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为什么无法活出该有的生命 ——为自己的生活负责

在咨询中常常会听到这样的抱怨,我好象一只气球漂浮在阴沉沉的太空中,象一叶浮萍飘在黑黝黝的海洋里,我不知道自己是谁,我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我也不知道我将去往哪里,我觉得空虚,怅惘,混沌,象被裹在迷迷糊糊的雾里,总想改变什么,却无力改变,时光就在一日日的不甘中含混地飘走了。

为什么无法活出该有的生命?

从社会背景来说,如今的社会为我们提供了广阔的自由,我们拥有各种各样选择的自由,但似乎这种不确定的广阔的自由反而让我们失去了选择的框架。大量农民离开熟悉的土地,迁徙到都市,人们在各种职业间穿梭,周围的人也在不停变换。父辈那一代固定的工作,固定的生活空间早已成为消逝的过去。广阔的自由反而成为了一种没有根基的,不安的束缚。

从精神分析的角度,你也许从小迎合父母或者别人对你的期待,你没有机会表达你的真实需要,那些需要一直被压抑在你潜意识深处,所以你没有机会活成真正的你,以至于你不知道自己是谁,到底想要去往何处。

如果从存在主义治疗的角度,会涉及到一个核心的主题:责任。存在主义治疗是心理治疗的一个流派,现今的代表人物是欧文·亚隆。具体来说,责任,指为自己的生活负起完全的责任,不只为自己的行动负责,也为自己没有履行的行动负责。存在主义认为,是你自己创造了自己的限制,你自己创造了自我、命运、生活的困境,如果你不接受这种责任,你会不断地怨天尤人,责备别人让自己或自己的生活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逃避责任通常有以下几种形式:

转嫁责任。在亚洲的文化背景下,常常会看到这样的女性,她们会特别渴望在她们的生活中出现一个终极拯救者,救她脱离苦海。她通常会选择依附一段关系,不用再去面对有关生存、自我发展的焦虑,年轻的时候依附父母,后来依附老公,再后来依附子女,似乎从未活过自己。

还有一种人会“扮演”无辜的受害者来逃避责任。比如有的女性总是会遇到渣男,嫁给一个嗜酒赌博的丈夫,被暴打被虐待,可是却一直离不开这段关系。无辜的受害者似乎没有诚实地与人们建立健康关系的能力,因为他们总是习惯把责任放在他人那里。

还有的人会失控,会进入暂时的非理性状态。比如发疯,比如撒泼,他们以这样的方式操控周围的人,好让别人去照顾他们,以逃避自己的责任。

还有人以逃避自主的行为来逃避责任。比如在人际关系上极其被动。他们其实很清楚地知道什么对自己最好,可是却莫名其妙拒绝去走出这一步,比如明明可以打电话约会一位心仪的女生,可是,他会在长长的夜晚干坐着瞪着电话,希望那位女生主动打给他。

那怎样为自己的生活负起责任呢?

首先要去察觉——你自己如何创造了当下的困境?我们似乎会不由自主地给自己的生活结一只网,而往往意识不到是我们自己结了这只网。

也许逐步意识到这些是极其艰难的:你是自由的,你需要对自己的生活负责,你基本是孤独的。有点残酷,但,这是关于生活的真相。

并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去揭开和面对生活温情脉脉背后的残酷真相,但“看到”真相是宝贵的第一步。

亚隆说,不论从别人那里得到多少指导和支持,仍必须为自己的生活方式负起完全的责任。这真是一个令人悲伤的事实。

存在疗法会强调在察觉困境之后,脱离过往,改变“不变”的行为模式,掌握自我,主动去获得。这也是一个象钢铁一样不断淬火重生的过程。

Anyway,你是自身经验的唯一创造者,你想活成什么样子,在你自己手中!

发布于2015年12月12日 星期六 00:35:50 感谢(7)9收藏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

评论