例中的来访者一样从小被忽视,大家开始纷纷发言谈了一些自己的经历与想法,很多人都哽咽了。似乎70后80后这一代人小时候普遍承受了“你要谦虚谨慎”、“你看谁家那小谁”、“有好吃的你得让着点儿别人”这些也说不出哪里不对的一种压力。报案例的咨询师说,她自己现在也当了妈妈,看到了一个欣慰可喜的现象:小区里的孩子们一起玩耍,妈妈们在旁边看着,现在的孩子和30年前很不一样了,一个小男孩的小汽车玩具被别的孩子拿走要玩儿,做妈妈的会主动跟男孩沟通:

“你愿意给这个小朋友玩儿吗?你要是愿意就可以给他,也可以和他一起玩儿,你要是不愿意,就可以告诉他,然后把玩具拿回来。”

这个咨询师回忆自己的童年:和小朋友们在一起时,妈妈不懂得征求她的意见,夺走她的玩具“让”给别的孩子玩儿——完全忽略了她同样作为一个有尊严有想法有意见的小孩子的感受。

 

(四)

那一次的团体督导,对我触动很大。

之后,我赶上了一个契机,通过微信跟父母表达了自己内心深层的想法与感受,好的不好的,开心的不开心的,很多一直都没有讲过,我曾把它们挨个儿打包,压进深不见底的心灵角落,这么多年,沾了灰、落了土。在这以前,我没有意识去说。

没想到,新的体验开始产生——当对父母(重要他人)把不曾讲过的内心感受讲出来后,对其他很多人的感受也都更轻松更愉快了,这可能就是无意识压抑的情感被意识化之后产生的结果。

要想看到自己被压抑的感情,就需要从敢于表达自己的感受开始。

 

(五)

从想为周围人开设一个知心信箱帮助别人的16岁早熟敏感少女,到现在开始学习心理学、也学习努力表达自己的依旧敏感少妇,中间经历了十几年的思考与蜕变。

送一句话给16岁那年的自己:愿你对“人”永远保持真诚、好奇、理解和同理心,先学会倾诉和表达自己,才能更好地倾听和感受别人。

最后也把一首很喜欢的小诗送给看到的你——

 

《倾听》

  

  倾听!
  当我要你倾听我
  你开始给我建议,
  你没有做我想要的。

  当我要你倾听我
  你开始告诉我为何不该有那样的感受,
  你在践踏我的感受。

  当我要你倾听我
  你觉得需要采取行动帮我解决问题
  你辜负了我,虽然这可能很奇怪。

  倾听,我只要你倾听,不要说或者做什么,只是听到我。
  当你为我做我可以并应该自己做的事,
  你助长了我的恐惧和自卑。

  但当你仅仅只是接受我的感受,
  无论多么不合理,我便不再需要努力说服你
  可以开始去理解这感受背后的东西
  当这一切明了,答案便很简单,所以我不需要建议。

  非理性的感受有意义,当我们明白它背后的东西。
  也许这是为什么祈祷对人有效,因为上帝很安静,不给建议不去解决。

  所以请听并听到我。
  如果你想说,稍等一下,我会倾听你。

个人成长
发布于2015年12月09日 星期三 19:18:02 感谢(3)1收藏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